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 Avalanche 创始人:高性能公链能为 DeFi 带来什么?

采访 & 撰文:以太男孩,自 2021 年 2 月 8 日雪崩协议(Avalanche)与以太坊网络的双向跨链桥(
AEB)启动以来,雪崩协议上的智能合约活动蓬勃发展,交易量增长了 1051%,达到 626,000 以上,钱包地址增长了 1,752%,达到了 39,000。在 Avalanche 上每秒能够支持 6000 笔交易,随着 DeFi 的大热,高性能低手续费的交易已经逐渐成为用户的刚需。,近日,链闻对 Avalanche 的创始人,康奈尔大学的 Emin Gün Sirer 教授做了一次专访,整理如下:,对话 Avalanche 创始人:高性能公链能为 DeFi 带来什么?
Emin Gün Sirer 教授,Karma 项目开始于 2002 年,并于 2003 年公布。当时,P2P 的点对点传输下载文件的模式刚刚出现于互联网。当时,大多数人都只是想下载文件,很少有人会去上传文件。这样的失衡不仅出现在 P2P,甚至很多社会现象当中。因此 Gün 教授创造了这样的点子:用 Karma 支付下载费用,同时上传文件,可以铸造 Karma,从而创造了一种平衡。Karma 在当时引起了学术界的广泛关注,早于比特币还早 6 年问世,这可能是世界上第一个 POW 机制的代币。遗憾的是,Karma 仅仅被用于文件分享系统的,而不像比特币一样,真正以「货币」的形式问世。Gün 教授没有像中本聪一样把他做成一个支付系统,用于取代美元。 当然时机也很重要,2008 年的金融危机或许也驱动了比特币的诞生。,Avalanche 的计划并非完全取代以太坊,他们并不把自己视作「以太坊杀手」。团队里的很多人,包括 Gün 教授自己,都把自己视为以太坊社区中的一员。但 Avalanche 拥有比以太坊更低手续费,以及更高的性能,可以做很多以太坊不能做的事情,日后 Avalanche 上很可能会出现 ETH 上不能无法支持的资产。例如 ETH 虚拟机上无法支持的资产:也许他们会要求升级代码,EVM 上运用 Gas 去升级代码是很低效的,或许还会出现对资源要求、存储要求很高的 Dapps,这些都是以太坊无法达成的。以太坊是一场伟大的实验,但是这是一个老旧的系统了,Avalanche 可以提供更多。,Gün 教授对于 DeFi 的预测是,DeFi 将会飞速成长,DeFi 的也将会延伸到以太坊之外。拿跨链桥举例,现在人们就可以用跨链桥将资产转移到 Avalanche 上,在 Avalanche 的 Pangolin 上执行像 uniswap 一样的交易,只需要很低的手续费。Gün 教授认为:资产会像手续费低的链转移,这是一个趋势。你可以设想以后或许是 ETH 和 Avalanche 并存的,人们的资产通过跨链桥在链与链之间转换。通过转移资产在 Avalanche 上交易,减轻 ETH 上的拥堵程度。BSC 链是中心化的,去中心化的链会联合起来与中心链进行竞争。,对话 Avalanche 创始人:高性能公链能为 DeFi 带来什么?
以太坊上的资产通过跨链桥转移到 Avalanche 上交易,当然 Avalanche 的未来完全取决于社区,在 Gün 教授看来:DeFi 可能在未来的 3 到 5 年内仍然是最为火热的游戏。然而请不要忘记,世界上还有很多真实的资产,会被数字化处理。例如房产,外国股票,各种各样的期权期货等等。我们将会在区块链上看到这些这些资产的诞生,但是目前区块链的容量还不足以承载这些资产,而这些在雪崩协议里可以达成。未来我们将见到更多的传统金融资产搭建在 DeFi 上。,Avalanche 目前值得关注的项目有很多:Pangolin 是克隆版的 Uniswap,但与之不同的是,他是完全由社区驱动的,没有团队锁仓。ETH-Avalanche 桥值得关注。同时,在 Avalanche 上也可以创立 NFT。,对此,Gün 教授没有给出直接回应。过去几周,AVAX 的价格上涨引来很多投机者进场,投机者进场又导致价格升高,这样的过程其实不是很健康。