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ympus 分叉项目如何达成囚徒困境中的最优解

原文标题:《(3,3) 成功公式:返璞归真深耕囚徒困境
作者:Raccoon Chan 小浣熊
,最近各种 Olympus fork 盛行,有的创造了很多暴富神话,有的为很多项目方创造了暴富神话,无论是 CT、微博,还是 Discord, Telegram,都充斥着(3,3)的名字后辍,但除了 meme 外,有多少人了解(3,3)的本质呢?,(3,3)是出自赛局理论其中一个经典示例 — 囚徒困境的损益表中的最优解,并不是单单指「你不卖,我不卖,币价就螺旋上升」或者「晚进场的人只要拿得够久,优势不比早进场的人少」。,Olympus 分叉项目如何达成囚徒困境中的最优解,囚徒困境中假设两个同一帮派的囚犯被分别逮捕进警署审问,他们有两个选项,一是坚拒不认罪(合作),二是从实招来(背叛)。如果两个人都坚拒不认罪,警署证据不足,只能扣留他们一个月(3,3),如果其中一个人认罪,他就可以成为污点证人当庭释放,而另一个不认罪的就要坐十年监(4,1),如果两个都认罪,污点证人意思就不大,因为证据非常确凿,两个都要坐八年监(2,2)。当然具体数字视乎情况不同常有改变,改变损益数字也会对结果做成颇大影响(浣熊就参与过很多次类似的实验),但大概就是这样。以上述损益表为例,对两个犯人的最优解无疑是两个坚拒认罪,这样可以最小化两人的总刑期。然而,如果对方选择合作时,自己合作也要坐一个月,背叛就能当庭释放,利己的个体会选择背叛。而对方选择背叛时,自己仍然合作三缄其口就要坐十年监,背叛招供怎么也能少坐两年,利己的个体会选择背叛。结果就是分别招供的两位在不知道对方策略下,往往会选择背叛,整体损益就会是(2,2),对两人的总收益是四个情况下最差。,在赛局理论中,第一假设是所有人都是绝对利己的,所以单单相信人性是 Diamond Hands 的在囚徒困境这一示例下是无办法达到纳许均衡(意指在绝对利己假设下的均衡结果),必须要透过独有机制去约束个体行为,将本来属于囚徒困境的损益表改变成其他赛局理论示例的损益表,或者加入外来因素,才能达致可持续的最优解,令两个人都选择合作,达致(3,3)。,在许多许多经济学实验中,试过不同的方法和组合,当中有几个因素被认为是对达成(3,3)最有效的。,1. 提供给两人沟通途径(策略达致合作),能沟通,他们就能透过各种 OTC 的 py 交易,譬如合作的话大家出去再分赃,或者聊一下拿着对方什么把柄,有没有小时候偷过邻桌同学铅笔的证据等等,去促使二人合作。,2. 让他们见到大家(情感达致合作),就算不让他们看到互相的对策或者偷偷沟通,单单是把两个牢房中间的砖墙换成玻璃(实验则是让两人放在隔音的同一间房而非两间房),就能够让他们因为心理上不忍心背叛亲眼看到的对方(相较于砖墙后互相忌讳的双方),留有一手,更大概率选择合作。,3. 外部势力介入(恐惧达致合作),就是属于同一个帮派的两个囚犯如果得悉自己帮派老大对于背叛者会家法伺候(改变损益表),就算无罪释放,也会受到折磨,就会依旧基于利己原则,但选择去合作。,4. 相同的对手重复多次赛局(试探达致合作),接受初期赛局中,基于大家互不相识,绝对利己的人会大概率选择背叛。在重复的赛局中,如果双方摸清赛局的本质和对手的特性,就会偶发性地选择合作,如果对方也以合作响应,就能逐渐达致长期的合作。,需注意,不是所有博弈论的损益表都是囚徒困境模式,有些(如合约)也许是零和博弈,有些则是其他类型的损益模式,赛局理论不止囚徒困境,只是他最为人所知,浣熊认为能创造价值的 Olympus fork 确实和囚徒困境是挺相似的。,普通投资者在链上的操作和囚徒困境中很不同,本来就很透明,但我认为项目方不是囚徒困境中的警官,而同时是其中一个囚徒,所以为免他们选择背叛,需要以 DAO 的形式积极参与实际决策、库房多签管理、合约开源等方法去让大家讨论策略,以免出现任何一方(项目方 /Dev/Partners/Strategic Investors/VC/Retails)背叛,这种参与感亦能增强社区共识,提高损益表中(3,3)的效益(能创造出如 Olympus Pro 般的产品,可能变成(4,4)呢)。,Olympus fork 不像普通 DeFi 协议,对社区的凝聚力很高。这里指的社区凝聚力不是指「拉盘即正义」那种,而是于利益无关的社区活动。例如自主、没有 Incentives 的社区教学影片制造、不是 meme competition 出来的原生 meme、特定族群的社区会议(Designers weekly meeting、Developers weekly meeting、NFT collectors weekly meeting…)等,这种活动可以情绪绑架参与者,令他们看见对方,在 dump 的时候留几分情面(和 NFT 社区有点像,但和其他博弈类算稳挺相反的思维模式)。,以太坊本身的奇高 Gas 费已经是很有效的惩罚机制,很多(3,3)的人看见币价升了不 Unstake 就是因为 Gas 费过高,另外有些(3,3) fork 也许对过早 Unstake 的人征收惩罚性税金,但是由于 Olympus 模式和囚徒困境始终不完全一样,Olympus 模式是选择性参与,囚徒困境是你已经被捕强制参与,不能一概而论,Olympus 模式惩罚过重会让人不想玩,所以惩罚机制是一把双刃剑,暂时浣熊未见到 OlympusDAO 或者任何 Olympus fork 有设立适度有效的惩罚机制。,在了解囚徒困境下,没有互相了解的双方往往会在初期合作中选择背叛后,意味着理性的市场初期会出现不少卖压(因为新盘很多人都是陌生人,that’s why 出自 Olympus OG 的仿盘往往特别受欢迎,因为开盘会比较好),这样很难积累原始社区。基于 OlympusDAO 和各种 fork 本质是重复性的囚徒困境,可以预期的是盘子活得越久,会有更大比例的人面对利益诱惑下选择理性的合作。所以为免初期信心崩塌,如果项目方或部分巨鲸能运用某种手段去护盘(可以是真金白银,也可以是说故事打嘴炮),就能令这个重复性的囚徒困境捱到后期的正向循环,同时通胀率也得好好控制,不要在早期提供过高利息,以捱到后期的正向循环,总之 Olympus 模式中活得久,比起赚得多更重要。,最后总结是,在没有外力影响下,这个损益表中,背叛是常态,所以 Profit is profit,除非机制恒久证明有效,不然适量提取利润。另外,如果是单纯的 fork,没有以上各种改善机制,活不下去的。还有,如果项目方聊下去时,发觉他们有很重的零和思维(合约玩家和职业赌徒性格很多也是这样),及早离场,他们做其他类型的 DeFi 协议可行,但 Olympus fork 的话死硬的。,来源链接:
mirror.xyz,

