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监管风暴下的币圈百态

转载 人民网  2018-09-17 12:56  阅读 104 次

“链圈不谈币,币圈不发声”,这已成为当下谈币色变“敏感期”的行业默契。

2018年初还表示要“理解ICO(首次代币发行)”的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近期公开表态,不为发币平台站台背书,之前是误会。

在重拳整治之下,币圈陷入了深深的“不确定性”中。有的如严宇一样选择“撤离”,也有的高喊转型技术,还有一群人则默默地转向更隐秘的地下社群重操着“旧业”……

严打

“乱世用重典”。

继8月21日火币网资讯、深链财经、金色财经、币世界等微信公众号被封之后,近期区块第一哥、币圈阿凡提、点币成金、王子区块链、币友会、Fcoin社群、BCTOPIA比特汇等又一批公号被关停。

据悉,币圈阿凡提被封原因为“由用户投诉经平台审核确认,涉嫌违规分销”,点币成金、区块链第一哥、王子区块链等被封原因为“由用户投诉经平台审核确认,存在未取得法定许可证件或牌照,发布、传播或从事相关经营活动的行为”。

有被封的自媒体运营者对《国际金融报》记者透露,公号被封是因为发布了一篇推荐虚拟货币的广告,今年的审核尺度很严格,特别是涉及区块链、虚拟币方面。

“大号被封之后,业内传出消息说整治暂告一段落,当时还在窃喜,没想到该来的还是会来。从目前封号力度看,基本只要涉及到虚拟币的冒头就打,时间上也可能会持续较久。”上述运营者表示。

记者注意到,不光是腾讯封停涉及炒币的公号,百度方面也清理了和虚拟币相关的贴吧。蚂蚁金服也对外表态,支付宝对于个人账户涉嫌虚拟货币交易的,会根据情节采取限制账户收款功能甚至永久限制收款等处理措施,一时间“虚拟货币”遭联合围剿。

对此,苏宁金融研究院互金中心主任薛洪言对《国际金融报》记者分析,“炒币从地上转移至地下,与自媒体公开发声属性是相悖的,币圈自媒体的转型是必然。区块链技术落地这块,受众比较小,也养不活那么多自媒体。”

实际上,针对虚拟币的整治去年9月份就已经开始了。2017年9月4日,央行等七部委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将ICO(首次代币发行)界定为“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涉嫌非法发售代币票券、非法发行证券以及非法集资、金融诈骗、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

此后,比特币中国、火币网、OKCoin币行相继宣布停止所有数字资产兑人民币交易业务。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线上管控外,虚拟货币线下推介宣讲活动也遭到禁止。2018年8月22日,北京市朝阳区金融社会风险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布《关于禁止承办虚拟币推介活动的通知》,要求各商场、酒店、宾馆、写字楼等地不得承办任何形式的虚拟货币推介宣讲等活动。

虚拟币遭遇“严打”和其隐藏的风险及导致的乱象不无关系。今年8月24日,央行等五部委再发防范以“虚拟货币”、“区块链”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风险提示,文中明确指出,一些不法分子以ICO、IFO(以分叉比特币为核心发行代币)、IEO(以交易所为核心发行代币)等花样翻新的名目发行代币,或打着共享经济的旗号以IMO(以矿机为核心发行代币)方式进行虚拟货币炒作,以“金融创新”为噱头,实质是“借新还旧”的庞氏骗局。

转型

重拳整治之下,国内主流数字资产交易所主要走了两条路:第一,在国内叫停虚拟货币交易后,将交易所主体迁移至海外;第二,逐步转型为区块链技术应用和开发的公司。

比如,根据OKCoin币行在去年披露的转型路径,其海外合作伙伴OKEX将开启全球范围内的C2C交易模式,支持全球法币。火币则在新加坡、韩国、中国香港、中国大陆等多个国家和地区均有独立的交易业务或运营中心。

