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DeFiLabs 团队探讨以太坊 DeFi 技术架构演进

xDeFiLabs 团队探讨以太坊 DeFi 技术架构演进,该文 2020 年 12 月首发于 xDeFiLabs 团队 Medium。,1. 以太坊 Layer2:来自团队资深科学家、DOT 社区开发者 John Wu 的观点,2019 年末,在 Vitalik 提出 zkrollup 概念不久以后,数个团队各自提出了 zkrollup 的实现原型。以解决三角套利为初心,数次迭代核心技术点的硅谷团队路印按此原型与 2020 年 3 月在自己的 loopring.io 去中心化订单簿类型交易所上成功运行了属于自己的 zkrollup 实现,不过直到 2020 年 7 月 DeFi 生态大爆发、9 月份 Uniswap 发币导致以太坊全网拥堵,gas 费逼近 1000Gwei 时,人们才日渐觉察到主链扩容不是一个 2025 年才需要考虑的问题。,路印只是在极早期嗅到了以太坊扩容必要性的诸多团队之一。Raiden Network 项目作为以太坊上的状态通道项目而言,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比特币闪电网络、HTLC 方案,这些故事早已不新鲜,在 2020 年斯坦福区块链大会上技术开发与资深密码学家还在就侧信道攻击展开激烈争论。,尽管 Loopring DEX 上线三个月后,其代币突然上涨接近 10 倍让其投资者获得了意外的惊喜,但 Loopring 团队绝对不是 rollup 方案的唯一提供者。ZK-Sync 和 Fuel Labs 分别提出了直接竞争的 zkrollup 方案,以及互有取舍的 Optimistic-rollup 方案。,Optimistic-rollup 最开始被称为「最小可行共识」(Minimal Viable Merged Consensus),后来改为 Optimistic-rollup。Optimistic-rollup 采用的是乐观思维,相信验证人不会作恶,默认数据正确,除非提交欺诈证明,以减少 zkrollup 冗长的信任初始化。,最近 ETH2.0 更新的路线图中,L2 在中短期被放在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位置。甚至有很多对 L2 比较看好或者对分片持怀疑态度的人觉得,如果 L2 在按照现在的势头良好发展,ETH2.0 最终的分片愿景可能就此被 Layer2 的地位取代。,实际上,当前的 L2 在交易扩容方面已经基本展现出了其强大的威力,但 L2 主要的突破口恐怕还是在任意逻辑(即智能合约)的实现上。对于侧链,主要是缺乏一个足够去中心化的桥。状态通道和 Optimistic Rollup 在 happy path 的时候很好,但在实际生产系统中则需要处理各种纠纷(举报)。而 ZkRollup 则需要工程技术的不断完善。实际上基于证明系统的解决方案(比如 ZkRollup)如果能解决其性能,支持系统的复杂度和开发友好的问题,由于不用处理各种纠纷,用户体验可以和 L1 相媲美。而当前 ZkRollup 技术正在往通用智能合约语言和编译器的方向发展,在这个路线上,MatterLabs 即 ZK-sync 团队正在前进是一个不错的例子。可以想象,如果其它基于举报的系统不能在近几年为市场普遍接受的话,那最终还是要让位于那些最终技术上发展成熟了的基于证明系统的方案。,2. 波卡平行链 /Cosmos 生态的竞争性:来自团队资深 Polkadot/Cosmos 开发者的观点,2.1 为什么开发者急切地关心跨链解决方案?,来自 xDeFiLabs 团队的 CTO Eric(@eri0xlei),作为深耕 EOS、ETH、DOT 等多条主链的开发者,认为 DOT 首先可以作为 ETH DeFi 与 NFT 生态的一个迁移方向。