全球市值第7大区块链项目正面临过度中心化与人才流失

转载 Brady Dale  2019-09-23 17:28  阅读 404 次

本文要点:

  • 截至 9 月 23 日,EOS为市值第 7 大的区块链项目,自 2019 年 2 月以来,EOS 市值已超过了 30 亿美元;
  • 然而,长期以来,EOS 也因网络结构过于中心化而饱受诟病;
  • 致力于为 EOS 构建去中心化应用(DApp)和开发工具的 EOS 贡献者正在失去影响力,他们一直为该生态系统的健康做着贡献,但几乎很少甚至没有获得回报。
  • 本月早些时候,一名贡献者甚至公开对 EOS 提出质疑,理由是 EOS 代币的最大持有者权力过大;
  • EOS 的母公司 Block.One 曾通过首次代币发行(ICO)融资41亿美元,其无疑是 EOS 代币最大的持有者;
  • 有批评声声称,对 Block.One 来说,重新定义 EOS 区块链的治理是相当容易的事,只是目前尚未采取行动。

9月初,一家曾为 EOS 区块链启动做出贡献的小公司对外宣布:“我不干了。”

这家公司名为 EOS Tribe,曾参与 EOS 区块链的启动,其日前在 Steemit 上宣布,它正逐步推出作为 EOS 区块生产者(block producer,简称 BP,也称超级节点)候选人的角色,将注意力转向其他区块链和 EOSIO 软件的其他落地实现。

来自 EOS Tribe 的尤金·卢兹金(Eugene Luzgin)在帖子中写道:

“EOS Tribe 一直秉承着自己的原则,从来没有参与过投票交易(贿选)的游戏。因此,当我们退出 EOS 超级节点身份时,我们也可以自由地说出真相,并向其他人发出警告。”

正如他们所说,这里还有很多秘密要揭开。

总之,卢兹金是离开了。他表示,如果没有 EOS 巨鲸(指大量持有 EOS 代币的个人或实体)的支持,EOS Tribe 不可能再次当选为超级节点,也不可能从中赢利。在 EOS 链上,21 个超级节点建立共识,做出治理决策,并获得可观的回报。

CoinDesk 的一项调查显示,这已成为 EOS 社区长期参与者普遍关注的一个问题,其中可能包括过度中心化和抗审查威胁在内的诸多原因。

卢兹金认为,拥有最高技术水准的超级节点绝大多数奖励或已被降级,或者根本无法获得奖励。

“人才正在流失,”卢兹金在接受 CoinDesk 采访时说道。

虽然没有确凿的证据表明目前的超级节点结构对这一市值高达 38 亿美元的区块链项目有何不利,但已有大量证据指向了这种担忧的情况。

DPoS 共识机制

EOS 自从主网上线以来,其争议一直不断。

EOS 使用委托权益证明(DPoS)共识机制,其通过减少参与共识的节点数量来实现更高的吞吐量。这既是它的主要卖点,也是它饱受争议的焦点。

在 EOS 发布之前,区块链业内者就普遍吐槽这种结构过于中心化。2018 年 4 月,来自区块链风投企业 Blockchain Capital 的斯潘塞·博加特(Spencer Bogart)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他认为,在无需许可方面妥协的区块链 “最终将沦为当今中心化平台效率较低的变种”。

DPoS 可以有多种形式,但在 EOS 上,21 个节点拥有对整条区块链的所有权力。EOS 代币持有者将通过质押(Staking)的方式对最多 30 个候选节点进行投票,票数排名前 21 的节点当选为超级节点。投票过程实际上是持续的,这意味着 30 个节点几乎可以随时进入或退出前 21 名。

截至 9 月 6 日,CoinDesk 对 EOS 区块链所有的超级节点进行了调查,询问他们在 EOS 区块链上扮演什么角色以及如何服务用户,其中,已有 6 个节点做出了回应,另外 3 个节点的联系方式却一直无法找到。