在 Avanlanche 的成长过程中出现了一个小 Bug,这个小 Bug 吓走了很多投机分子,AVAX 的价格从 50 刀下降到了 37 刀。由于一个技术的小失误,甩掉了很多快进快出的投机者,对此,Gün 教授认为这是一次健康的调整。,这个小 Bug 的产生,也从另一方面说明了 Avanlanche 链有很多人在使用,一个链如果很少人使用,他的 Bug 也很难被发现。发现 Bug 并且修复,雪崩协议也因此得到良性成长。目前在 Avalanche 上有越来越多的交易进行,整个生态每天会燃烧 1000~2000 的 AVAX,不同于很多其他公链,Avalanche 不是一条「幽灵链」。,Gün 教授表示:「完整的合作列表会很长很长,谈到 Chainlink,Chainlink 的创始人 Sergey Nazarov 是我的好朋友,我们关系十分密切。从 Avalanche 的项目最开始,我就在和他谈论 Avanlanche,他目前也是我们项目的顾问。我也一直很关注 Chainlink 的发展。同时我们在思维层面也总能达成很多一致,他很重视学术研究和基础原理的价值,因此我们在一起相处很愉快。」 Chainlink 也是 Avalanche 第一个官方使用的预言机。Chainlink 的愿景是做一个分布式的预言机,这与 Avalanche 构建很多子网络的愿景相匹配。未来,Chainlink 与 Avalanche 的关系将更加紧密,对于预言机来说,想要获得更高的运营收益,他们也需要像 Avanlanche 一样更高性能的链,以处理更数量的交易。预言机的数据更新也是分为不同的层级的,例如 1 分钟刷新一次;10 秒 1 次;1 秒一次甚至更快…… 在同一框架中架构出不同的层级是很难的,以太坊上 15 秒一次的出块率就无法满足这样的需求。在 Avalanche 上将会构建不同速率运转的子网,这可以完美契合 Chainlink 不同速率的诉求。,至于其他项目,一种情况是将其资产移动到雪崩协议上。譬如与 MakerDAO 的交涉,他们希望 DAI 可以在以太坊和雪崩协议之间移动。,另外一些项目 Avalanche 选择了克隆,譬如 Uniswap 的克隆版 Pangolin 有着比 Uniswap 更好的代币分配机制,更加民主和公平的开始,且没有团队锁仓。,同时也 Avalanche 建立了捐赠计划,用于鼓励年轻人在雪崩协议上建立自己的新项目。,Avalanche 的研究人员正在研究核心协议的改进,使其更有效率;也有人在致力于开发新组建。 Avalanche 非常看重在中国的发展,认为这可能将成为 Avalanche 最大的增长机会。 Gün 教授回忆:「还记得在 2019 年的 11 月我曾去过中国,本来我们计划于 2020 年 3 月在中国建立自己的办公室,但是由于疫情的出行限制,很遗憾的延期。 即使是这样,我也看到了中国区块链社区的潜力,以及普通人对区块链技术的兴趣。 中国政府曾于 2019 年将区块链列为重要的发展领域之一,这一举动也点燃了西方很多国家的热情。因此我们也想在中国寻求发展,我们将在中国寻找优秀的开发者和架构师,对此,我们感到非常兴奋。」,「我认为未来是属于数字货币的,很多人认为股票也将放在区块链上被数据化,但我怀疑那将是最后被完成的,因为当局者还很强大,会存在很多监管障碍。所以我们会先看到替代资产,然后可能是一些复杂的衍生品,最后我们才将会看到股票和其他传统的东西。先创立好基础设施,将来才会有资产在上边奔跑。」,Avalanche 确保从加密货币以外的行业里选拔团队成员,Gün 教授认为:「无论什么背景,一个聪明人,最多不超过 6 个月的时间,就可以将其培养成一个区块链专家。但如果你从区块链行业里选拔人才,他们可能在其他项目上习得了一些坏习惯,这些坏习惯可能一辈子也改不过来。」,因此 Avalanche 团队由来自不同背景的人组成,计算机科学,经济学,法律背景,开发背景的人,项目经理,有些甚至是哲学专业或者音乐专业。只要他们有强烈的动机去创造一个开放透明的金融产品,来让世界变的更美好,Avalanche 就欢迎他们的加入。,团队的激励其实更核心的激励来自于自我激励,Avalanche 的团队成员都非常渴望创造出有意义的事物。