,在设计 XDEX 整体架构的时候,xDeFiLabs 团队就长尾 Altcoin 在以太坊区块链上形成稳健、操纵成本高的价格形成机制进行了长期而激烈的讨论,因为在 2020 年, ETH 的账户模型结构+智能合约实现在与闪电贷产品进行组合的时候,资产报价形成中产生了新的严重问题。在 ETH 上使用折中方案在简单场景固然不是没有可行性,而在波卡上实现因为可以砍掉不相关组件,让特定产品的实现更简明(比如,针对多元资产池的信息跟踪设计)。同时一旦波卡平行链选择兼容 EVM,那么 ETH 的 DeFi 和 NFT 生态繁荣再现于波卡不仅没有阻碍,而且还会有新工具 Substrate 的加持,也就是说,Substrate 工具将把 DOT Parachain 重构成用户最关心的样子。,同理,对于 xDeFi 协议栈的 xHalfLife 而言,如果 gas 在下一波 DeFi 热潮中持续走高,对于 DeFi 体验肯定是有很大的负面效果,这些问题绝对不是类似于 vanity addresses、gas token 这些小技巧所能根除的,而必须是围绕核心功能在 Substrate 上面做减法,打个比方说,如果一把瑞士军刀中,一个刀刃磨损的特别快,正确的做法不应该是磨这把刀刃,而是把这把刀刃单独提出来再做一个更轻的产品。,2.2 缺少的拼图:更广泛的跨链兼容性,团队另一位长期参与 Cosmos IBC bounty 项目的兼职自由开发者认为,范式的转变可能是慢慢发生,而不是瞬间发生的。眼下最务实的工作是打通 polkadot 生态和 ETH1.0, Cosmos 生态和 ETH1.0,间接证实是了 ETH1.0 是个拥有重要 DeFi 协议,而协议之间又存在的互操作的重要的链。,对于已经在 ETH 上的 DeFi 应用 , rollup 的吸引力要远远大于跨链,实现跨链的主要动力还是来自于各个公链想要链接 ETH,吸引 DeFi 项目,也就是说现阶段,为了增加资产流动性,其他公链会以兼容 EVM 和开发者体验、兼容跨回 ETH 为第一优先,币安智能链的存在就是在币安 BEP 链产生后又出现的一个目的非常明确的产品。,这位开发者还表示,对于 Polkadot 生态而言,目前还需要跨链协议的完善,平行链的接入方法需要进一步明确,需要 Snowfork 的 Ethereum 跨链桥能正常工作,有可能还需要依赖 Grandpa 共识的 MMR 和 Ethereum 上的 BLS 实现,真正可用的跨链才能发生。对于 Cosmos 的 IBC 协议这边,主要依赖 Peggy 这个项目,近几个月也是进行了重新设计,预期都在瞄准明年年初开始测试。,汇总起来,上述证据显示了跨链还不是最近几个月能发生的事情,现有的 DeFi 项目大多都在等待「被跨」,或者说外部生态要主动向现有 ETH DeFi 示好,真正的跨链上线的一段时间后,有可能会出现原生的跨链杀手级产品,但到 2021 年第一季度想要获得明确的答案,就不是很现实了。,2.3 Layer2 和跨链:亦敌亦友?,最后,DOT 开发者 John 还补充了一点:现在有一个误区是大家会觉得只有以太坊需要 L2,像波卡这样的设计并不需要 L2。造成这种误解的原因,其实只不过是现在以太坊整体的发展更加成熟,所以有更多技术会选择先把平台建立在以太坊上。而波卡还在相对早期阶段,可以建设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而生态内团队的数量还远没有达到以太坊上团队的数量。实际上波卡的平行链有的性能和以太坊一样也是有瓶颈的,等波卡的生态更加壮大,等以太坊上这些 L2 的方案成熟后移植过去,能够更加强化波卡项目的竞争优势。,3. 为什么 xDeFiLabs 团队内部存在 ETH2.0 无法实现去中心化的观点,xDeFiLabs 的经济学家(同时也是 4 年的以太坊矿工和人工智能开发者) Turbulence( @t_turbulence) 虽然在技术上不熟悉 Polkadot/Substrate/Cosmos 的诸多细节,但他直接评价 ETH2.0 为伪命题。