生产区块

排名前 21 位的节点可以获得可观的收入,另外大约 50 个(这个数字不是固定的)候选节点也可获得相应收入,它们共同从 EOS 代币 1% 的年增发率中分得一部分利益。

随着 EOS Tribe 的离开,来自超级节点候选公司 Greymass 的亚伦·考克斯(Aaron Cox)告诉 CoinDesk:

“我不禁认为这是新的趋势。随着寻租者不断接手,这种螺旋式下降不是一个好的局面,最终将演变成一场逐底竞争。如果继续下去,随着越来越多的人被隔绝,情况可能会变得更加可怕。”

许多曾频繁进入前 21 名的节点现在已没有资格充当候选节点并获得奖励,其中就包括EOSSphere、ShEOS、EOSAmsterdam、EOSDetroit、EOS Dublin 和 EOS Venezuela等。

格雷格·辛普森(Greg Simpson)最初对 EOS 情有独钟,他在 EOS 区块链上创建了一个去中心化应用 EDNA,旨在让用户通过自己的基因信息获得收益。

但如今,他通过 EOS 及其两个主要分叉 Telos 和 Worbli 来对冲风险,因为他认为 EOS 治理不足,存在很大不确定性。

不过,他还没准备放弃。这一直是一个瞬息万变的领域。

“3 个月前还不是这样子的。3 个月后,情况完全变了,”辛普森说道,“真的没人能预测一年后会是什么样子。”

不管怎样,EOS 并没有像创始人 BM 口中所说的那样,成为企业客户所钟爱的高吞吐量区块链。事实上,它已经成为一个充斥博彩类应用程序的区块链。

卢兹金对那些把所有的创造力都投入到 EOS 上,结果却沦为候选节点甚至无法获得奖励的开发者感到惋惜,并提到了正在参与 EOS 共识建设的 Bitfinex 和火币等公司。

他将这两家交易所与全心投入 EOS 区块链的公司作了比较,意味深长地说:“对他们来说,EOS 只是一个副业,一份额外的收入。这种观点是完全不同的。他们并没有真正参与到社区中来。”

火币和 Bitfinex 等少数几名超级节点从未回复过 CoinDesk 提出的问题。

质疑不断

EOS 从一开始就面临着来自更广泛加密领域的质疑。EOS 发布后不久,当超级节点们站出来纠正所谓的错误时,业内人士再次投来鄙夷的目光。

在最初的一次集体行动中,这些超级节点冻结了 7 个被证明持有被盗代币的账户,这些代币是在 EOS 区块链进行首次代币销售期间,从以太坊网络转移至 EOS 主网过程中,不良分子通过欺骗用户获得的代币。

该区块链目前所面临的争议从先前冻结这些账户的决定中就可见端倪,因为超级节点在没有任何商定治理流程的情况下就自行处理了。虽然 EOS 已经起草了一份“公约”,但还没有通过 EOS 用户的全民公投。

没人清楚 EOS 的合法性从何而来,但当这条区块链开始运行时,需要质押 15% 的 EOS 代币来进行投票,才能启动。因此,15% 这一数字成为了赋予治理文件合法性的共识,但合法性却从未出现过。

这一共识被作为一项规则写入了 EOS 公约草案中,但该草案从未得到批准。

当时的一个区块生产者 EOS New York 在投票冻结这 7 个账户后写道,它对在没有任何合法授权的情况下冻结这些账户的举动感到非常矛盾。

该组织的声明这样写道:

“作为一个社区,我们的首要任务应该是建立能够让代币持有者社区进行投票的机制,并获得推动 ‘公约’ 等问题向前发展所需的链上共识。”

EOS New York 是该链最初启动时的 21个超级节点之一。

最终,EOS 会抛弃治理 EOS 区块链公约的整个构想。社区对治理的不满正在增加,已走到了今天这一步。

2019年6月,Block.One 团队的早期成员、目前仍活跃于 EOS 社区的布洛克·皮尔斯(Brock Pierce)在 Tulip Conference 上发表演讲,提出 EOS 正由多个寡头统治,一度引起了轩然大波。