创造出与众不同的事物的能力,这种能力本来就是深层次动机。,当然 Avalanche 也提供薪水和 Token 的激励,以及良好的工作环境。特别是有些开发项目 Token 的人,社区也允许他们保留适当比例的 Token。,在团队中,没有人是主导者,在 Avanlanceh 中没有人强大到足够决定系统的走向,所以团队的很多决定都是通过讨论达成的。 除此之外,团队中的大部分人都有很强的学术背景,因此,Avalanche 的系统设计不是简单的始于直觉,它们实际上是有原则的系统,是由团队里的科学家们精细的搭建起来的。「团队拥有良好的辩论环境,经常开展学术性的辩论,这也是我引以为傲的一件事情。我们通过礼貌的讨论来达成我们的治理。」,问到 Gün 教授的工作问题,他表示,他的工作,已完全专注于 Avanlanche 上,他相信 Avanlanche 是最好的基础设施。在 Avalanche 上,团队也在建设很多项目,其中 Gün 教授个人非常喜欢的一个领域是区块链的身份验证问题,例如如何满足 KYC 要求。 此外,他还在寻找更快更高效的 DEX。 这是是两个例子,Gün 教授还有很多其他工作。 但这些都建立在 Avalanche 之上。,Gün 教授是土耳其人,谈到土耳其的区块链这一问题,他说:土耳其区块链社区非常壮大,可能是欧洲第一大的社区。过去的 50~70 年间,土耳其的经济非常动荡,里拉的通货膨胀率在 3%,有时甚至超过 100%,价值大部分时间在下降。想象一下当你醒来,发现自己的钱贬值了 30% 甚至更多是什么感受,因此,人们开始寻求新的解决办法。,另外,土耳其不像很多国家拥有很高的透明度;与此同时,土耳其是有众多年轻人口的国家,人们精通科技。将这一切结合在一起,不难解释为何土耳其拥有强大的区块链社区。,DeFi 带来巨大的财富效应,作为初学者,面对区块链浩瀚的信息海样,应该从何处入手?是从最底层的架构和共识开始学起,还是囫囵吞枣的直接接触 DeFi 应用?谈到这个问题,Gün 教授指出:「并不是只有一条路,我是一名教育者,作为康奈尔大学的教授,我也想了很多这方面的问题。如何教育一个热情洋溢的年轻人,引导他们快速学习区块链? 有些人会「自下而上」,从最底层开始学习共识,成为共识专家。然后上升至 Dapps 的学习,在往上学习 DeFi 应用,转到金融领域。我自己就是从最底层的共识开始学习的。当然也有很多人,直接跳入 DeFi 领域,『自上而下』的学习的。 」,「不要害怕跳进任何一个层次去学习,不要害怕散弹枪式的学习,区块链是一个非常广阔的领域,集合了计算机科学,经济学,博弈论等众多知识,没有一条统一的路径譬如说自上而下或者是自下而上。 去追寻最能激励你的东西,阅读大量你能了解的资料,在阅读时,建议去阅读核心材料,而不是别人的转述。从哪里开始并不是最重要的。像是一颗大树一样,从根部的哪条分支进入并不重要,困难的是你需要一直跟随到它的最后,终有一天,你会收获整棵大树的全貌。」,对话 Avalanche 创始人:高性能公链能为 DeFi 带来什么?
追寻最能激励你的东西,终有一天,你会收获整棵大树的全貌,相对于以太坊,Avalanche 有着高性能,高容量,低手续费等特点,每秒能够支持 6000 笔的交易。然而,Avalanche 并没有将自己视作「以太坊杀手」。随着 DeFi 的火热,越来越多的资产已经可以通过跨链桥转到 Avalanche 上完成交易,Avalanche 可以达到与以太坊「并驾齐驱」的效果,降低以太坊的拥堵。随着与 Chainlink,Sushiswap,MakerDAO 等合作的深入,火热的 DeFi 生态将会与雪崩高性能的底层架构形成怎样的化学反应?让我们拭目以待。,问到 Gün 教授的工作问题,他表示,他的工作,已完全专注于 Avanlanche 上,他相信 Avanlanche 是最好的基础设施。在 Avalanche 上,团队也在建设很多项目,其中 Gün 教授个人非常喜欢的一个领域是区块链的身份验证问题,例如如何满足 KYC 要求。 此外,他还在寻找更快更高效的 DEX。 这是是两个例子,Gün 教授还有很多其他工作。 但这些都建立在 Avalanche 之上。,