随着2017年9月初国内ICO和比特币交易的业务清理,场外交易再一次繁荣。根据国家互联网金融安全技术专家委员会2017年10月27日发布的《比特币场外交易监测报告》,从LocalBitcoin及Paxful两家平台交易数据来看,BTC-CNY场外交易量占其比特币场外交易总量的份额从5%左右上升至20%左右。

据记者了解,国内交易平台退出以后,投资者主要通过海外交易平台或场外交易、币币交易等形式参与虚拟币交易。交易方式类似于“淘宝”模式,平台为交易双方提供担保和撮合服务,交易双方再通过约定好的支付方式,比如银行卡、支付宝、微信转账等进行交易。

不过,近期有消息指出,监管部门下一步将对服务器设在境外的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网站采取必要管控措施。国家互金整治办相关人士称,将对服务器设在境外,但实质面向境内居民提供交易服务的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网站采取必要的管控措施,下一步将加强监测,实时封堵。

今年7月,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潘功胜针对虚拟币、ICO乱象就曾表示,目前部分机构在中国国内受到打击之后,跑到国外,未经中国政府许可,仍然对中国的居民开展业务,这也是明确为非法并禁止的。

此外,有报道指出,针对中国交易者通过 VPN 交易场外数字货币的现象,中国监管方完全有封闭 VPN 的技术能力。

在全面封堵的危机下,留给交易平台的路似乎只有回归区块链技术这一条了。

OKCoin币行在2017年10月30日的公告中表示,公司会加大在区块链技术开发、应用的投入,积极参与全球的竞争与合作,立志为中国在全球区块链的舞台上争得一席之地。

对于接下来的规划,火币网也曾宣布,将全面转型为区块链垂直领域的专业综合资讯及研究服务平台,专注于为中国大陆地区用户提供专业、深度、前沿的区块链技术研发和应用类资讯信息,集行业咨询、研究和教育培训等服务于一体。

但到目前为止,区块链技术大规模商用条件还不具备,区块链技术也未取得实质性突破,交易平台转型为区块链技术应用和开发也未有实质性的成果公开披露,交易平台回归到区块链技术这条路要多久能走通还是未知数。

9月11日上午,比特大陆创始人吴忌寒在2018第四届区块链全球峰会上表示,去年ICO泡沫中,大量“落地”项目失败,其机会窗口在未来几年中不会到来。

被弃

“此前场内虚拟币交易虽被叫停,但场外交易依旧热闹,各大虚拟币币值也曾走到高位。然而,8月以来,场外交易也面临被封禁的危机,这对币圈无疑又是沉重一击。”某交易所负责人严宇(化名)对《国际金融报》记者称。

严宇自2017年开始从P2P网贷转型到区块链领域,先后成立了区块链媒体公司、专门投资区块链的投资公司还搭建了虚拟货币交易所,用他的话来说就是“ALL IN 区块链”。

前不久,严宇还通过自己的区块链媒体平台发布了一则自己搭建的虚拟币交易平台获得自己的投资公司数百万元投资的消息。严宇称,此举是“为了打响平台知名度,圈里都这么玩”。

不过,近期严宇再也没有发布过和虚拟交易平台有关的消息。他告诉记者,“交易平台暂时关停了,开着也没什么意义,还不如关了”。

大佬们也感觉到币圈的凉意,纷纷开始撇清关系。其中“将区块链推向高潮”的徐小平在近日表态,看好区块链,但不为发币平台站台背书,之前是误会。

2018年初,徐小平还在微信群里表示,“希望大家行动起来,在立足自身业务,做好现有模式的同时,了解区块链,理解ICO,进入区块链时代。”