诚然,目前绝大多数超级节点都在中国,但 Greymass 的考克斯坚称,这种担忧并不专门针对中国本身。他告诉 CoinDesk:

“这种中心化本身的威胁来自监管的变化和它们可能带来的潜在风险。如果 90% 的 EOS 超级节点集中在在印度、巴西或其他国家,那么同样的中心化问题仍将存在。”

卢兹金在他的帖子中指出,在 EOS 启动后不久,加入到前 21 个超级节点行列的候选人就根本没有参与该链的启动,其完全由巨鲸的支持票所推动。今年夏末,仍为 EOS 最大持有者的 Block.One 开始制造声势,称要将支持它认为技术最熟练的团队。

Block.One 持有相当多的代币,它完全可以挑选出排名前 21 的节点,或至少排除任何没有得到其首肯的节点。然而一年多过去了,它仍然没有投出第 1 票。

Tulip Conference 后不久,Block.One 首席执行官布伦丹·布鲁默(Brendan Blumer)在 EOS 的主要电报频道上发表了一篇文章,其中谈到了一些问题,但没有说得非常具体。关于投票,他写道:

“EOS 治理很棘手,我们没有选择忽视它,而是一直在等待合适的时机,并以一种支持、推进社区团结和去中心化的方式参与进来。”

今天,EOS 治理的目标已经确定:任何时候,只要 21 节点中的 15 个支持,就可以做出任何决定。这些节点在下一组区块中是否会发生显著变化并不重要。为了减少先前的决策,新的一组节点将需要建立一套新的绝对多数制度。

目前已经有一个系统可以让所有 EOS 持有者进行投票,但现在,根据 EOS New York 的说法,全民公投只是衡量持有者利益的一种方式。

DApp 生态,令人咂舌

社区成员对当前这批超级节点常常抱怨的一个问题是,他们没有优先考虑构建新的 DApp 来吸引其他用户使用 EOS 区块链。

该观点认为,超级节点应该利用通胀奖励为新工具、代码改进和 DApp 提供资金,以改善生态系统。EOS 未能就共同决策过程达成一致意见的后果之一是,EOS 储蓄账户中被指定用于贡献者提案系统的价值约 1.67 亿美元的代币被销毁。

正如之前报道的那样,提案系统是为 EOS 上 DApp 开发、社区功能、游说成本和安全审计等提供资金的一种方式,但没有就如何分配这些资金达成一致,资金只是被积累起来,毫无意义地稀释市值。

因此,所有的 3400 万枚 EOS 在 2019 年 5 月 8 日被销毁,数千个新应用程序的潜在资金也随之消失。

不过,随着这一决定最终被敲定,更广泛的变革已经开始。今年 2 月份,EOSNew York 提出了一个 EOS 用户协议(EOSUser Agreement,EUA)。负责该协议的 EOS New York 发言人表示,今年 4 月份,21 个超级节点中有 15 个批准了该协议。

值得注意的是,该 EUA 没有解决贿选的问题。临时公约明确禁止购买选票,但该 EUA 对此只字未提。

人们一直担心 EOS 超级节点能够通过分享区块奖励来保护自己在网络上的有利地位。一个超级节点每天可以赚取大约 900 枚 EOS,按目前的价格计算,相当于每年超过了 100 万美元。

“EOS 是少数几个采用 DPoS 共识机制的区块链之一,直到今年早些时候 EUA 的引入,才出现了贿选现象。许多其他 DPoS 区块链也在这个模型下运行,有些甚至将它加入到了它们的协议中。”考克斯说。

基于 EOS 的去中心化交易所 Newdex 在给 CoinDesk 的一封电子邮件中介绍了其附属公司 Newpool 是如何分配这些区块奖励的。

“超过 90% 的奖励会发放给代币持有者,这将激励代币持有者长期持有 EOS 代币,并增加他们的社区参与度,”该公司的一位发言人向 CoinDesk 这样透露道。