Avalanche 创始人 Emin Gün Sirer 与我们谈项目进展、DeFi 趋势以及区块链的学习路径。

采访 & 撰文:以太男孩

自 2021 年 2 月 8 日雪崩协议(Avalanche)与以太坊网络的双向跨链桥(AEB)启动以来,雪崩协议上的智能合约活动蓬勃发展,交易量增长了 1051%,达到 626,000 以上,钱包地址增长了 1,752%,达到了 39,000。在 Avalanche 上每秒能够支持 6000 笔交易,随着 DeFi 的大热,高性能低手续费的交易已经逐渐成为用户的刚需。

近日,链闻对 Avalanche 的创始人,康奈尔大学的 Emin Gün Sirer 教授做了一次专访,整理如下:

Emin Gün Sirer 与他的 Karma 项目

对话 Avalanche 创始人:高性能公链能为 DeFi 带来什么?Emin Gün Sirer 教授

Karma 项目开始于 2002 年,并于 2003 年公布。当时,P2P 的点对点传输下载文件的模式刚刚出现于互联网。当时,大多数人都只是想下载文件,很少有人会去上传文件。这样的失衡不仅出现在 P2P,甚至很多社会现象当中。因此 Gün 教授创造了这样的点子:用 Karma 支付下载费用,同时上传文件,可以铸造 Karma,从而创造了一种平衡。Karma 在当时引起了学术界的广泛关注,早于比特币还早 6 年问世,这可能是世界上第一个 POW 机制的代币。遗憾的是,Karma 仅仅被用于文件分享系统的,而不像比特币一样,真正以「货币」的形式问世。Gün 教授没有像中本聪一样把他做成一个支付系统,用于取代美元。 当然时机也很重要,2008 年的金融危机或许也驱动了比特币的诞生。

通过跨链桥,以太坊上的 DeFi 资产可以转移到 Avalanche 上交互

Avalanche 的计划并非完全取代以太坊,他们并不把自己视作「以太坊杀手」。团队里的很多人,包括 Gün 教授自己,都把自己视为以太坊社区中的一员。但 Avalanche 拥有比以太坊更低手续费,以及更高的性能,可以做很多以太坊不能做的事情,日后 Avalanche 上很可能会出现 ETH 上不能无法支持的资产。例如 ETH 虚拟机上无法支持的资产:也许他们会要求升级代码,EVM 上运用 Gas 去升级代码是很低效的,或许还会出现对资源要求、存储要求很高的 Dapps,这些都是以太坊无法达成的。以太坊是一场伟大的实验,但是这是一个老旧的系统了,Avalanche 可以提供更多。

