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ingFly李少聪:如何创建12万真实用户的链上技术者开发社区?丨链茶访

原创 shenneng  2018-09-20 16:58  阅读 161 次

链茶访是链茶馆新开辟的区块链项目报道专栏,每周会对一个项目团队进行专访,链茶馆将挖掘不同项目的闪光点,讲述区块链开发者的创业故事,为各位区块链同侪提供最新的项目资讯与行业动向。

 

CodingFly是一个链上技术者开发社区,社区上提供各类软件应用的拆分协作开发任务,也提供技术分享、交流、直播。

 

 

本次专访约到了项目的联合创始人李少聪,链茶馆记者来到CodingFly办公地点时,李少聪正坐在公司的休息区在喝着香蕉牛奶。他看起来文质彬彬,热情的把我们邀请到他的办公室内,路过项目的办公区,并不太宽敞的区域有二十人左右正在办公。有人在伏案忙碌,有人在讨论问题,也有人戴着HiFi耳机似乎沉浸于自己的世界中。

 

 

李少聪为我们也准备了香蕉牛奶,我们的采访便在共享乳饮的欢乐氛围中开始了。他们的团队脱身于一家叫做骑士团科技的技术VC公司,团队骨干成员已经合作了4-5年时间。李少聪非常健谈,给我们详细介绍了骑士团科技前些年的一些业务发展路线,在近几年技术VC的工作经验中,团队目睹了技术外包社区的高中介费弊病、处于利益分配底层的程序员群体的需求,从而诞生了打造一个链上去中心化的技术者开发社区的想法。

 

传统技术外包社区信息不对称  中介费用高达30%-40%

 

李少聪谈到,在技术外包领域,有传统的中介公司,利润率高达30%-40%,而CodingFly希望通过区块链去中心化完成的是,去掉信息不对称的中介。而什么是信息不对称的中介呢,他举例到一个老板想用10万去做一个APP,那么传统技术中介就会找一个6万的技术外包来给他做,这个团队可能来自于全球各地,然后中介提取4万元的高额利润。其实这位老板拿到的最终产品跟他的报价,是信息不对称的。

 

传统行业层层外包,中间利润非常高,CodingFly想要做到技术外包该是多少钱就是多少钱,社区会提供高效的付费协作工具,较传统中介相比开发成本降低了一大半。李少聪谈到,CodingFly目前有一套标准化的协同工具和制度,社区开发者领取开发任务,是要质押token的,项目方发布开发任务,会把任务进行拆解,同时社区也提供代为拆分任务的服务。他谈到,社区涵盖各个技术领域有着丰富开发经验的CTO,完全可以承担拆分各类软件的开发任务。

 

李少聪又喝了些香蕉牛奶,谈到在项目2.0上线后,项目方可以委托社区中的CTO,邀请其协助软件开发进行拆分,目前CodingFly已经集成了100名左右的区块链CTO。

 

CodingFly如何提高技术外包(协同开发)的服务效率?

 

 

技术外包也算是服务业中的一种,作为客户来说既然付出了金钱,肯定希望技术团队能在限定的时间内给出合格的产品。然而传统技术外包行业,项目方与承接方扯皮屡见不鲜,技术不过硬交不出满意的产品,让产品开发时间一拖再拖也颇为常见,那CodingFly是如何做到提升行业效率的呢?

 

李少聪颇为骄傲的谈到,这个问题在他们做技术VC的时候就已经预示到了,所以团队在接技术外包任务时,都会要求项目方定好最终的需求,中途不会添加需求。他说着说着,不禁莞尔一笑,问到我们知道为什么那么多技术外包公司都死掉了吗?就是因为没有把开发任务需求明确并确认,总是在与项目方的扯皮中,影响工作效率又赚不到钱。

 

结合之前骑士团科技的工作经验,CodingFly依然会要求项目方发布任务前进行开发拆分,然后在项目验收阶段,项目方还需要提供评估报告,对开发者的开发任务进行评估,将错误和未完成的任务指出,进行反馈。

 

 

在开发者团队内有联合治理功能,多人协作其中一个人偷懒,最终交付时,只会影响偷懒的那个人的收益,根据智能合约扣除他的token。其他人可以投票,把其中的开发者投票投出开发小组。李少聪认为CodingFly在起步阶段,一定要走标准化开发的流程,让任务模块化。

 

验收问题如何解决?如果验收完仍然有纠纷怎么解决?

(1)CodingFly具有20个超级测试节点,这20个人是各个开发领域的权威机构。由他们报名参与,在报名者中随机选择一个,参与到验收过程中。

(2)如果验收完仍然有纠纷,CodingFly针对存在纠纷的问题,再生成一个复测的协议,项目需求方再质押一定的token,由其它的测试节点来做针对性测试,如果测试没问题,token归测试阶段。如果测试真有问题,则从第一次测试阶段中扣除相应的测试费用。

 

CodingFly真实用户有多少?技术开发门槛这么高,真的能落地吗?