去中心化的治理与设立外部惩罚机制等方式或是 Olympus 分叉项目在各方博弈中实现平衡的方法。

原文标题:《(3,3) 成功公式:返璞归真深耕囚徒困境》
作者:Raccoon Chan 小浣熊

最近各种 Olympus fork 盛行,有的创造了很多暴富神话,有的为很多项目方创造了暴富神话,无论是 CT、微博,还是 Discord, Telegram,都充斥着(3,3)的名字后辍,但除了 meme 外,有多少人了解(3,3)的本质呢?

(3,3)是出自赛局理论其中一个经典示例 — 囚徒困境的损益表中的最优解,并不是单单指「你不卖,我不卖,币价就螺旋上升」或者「晚进场的人只要拿得够久,优势不比早进场的人少」。

Olympus 分叉项目如何达成囚徒困境中的最优解

囚徒困境中假设两个同一帮派的囚犯被分别逮捕进警署审问,他们有两个选项,一是坚拒不认罪(合作),二是从实招来(背叛)。如果两个人都坚拒不认罪,警署证据不足,只能扣留他们一个月(3,3),如果其中一个人认罪,他就可以成为污点证人当庭释放,而另一个不认罪的就要坐十年监(4,1),如果两个都认罪,污点证人意思就不大,因为证据非常确凿,两个都要坐八年监(2,2)。当然具体数字视乎情况不同常有改变,改变损益数字也会对结果做成颇大影响(浣熊就参与过很多次类似的实验),但大概就是这样。以上述损益表为例,对两个犯人的最优解无疑是两个坚拒认罪,这样可以最小化两人的总刑期。然而,如果对方选择合作时,自己合作也要坐一个月,背叛就能当庭释放,利己的个体会选择背叛。而对方选择背叛时,自己仍然合作三缄其口就要坐十年监,背叛招供怎么也能少坐两年,利己的个体会选择背叛。结果就是分别招供的两位在不知道对方策略下,往往会选择背叛,整体损益就会是(2,2),对两人的总收益是四个情况下最差。

在赛局理论中,第一假设是所有人都是绝对利己的,所以单单相信人性是 Diamond Hands 的在囚徒困境这一示例下是无办法达到纳许均衡(意指在绝对利己假设下的均衡结果),必须要透过独有机制去约束个体行为,将本来属于囚徒困境的损益表改变成其他赛局理论示例的损益表,或者加入外来因素,才能达致可持续的最优解,令两个人都选择合作,达致(3,3)。

在许多许多经济学实验中,试过不同的方法和组合,当中有几个因素被认为是对达成(3,3)最有效的。

1. 提供给两人沟通途径(策略达致合作)

能沟通,他们就能透过各种 OTC 的 py 交易,譬如合作的话大家出去再分赃,或者聊一下拿着对方什么把柄,有没有小时候偷过邻桌同学铅笔的证据等等,去促使二人合作。

2. 让他们见到大家(情感达致合作)