Gün 教授对于 DeFi 的预测是,DeFi 将会飞速成长,DeFi 的也将会延伸到以太坊之外。拿跨链桥举例,现在人们就可以用跨链桥将资产转移到 Avalanche 上,在 Avalanche 的 Pangolin 上执行像 uniswap 一样的交易,只需要很低的手续费。Gün 教授认为:资产会像手续费低的链转移,这是一个趋势。你可以设想以后或许是 ETH 和 Avalanche 并存的,人们的资产通过跨链桥在链与链之间转换。通过转移资产在 Avalanche 上交易,减轻 ETH 上的拥堵程度。BSC 链是中心化的,去中心化的链会联合起来与中心链进行竞争。

对话 Avalanche 创始人:高性能公链能为 DeFi 带来什么?以太坊上的资产通过跨链桥转移到 Avalanche 上交易

当然 Avalanche 的未来完全取决于社区,在 Gün 教授看来:DeFi 可能在未来的 3 到 5 年内仍然是最为火热的游戏。然而请不要忘记,世界上还有很多真实的资产,会被数字化处理。例如房产,外国股票,各种各样的期权期货等等。我们将会在区块链上看到这些这些资产的诞生,但是目前区块链的容量还不足以承载这些资产,而这些在雪崩协议里可以达成。未来我们将见到更多的传统金融资产搭建在 DeFi 上。

Avalanche 目前值得关注的项目有很多:Pangolin 是克隆版的 Uniswap,但与之不同的是,他是完全由社区驱动的,没有团队锁仓。ETH-Avalanche 桥值得关注。同时,在 Avalanche 上也可以创立 NFT。

Avalanche 生态健康发展,未来又有什么样的规划?

AVAX 的价格上涨是泡沫还是价值发现?

对此,Gün 教授没有给出直接回应。过去几周,AVAX 的价格上涨引来很多投机者进场,投机者进场又导致价格升高,这样的过程其实不是很健康。在 Avanlanche 的成长过程中出现了一个小 Bug,这个小 Bug 吓走了很多投机分子,AVAX 的价格从 50 刀下降到了 37 刀。由于一个技术的小失误,甩掉了很多快进快出的投机者,对此,Gün 教授认为这是一次健康的调整。

这个小 Bug 的产生,也从另一方面说明了 Avanlanche 链有很多人在使用,一个链如果很少人使用,他的 Bug 也很难被发现。发现 Bug 并且修复,雪崩协议也因此得到良性成长。目前在 Avalanche 上有越来越多的交易进行,整个生态每天会燃烧 1000~2000 的 AVAX,不同于很多其他公链,Avalanche 不是一条「幽灵链」。

与 Chainlink、MakerDAO 等建立合作

Gün 教授表示:「完整的合作列表会很长很长,谈到 Chainlink,Chainlink 的创始人 Sergey Nazarov 是我的好朋友,我们关系十分密切。从 Avalanche 的项目最开始,我就在和他谈论 Avanlanche,他目前也是我们项目的顾问。我也一直很关注 Chainlink 的发展。同时我们在思维层面也总能达成很多一致,他很重视学术研究和基础原理的价值,因此我们在一起相处很愉快。」 Chainlink 也是 Avalanche 第一个官方使用的预言机。Chainlink 的愿景是做一个分布式的预言机,这与 Avalanche 构建很多子网络的愿景相匹配。未来,Chainlink 与 Avalanche 的关系将更加紧密,对于预言机来说,想要获得更高的运营收益,他们也需要像 Avanlanche 一样更高性能的链,以处理更数量的交易。预言机的数据更新也是分为不同的层级的,例如 1 分钟刷新一次;10 秒 1 次;1 秒一次甚至更快…… 在同一框架中架构出不同的层级是很难的,以太坊上 15 秒一次的出块率就无法满足这样的需求。在 Avalanche 上将会构建不同速率运转的子网,这可以完美契合 Chainlink 不同速率的诉求。