另一个评级较高的超级节点 Big One 也鼓励参与者为该区块链进行质押投票并从中获利。Infinity Stones 邀请用户在任何协议上作权益委托,包括 EOS。

“贿选的问题在于,从技术上讲,目前还没有任何违反相关 ‘规则’ 的东西。在这种新的市场动态中,并没有产生多少附加值,只有无意义地将通胀奖励进行重新分配。” 考克斯说。

无论人们在道德上如何看待贿选,其结果都是:参与贿选的超级节点都会分出一部分奖励,以确保自己的领导地位,而不是将奖励用于实际的生态系统建设。这让那些希望看到 EOS 成长的人感到沮丧。

“这就是 ‘构建者’ 和 ‘矿工’ 的区别。” 卢兹金认为,构建者希望区块奖励能为更大的贡献提供资金。矿工则只是单纯地希望获得区块奖励。后一种战略的势头似乎更盛。

通过贿选来保证区块奖励的方式引发了一个哲学问题:期望区块生产者将部分资源用于新工具和 DApp 建设是否合适?

哪里写着这是区块生产者的义务?答案是:这不是他们的义务。

参与该区块链启动的人一致认为,超级节点应该对 EOS 进行再投资。事实上,当时的想法是,一家公司可以通过构建良好的、广泛使用的工具来赢得社区成员对其超级节点候选资格的投票。显然,这种策略并没有奏效。

并不是每个人都认为这应该是一种期望。超级节点 EOS Wiki 通过 Telegram 发布了一份声明,对关于该公司在 “帮助创建新的 DApp 方面做了哪些工作” 这一问题作出了回应:“虽然我们确实是在孵化 DApp/App,但我们不会回答这个问题。因为这不是一个超级节点应尽的 '法律责任',请阅读 EUA 中的相关内容。”

整体表现不佳

一些消息人士表示,EOS 区块链的基本面表现已经出现了不好的迹象。其他人则表示,一切安好。

卢兹金告诉我们:“我们看到超级节点不仅错过生产几个区块,甚至错过了几个周期。他们本应该生产 12 个区块,但所有 12 个区块都错过了。”

通过这些,CoinDesk 已清楚地知道,Greymass 和 EOS Tribe 仍然认为另一超级节点 Attic Lab 一直是 EOS 网络上有用的构建者,它总是努力保持能出现在 21 个区块生产者名单上,其可以充当一个脱颖而出的特定衡量标准。

Aloha EOS 很早就开始对超级节点进行跟踪式的基准测试,而 Attic Lab 一直在这些测试中得分最高。Aloha EOS 要求每个超级节点运行一次计算并通过计时来打分。在最近的一份排名中,支持率排名第二的超级节点 Big.One 和另外两个分别由 Bitfinex 及火币交易所运营的超级节点得分最低。

DApp 开发人员认为 EOS 在应用程序接口(API)领域也正逐步失势。API 使应用程序更容易查询 EOS 区块链的状态并推送交易。功能最强大的 API 允许 DApp 查询 EOS 的完整历史。由于 EOS 区块链每时每刻都在生成数千个交易,因此提供这种服务的成本很高。

“超级节点应该提供 API 访问,因为它们是构建实际区块的参与者,而通过 API 提供对其内部网络的直接访问让用户有了提交交易的直接路径。” 考克斯说。

此外,考克斯表示,9 月 6 日,当时有 11 个超级节点正在提供某种 API 服务,其种类和质量不尽相同。据考克斯称,许多应用程序开发人员告诉他,他们公司的 API 是最快的,尽管事实上 Greymass 只是最近才当选为一个备用超级节点。

考克斯表示:“主观上认为排名较低的节点承担这一成本是错误的。”他同时指出,一个好的 API 需要硬件和技能才能运行,因此,即使资金充足的超级节点也可能不具备运行这种 API 的条件。

“随着 EOS 区块链的持续增长,提供好的 API 服务将也变得更加困难,”卢兹金表示,“因为它的数据量非常大。”