就算不让他们看到互相的对策或者偷偷沟通,单单是把两个牢房中间的砖墙换成玻璃(实验则是让两人放在隔音的同一间房而非两间房),就能够让他们因为心理上不忍心背叛亲眼看到的对方(相较于砖墙后互相忌讳的双方),留有一手,更大概率选择合作。

3. 外部势力介入(恐惧达致合作)

就是属于同一个帮派的两个囚犯如果得悉自己帮派老大对于背叛者会家法伺候(改变损益表),就算无罪释放,也会受到折磨,就会依旧基于利己原则,但选择去合作。

4. 相同的对手重复多次赛局(试探达致合作)

接受初期赛局中,基于大家互不相识,绝对利己的人会大概率选择背叛。在重复的赛局中,如果双方摸清赛局的本质和对手的特性,就会偶发性地选择合作,如果对方也以合作响应,就能逐渐达致长期的合作。

需注意,不是所有博弈论的损益表都是囚徒困境模式,有些(如合约)也许是零和博弈,有些则是其他类型的损益模式,赛局理论不止囚徒困境,只是他最为人所知,浣熊认为能创造价值的 Olympus fork 确实和囚徒困境是挺相似的。

实践(参照囚徒困境结果如何达致(3,3))

严格采用去中心化治理(策略达致合作)

普通投资者在链上的操作和囚徒困境中很不同,本来就很透明,但我认为项目方不是囚徒困境中的警官,而同时是其中一个囚徒,所以为免他们选择背叛,需要以 DAO 的形式积极参与实际决策、库房多签管理、合约开源等方法去让大家讨论策略,以免出现任何一方(项目方 /Dev/Partners/Strategic Investors/VC/Retails)背叛,这种参与感亦能增强社区共识,提高损益表中(3,3)的效益(能创造出如 Olympus Pro 般的产品,可能变成(4,4)呢)。

多多举行社区活动(情感达致合作)

Olympus fork 不像普通 DeFi 协议,对社区的凝聚力很高。这里指的社区凝聚力不是指「拉盘即正义」那种,而是于利益无关的社区活动。例如自主、没有 Incentives 的社区教学影片制造、不是 meme competition 出来的原生 meme、特定族群的社区会议(Designers weekly meeting、Developers weekly meeting、NFT collectors weekly meeting…)等,这种活动可以情绪绑架参与者,令他们看见对方,在 dump 的时候留几分情面(和 NFT 社区有点像,但和其他博弈类算稳挺相反的思维模式)。

设立外部惩罚机制(恐惧达致合作)

以太坊本身的奇高 Gas 费已经是很有效的惩罚机制,很多(3,3)的人看见币价升了不 Unstake 就是因为 Gas 费过高,另外有些(3,3) fork 也许对过早 Unstake 的人征收惩罚性税金,但是由于 Olympus 模式和囚徒困境始终不完全一样,Olympus 模式是选择性参与,囚徒困境是你已经被捕强制参与,不能一概而论,Olympus 模式惩罚过重会让人不想玩,所以惩罚机制是一把双刃剑,暂时浣熊未见到 OlympusDAO 或者任何 Olympus fork 有设立适度有效的惩罚机制。

前期项目方或巨鲸护盘,并拖慢 Ponzinomics 流程(试探达致合作)

在了解囚徒困境下,没有互相了解的双方往往会在初期合作中选择背叛后,意味着理性的市场初期会出现不少卖压(因为新盘很多人都是陌生人,that’s why 出自 Olympus OG 的仿盘往往特别受欢迎,因为开盘会比较好),这样很难积累原始社区。基于 OlympusDAO 和各种 fork 本质是重复性的囚徒困境,可以预期的是盘子活得越久,会有更大比例的人面对利益诱惑下选择理性的合作。所以为免初期信心崩塌,如果项目方或部分巨鲸能运用某种手段去护盘(可以是真金白银,也可以是说故事打嘴炮),就能令这个重复性的囚徒困境捱到后期的正向循环,同时通胀率也得好好控制,不要在早期提供过高利息,以捱到后期的正向循环,总之 Olympus 模式中活得久,比起赚得多更重要。

最后总结是,在没有外力影响下,这个损益表中,背叛是常态,所以 Profit is profit,除非机制恒久证明有效,不然适量提取利润。另外,如果是单纯的 fork,没有以上各种改善机制,活不下去的。还有,如果项目方聊下去时,发觉他们有很重的零和思维(合约玩家和职业赌徒性格很多也是这样),及早离场,他们做其他类型的 DeFi 协议可行,但 Olympus fork 的话死硬的。

来源链接:mirror.xyz

,原文标题:《(3,3) 成功公式:返璞归真深耕囚徒困境》
作者:Raccoon Chan 小浣熊
,最近各种 Olympus fork 盛行,有的创造了很多暴富神话,有的为很多项目方创造了暴富神话,无论是 CT、微博,还是 Discord, Telegram,都充斥着(3,3)的名字后辍,但除了 meme 外,有多少人了解(3,3)的本质呢?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ianchaguan.com/archives/40305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