至于其他项目,一种情况是将其资产移动到雪崩协议上。譬如与 MakerDAO 的交涉,他们希望 DAI 可以在以太坊和雪崩协议之间移动。

另外一些项目 Avalanche 选择了克隆,譬如 Uniswap 的克隆版 Pangolin 有着比 Uniswap 更好的代币分配机制,更加民主和公平的开始,且没有团队锁仓。

同时也 Avalanche 建立了捐赠计划,用于鼓励年轻人在雪崩协议上建立自己的新项目。

AVA Labs 正在积极与中国的传统基金建立合作

Avalanche 的研究人员正在研究核心协议的改进,使其更有效率;也有人在致力于开发新组建。 Avalanche 非常看重在中国的发展,认为这可能将成为 Avalanche 最大的增长机会。 Gün 教授回忆:「还记得在 2019 年的 11 月我曾去过中国,本来我们计划于 2020 年 3 月在中国建立自己的办公室,但是由于疫情的出行限制,很遗憾的延期。 即使是这样,我也看到了中国区块链社区的潜力,以及普通人对区块链技术的兴趣。 中国政府曾于 2019 年将区块链列为重要的发展领域之一,这一举动也点燃了西方很多国家的热情。因此我们也想在中国寻求发展,我们将在中国寻找优秀的开发者和架构师,对此,我们感到非常兴奋。」

「我认为未来是属于数字货币的,很多人认为股票也将放在区块链上被数据化,但我怀疑那将是最后被完成的,因为当局者还很强大,会存在很多监管障碍。所以我们会先看到替代资产,然后可能是一些复杂的衍生品,最后我们才将会看到股票和其他传统的东西。先创立好基础设施,将来才会有资产在上边奔跑。」

Avalanche 喜欢从加密货币以外的行业选拔人才;团队成员拥有很强的学术背景

Avalanche 确保从加密货币以外的行业里选拔团队成员,Gün 教授认为:「无论什么背景,一个聪明人,最多不超过 6 个月的时间,就可以将其培养成一个区块链专家。但如果你从区块链行业里选拔人才,他们可能在其他项目上习得了一些坏习惯,这些坏习惯可能一辈子也改不过来。」

因此 Avalanche 团队由来自不同背景的人组成,计算机科学,经济学,法律背景,开发背景的人,项目经理,有些甚至是哲学专业或者音乐专业。只要他们有强烈的动机去创造一个开放透明的金融产品,来让世界变的更美好,Avalanche 就欢迎他们的加入。

团队的激励其实更核心的激励来自于自我激励,Avalanche 的团队成员都非常渴望创造出有意义的事物。创造出与众不同的事物的能力,这种能力本来就是深层次动机。

当然 Avalanche 也提供薪水和 Token 的激励,以及良好的工作环境。特别是有些开发项目 Token 的人,社区也允许他们保留适当比例的 Token。

在团队中,没有人是主导者,在 Avanlanceh 中没有人强大到足够决定系统的走向,所以团队的很多决定都是通过讨论达成的。 除此之外,团队中的大部分人都有很强的学术背景,因此,Avalanche 的系统设计不是简单的始于直觉,它们实际上是有原则的系统,是由团队里的科学家们精细的搭建起来的。「团队拥有良好的辩论环境,经常开展学术性的辩论,这也是我引以为傲的一件事情。我们通过礼貌的讨论来达成我们的治理。」

一些其他问题

问到 Gün 教授的工作问题,他表示,他的工作,已完全专注于 Avanlanche 上,他相信 Avanlanche 是最好的基础设施。在 Avalanche 上,团队也在建设很多项目,其中 Gün 教授个人非常喜欢的一个领域是区块链的身份验证问题,例如如何满足 KYC 要求。 此外,他还在寻找更快更高效的 DEX。 这是是两个例子,Gün 教授还有很多其他工作。 但这些都建立在 Avalanche 之上。