 

 

区块链应用目前能落地的少之又少,本就高门槛的进入规则,再加上底层技术还不够强大,用户体验难免受到影响。Dapp本就用户量不多,CodingFly偏偏做的又是特别专业的技术开发社区方向,显得更加不亲民,这样的应用真的可以落地吗?李少聪面露微笑,又喝了一口手中的香蕉牛奶,他谈到骑士团科技在4年多的工作经验中,为公司积累了40-50万程序员的资源,这些人来自于全国各地的开发者团队。

 

所以在一开始,就有一批骑士团科技的老合作伙伴涌入CodingFly,在7月份团队组织了一次百万答题的导流活动。李少聪却苦笑道,这个活动门槛之高令人咂舌,但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这活动却增加了4万的真实用户。这次活动中的5道题,都是最困难的开发技术专业题,网络搜索中都没有相关的答案。但却吸引到了4万用户参与,还真的答对了,那这批用户的技术属性应该是可以坐实的。

 

7月8日CodingFly与布比商业金融公链达成合作,布比为其提供了1000万token的激励,鼓励社区开发者为布比开发链上应用。这时,社区真实注册用户达到了4.8万,除布比的激励外,社区同时允许自己的代币FLYC和人民币订单的存在,粉丝逐渐增速加快,目前真实注册用户达到了12万人。

 

作为链上技术者开发社区,自5月份上线4个月时间可以积累到12万用户,当真是件不容易的事,在被问及是如何做到之时。李少聪神色稍有凝重,眉宇间露出了一丝无奈,他说道:“你们要知道,程序员永远都是处于利益的最末端,而且他们长年累月待在开发岗位,性格上也会与其他岗位迥然不同。”CodingFly创建最初就是为了打造成可以让程序员群体获得可观收入而存在的,而且社区不仅仅只有接单开发的功能。

 

 

采访中了解到,CodingFly还有技术交流社区的功能,技术大V可以在社区上开设付费直播、提供代码购买、撰写技术文章。社区用户可以通过打赏、点赞、阅读、评论等操作为技术大V增加人气和社区话语权。同时,社区采用的是PoA和PoC共识机制,即活跃度证明和贡献度证明,用户可以通过自己在社区中的行为表现,文章、直播内容、或者是社区治理建议等贡献来获得FLYC奖励。CodingFly获取FLYC的方式有价值品宣、内容产出、项目参与、品牌推广和社区建设5种,李少聪也诚实的谈到,项目参与获取项目方提供的token是目前效率最高的方式。

 

CodingFly的通证经济设计是怎样的?

 

FLYC作为CodingFly的token,全球定额发行100亿枚,其中45%作为社区激励进行流通。FLYC价值锚定的是社区内开发者通过直接参与、间接参与创造的技术无形资产。同时因为团队100位技术合伙人的加入,需要一定的激励,在项目初建时定向为这个群体发放了2%的token,这部分分配全部是公开透明的。

 

作为链上技术者开发社区,为什么不自己做一条公链呢?李少聪诚恳的谈到,最大的困难就是团队核心成员只有30多人,做一条公链对于团队的压力太大。其次,他认为做公链没有太大的意义,中国人的极客精神与国外的不一样,国外的很纯粹,国内极客其实并不需要一条专属公链来激发其开发热情,更好的技术外包协作模式才是他们需要,链上社区已经可以满足。

 

作为基于ERC20的链上社区,为什么不直接使用ETH,而是要自己做token呢?李少聪认为,出于创业成本考虑,项目一开始直接使用ETH进行激励式不现实,而且ETH近段时间的价格不稳定,把自己的项目交付于其他代币,不可控因素太多,对于团队和公司的发展弊大于利。而自己创建的token FLYC,能够更好的完成社区激励。

 

目前FLYC可以在CodingFly社区内流通,可以通过线下交易的方式进行换取。已经有项目方和开发者接受FLYC作为社区的激励token,应用在技术外包服务的支付与质押中。目前社区为激励开发任务的派发,同时支持布比的token和人民币订单存在。

 

为何从传统技术VC领域转向区块链技术者开发社区?

 

李少聪及其团队属于二次创业,从传统技术行业领域转向了区块链技术行业领域,这样的原因是什么呢?谈到这个问题,他沉思了一下又拿起了香蕉牛奶,随着采访的进行牛奶其实早就喝完了,他又放下了空的奶盒,略显沉重的说道:“我们做技术VC的这几年,目睹了很多大学生找不到工作,渴望学习开发技术。也见到了真正的程序员工作现状,他们渴望自由的工作时间,缺少与外界的沟通交流,又只能获得利润的最底层收益,传统技术VC社区也并不能帮助他们,这时候我们看到了区块链的可能。”

 

 

李少聪谈到,CodingFly为技术人员提供的开发外包服务有两个,一个是切片化的任务分配与协作,一个便是虚拟办公室,这是传统行业不可能完成的。开发者可以在CodingFly社区领取任务,自行商讨进行任务分配,然后各自做好份内的开发即可获得收益,一条龙的任务接取、分配和项目验收都是可视化的,收益也是透明化可以得到保证。他认为,未来只要社区的订单量够多,这些开发者们完全可以转变成专业的自由技术外包提供方,CodingFly社区可以为其购买社保、公积金等服务。

 

 

当然,李少聪也诚恳的对我们说,30多人的团队已经全部从传统技术VC领域转型到链上技术者开发行业,Dapp今年5月份上线。在他演示下,我们看到了CodingFly Dapp目前已经跑通了线上付费直播、代码买卖、技术资源共享、开发订单流通的实际功能。

 

线上直播的回放中,虽然弹幕不比传统直播网站那么多,但是也有数十位观众进行着提问和回复。虽然现在社区的订单,还存在人民币作为支付手段,但订单的任务分割、验收时的评估报告,确实是在标准化的流程下进行着。李少聪谈到,12万真实用户中,不可能全都是技术人员,但受限于CodingFly社区的高进入与使用门槛,他相信大部分用户是技术人员的身份是可以保证的。

 

香蕉牛奶喝完了,本次链茶馆对CodingFly专访也结束了。区块链行业的伙伴们,如果想分享自己团队的开发故事、想与大家交流开发与运营经验,可以扫描下方【链茶馆王孟齐】微信二维码,预约链茶访专栏报道。

 

本文地址:http://www.lianchaguan.com/archives/4551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shenneng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