9月13日,EOS Nation 的超级节点扫描器显示,提供完整历史 API 的实体只有两个。

辛普森告诉诉 CoinDesk,由于一些超级节点的不可靠性,EDNA 不得不去修改它的代码,所以它检查了不止一个 API,以确定哪些 API不能运行,以及区块什么时候被丢弃了。

值得注意的是,超级节点还可以提供其他服务,这些服务也可以使社区受益,但这些服务并不完全符合这些标准。

例如,安全公司 CertiK 指出,它为网络提供安全服务,而不是 API 服务。Newdex 则表示,它将选票投给提供有用服务的超级节点,以帮助它们赚取资金。

Meet.One 一直为用户提供有关 EOS 的中文新闻资讯,为他们提供代码更新、新的开发工具,并资助在中国举行的会议。

不过,大多数超级节点根本没有回答 CoinDesk 有关当前围绕该区块链领导层争议的问题。这一争议在 EOS 社区及其众多 Telegram 频道中得到了广泛的讨论。

那些认为 EOS 区块链需要前进的人正在等待某种解决方案。辛普森对目前这批超级节点做了评估,相对少的用户占据着重要的位置,并问道:

“是什么推动了投票?当然不是创新。不是生产。它并没有让该区块链变得更有用。”

当前成效

也许 EOS 一切安好,也许 EOS 确实遇到麻烦了。无论如何,普通投资者都应该知道,从早期开始就有一群忠实于该协议的人越来越担心这个问题。

在现阶段,还没有一个让人关注 EOS 的普遍理由。它是一个使用量很大的区块链,但它还没有达到吸引大公司寻找高安全、高吞吐量数据库的地位。而高安全、高吞吐量正是其最坚定的追随者所希望实现的。

“Block.One 犯了一种严重的错误,因为他们本可以利用自己的优势来指引正确的方向,但他们选择不这样做,”卢兹金说。

也许最能说明问题的是,Block.One 在今年 6 月宣布将推出一项名为 Voice 的服务,但未透露更多细节,只是称该服务光鲜亮丽,造价不菲,是 Facebook 完全去匿名化的竞争对手。Block.One 称这项服务将构建在公共 EOS 区块链上。

Lumi Wallet 最近编制了一份由该社区不同阶层提出的全面改革提议清单,并对每种方法的利弊进行了评估。

Lumi 首席执行官戴安娜·弗曼(Diana Furman)告诉 Coindesk:“我确信,讨论的事实本身就需要改变:我们一直在关注 EOS 社区,从普通用户到 Block.One 的大佬们,每个人都在讨论这个话题。如果有讨论,就意味着需要做些什么。”

与此同时,其他所有链都通过分叉该区块链和打开 EOSIO 软件的新实例来表达他们对变革的偏好。其中两个最著名的实现是 Telos 和 Worbli。

Telos 增加了一些创新,以确保潜在的超级节点能够真正投入,但它最引人注目的改革发生在创世区块,Telos 将每个账户的代币持有量限制在 4 万个,从而削弱了巨鲸们在该网络上的权力。

Worbli 是建立在金融监管和某些消费者保护(如账户恢复)的基础上的,其重点是金融业。

与此同时,更广泛的社区正在等待 Block.One 可以采取任何行动。一些人要求它将部分代币移交给代理,允许用户根据自己的需要部署它们,甚至强制执行超级节点的轮换。

“任何中心化的区块链都将被鄙视,”卢兹金说道,“我真的很喜欢它背后的技术。是治理层面的问题将它搞砸了。”

截至发稿时,Block.One 没有对 CoinDesk 的提问发表任何评论。

考克斯用一种许多 EOS 区块链参与者都具有的谨慎情绪,对当前形势进行了总结:

“在具体的损害性案例中,很难找到相关证据,甚至连为什么其中有些案例是坏事的原因都不清楚。但我认为,目前我们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

本文地址:http://www.lianchaguan.com/archives/9561
温馨提示: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链茶馆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版权声明:本文为转载文章,来源于  Brady Dale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