土耳其拥有强大的区块链社区

Gün 教授是土耳其人,谈到土耳其的区块链这一问题,他说:土耳其区块链社区非常壮大,可能是欧洲第一大的社区。过去的 50~70 年间,土耳其的经济非常动荡,里拉的通货膨胀率在 3%,有时甚至超过 100%,价值大部分时间在下降。想象一下当你醒来,发现自己的钱贬值了 30% 甚至更多是什么感受,因此,人们开始寻求新的解决办法。

另外,土耳其不像很多国家拥有很高的透明度;与此同时,土耳其是有众多年轻人口的国家,人们精通科技。将这一切结合在一起,不难解释为何土耳其拥有强大的区块链社区。

入门区块链的最佳路径:从任何一个层次跳进去,追寻最能激励你的东西

DeFi 带来巨大的财富效应,作为初学者,面对区块链浩瀚的信息海样,应该从何处入手?是从最底层的架构和共识开始学起,还是囫囵吞枣的直接接触 DeFi 应用?谈到这个问题,Gün 教授指出:「并不是只有一条路,我是一名教育者,作为康奈尔大学的教授,我也想了很多这方面的问题。如何教育一个热情洋溢的年轻人,引导他们快速学习区块链? 有些人会「自下而上」,从最底层开始学习共识,成为共识专家。然后上升至 Dapps 的学习,在往上学习 DeFi 应用,转到金融领域。我自己就是从最底层的共识开始学习的。当然也有很多人,直接跳入 DeFi 领域,『自上而下』的学习的。 」

「不要害怕跳进任何一个层次去学习,不要害怕散弹枪式的学习,区块链是一个非常广阔的领域,集合了计算机科学,经济学,博弈论等众多知识,没有一条统一的路径譬如说自上而下或者是自下而上。 去追寻最能激励你的东西,阅读大量你能了解的资料,在阅读时,建议去阅读核心材料,而不是别人的转述。从哪里开始并不是最重要的。像是一颗大树一样,从根部的哪条分支进入并不重要,困难的是你需要一直跟随到它的最后,终有一天,你会收获整棵大树的全貌。」

对话 Avalanche 创始人:高性能公链能为 DeFi 带来什么?追寻最能激励你的东西,终有一天,你会收获整棵大树的全貌

小结

相对于以太坊,Avalanche 有着高性能,高容量,低手续费等特点,每秒能够支持 6000 笔的交易。然而,Avalanche 并没有将自己视作「以太坊杀手」。随着 DeFi 的火热,越来越多的资产已经可以通过跨链桥转到 Avalanche 上完成交易,Avalanche 可以达到与以太坊「并驾齐驱」的效果,降低以太坊的拥堵。随着与 Chainlink,Sushiswap,MakerDAO 等合作的深入,火热的 DeFi 生态将会与雪崩高性能的底层架构形成怎样的化学反应?让我们拭目以待。

,Gün 教授是土耳其人,谈到土耳其的区块链这一问题,他说:土耳其区块链社区非常壮大,可能是欧洲第一大的社区。过去的 50~70 年间,土耳其的经济非常动荡,里拉的通货膨胀率在 3%,有时甚至超过 100%,价值大部分时间在下降。想象一下当你醒来,发现自己的钱贬值了 30% 甚至更多是什么感受,因此,人们开始寻求新的解决办法。,另外,土耳其不像很多国家拥有很高的透明度;与此同时,土耳其是有众多年轻人口的国家,人们精通科技。将这一切结合在一起,不难解释为何土耳其拥有强大的区块链社区。,采访 & 撰文:以太男孩,自 2021 年 2 月 8 日雪崩协议(Avalanche)与以太坊网络的双向跨链桥(
AEB)启动以来,雪崩协议上的智能合约活动蓬勃发展,交易量增长了 1051%,达到 626,000 以上,钱包地址增长了 1,752%,达到了 39,000。在 Avalanche 上每秒能够支持 6000 笔交易,随着 DeFi 的大热,高性能低手续费的交易已经逐渐成为用户的刚需。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ianchaguan.com/archives/35852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