徐小平此语一出霎时点燃各界褒贬不一的言论。后来,徐小平解释称,区块链技术伴随着ICO的乱象,不希望他对区块链的看法被人误解为是对ICO的观点。

9月7日,在2018创新中国秋季峰会上,徐小平被问及关于区块链的看法,他再次强调,区块链是值得关注的东西,但自己有铁的原则,不为发币的项目站台。

徐小平指出,此前与IOST的合影纯属误会,并不是为其站台,“当时我和很多人有合影,如果合影就是背书,那我曾给好几万家背书”。

公开资料显示,号称“史上阵容最强大”的 ICO 项目 IOST 众筹开始于 2017 年 12 月。在这个项目的基石投资者中,除了币圈常见的 DFund、LinkVC、节点资本等区块链基金之外,还有真格基金、经纬中国、险峰长青、高榕资本、红杉资本等传统基金的身影。

5月21日晚,央视财经频道播出了《聚焦代币市场乱象》栏目,央视称,很多币的发行和价格取决于站台人。知名投资人李笑来就经常出现在一些项目的宣传中,成为一个站台人,其中也不乏空气项目。

对此,李笑来表示,99.99%的情况下自己是“被站台”的,急于赚钱的人是害怕错过机会的,又判断不了,所以就看站台的人是谁,也许那个站台人有影响力,那就意味着这个东西被看好,可能将来会有影响力。

隐匿

“现在是敏感期,链圈不谈币,币圈不发声,枪打出头鸟。”某区块链公司宣发负责人薛芳(化名)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

薛芳此前在P2P网贷公司从事宣发工作,在网贷公司出问题前2个月,薛芳辞职并在今年进入现在的区块链公司任职宣发负责人,薛芳正着手准备公司的自媒体搭建工作。她告诉记者,目前币圈都“禁声”了,链圈也是谈“币”色变。

“币圈静默”的另一面是炒币者纷纷转入地下。薛洪言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监管政策是明确的,也从来没松动过,只能是各种偷偷摸摸的方式。只是,可操作的空间越来越小。”

记者注意到,近期被封的炒币公号“币圈阿凡提”疑似注册了备用号“阿凡提聊币圈”,而账号被封后通过类似操作重新吸引用户订阅的并不在少数。

此外,今年以来,一些微信群、QQ群也成了虚拟货币地下交易信息发布的阵地。严宇对记者表示,现在做一些虚拟币行情分析都往社群里分享,“有一块收入是靠推荐虚拟币收取推荐费和提成获得的”。

在新一轮的封堵压力下,记者发现,炒币可能转向更隐秘的地下社群:“密圈”。

疑似被封公号“币圈阿凡提”运营者就通过“密圈”向投资者分析行情,“今天涨了一波,我昨天在密圈里就让大家可以适当合理的抄底了,今早一看赚了2万多,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拿住,什么时候走呢?我觉得可以观察一下去求更大的利润,如果你心理不安现在走也可以”。

在中国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原司长、上海市人民政府参事盛松看来,比特币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货币,因其缺乏国家信用支撑,难以作为本位币履行商品交换媒介职能,其预计未来中国对ICO监管会更加严格。

中国人民大学金融科技与互联网安全研究中心主任杨东则认为,有必要加强账户监管和外汇监管,实施“一竿子插到底”的穿透式监管。考虑建立黑名单制度,无论其运营主体和主要负责人国籍如何,都将其主体和相关责任人列入黑名单,禁止或部分限制其今后在境内开展活动、从事相关金融业务。

中央财经大学金融法研究所所长黄震也曾表示,监管层应当更深刻认识虚拟货币有跨境、跨领域流动的特点,提高监管规范的法律效力层级。

对此,上海财经大学国际金融系主任奚君羊对《国际金融报》记者称,类似于像比特币那一类虚拟货币,不具有法定的地位,发展空间是比较有限的,未来官方发行的数字货币将迎来发展机遇。

 

来源:人民网-国际金融报

作者:余继超

本文地址:http://www.lianchaguan.com/archives/4469
温馨提示: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链茶馆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版权声明:本文为转载文章,来源于 人民网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