早在 2020 年 4 月他就在 Raspberry Pi 4 B/8G 的机器上搭建过树莓派的 Beacon Chain,仅就技术上而言,其运行体验当然远远超过同期的其他技术创新没有得到公网环境验证的不少公链,但他最在意的其实是服务不稳定带来的 Slashing (惩罚)机制,以及过气的 Staking (质押分红)机制。,谈到 Staking 机制,Turbulence 讨论到这个机制在 EOS 和 Atom 生态里没起到任何意义,是个旧故事。Staking 本身在股票市场中和拆股没有任何实质区别:增加了供给,独立于供应,根据资本持有比例而不是实际新增的贡献奖励凭空增发的新股本。所以脱离用利润回购股份,或者直接现金分红,搞连续拆股意义无限接近于 0。,股票市场的拆股是因为有最小单位限制,为了增加流动性,比如 TSLA 拆股从拆前 100 美元最多达到拆后 500 美元,按 1 拆 4 可以算翻了 20 倍。拆股如果没有业绩填权,如果 TSLA 不是今年疫情下仍然在上海工厂高强度出货,恐怕在股市里依然没人这么追捧。但对 DOT 1 拆 100 的逻辑,币本来没有最小单位,拆前 100-200 左右,拆后最高超过 10 刀,现价 8 刀,充分说明拆股 100 倍不意味着生态的 100 倍扩张。对于 15% 的通胀率,在需求不变的前提下,ETH2.0 的单价是势必承压的,也就只是一个数字游戏。,另外谈到 Slashing 机制,在 Turbulence 的观点里,好的区块链项目是主张奖励,而不主张惩罚,如果家里断网、断电、搬家(甚至战争发生)等意外事故带来 ETH2.0 节点的离线,那么绝大部分节点注定要主动选择被各种节点服务和大矿池等控制的运行方式,甚至连 Filecoin 的设计都要比他更加去中心化一些——毕竟 Filecoin 还需要大量分布式的场地,以及证明与存储的能源 / 带宽需求,而 ETH2.0 声称对能源的节省促使了最终这些节点依然是运行在 Amazon、Microsoft Azure 等极其中心化的云服务成本最低的那些区域里,想想一台 4 路 E7 服务器运行着 100 多个 ETH2.0 节点,一台机器挂掉就会发生 100 次 slash。,每年中心化的云机房都有大规模掉线断网的先例,ETH2.0 因为系统本身机制设计的缺陷让用户去拿自己的钱冒更加中心化的风险,这在 PoW 世界的设计里是离谱到令人无法想象的。ETH2.0 的最终结局更可能像 EOS 到 2020 年的状态,体系里面只剩下了权力争夺和贿选,没人再认真考虑生态的竞争性。鉴于 EOS 演化过程中马太效应日趋明显,EOS 在 2020 年几乎是最后一个对 DeFi 命题有所反应的公链,也就是说,它对真正重要的进化路线已经不在乎了,只关心和内卷有关的命题。,在 Turbulence 看来,现在还没有人能说服他以保证 ETH2.0 的成功路径 ,但因为 ETH1.0 的 PoW 代币是其唯一融资方式,因此回想起 ETH 是 2017 年 1C0 狂热中唯一融资方式一样,ETH2.0 的乌合之众效应依然是利好 ETH 1.0 (PoW 公链)的,因为单向桥的原因,ETH2.0 比 DeFi 锁仓、EIP-1559 提案要更加切实的让 ETH1.0 发生通缩,从而形成对其他以 ETH1.0 来融资的真正创新的 DeFi 项目形成利好。然而至少从 ETH2.0 启动 staking 以来,考虑到用户被 slash 的频次和概率,一众直接补贴打折或者承诺 slash 包赔的服务商恐怕只会陷入无尽的恶性竞争。,4. 假设 ETH2.0 大获成功,ETH1.0 和其他生态的状态,当然我们依然可以不偏颇的认为,Turbulence 的观点可能不成立,也就是 ETH 2.0 作为一条 PoS 的公链有可能最终大获成功,而 1.0 成为了最重要应用的分片,也就是承载资产管理与交易(套利当然也是其中的一部分) DEX 应用、借贷应用和以套利为核心的聚合器 / 机枪池的应用现在是高度耦合的,也很难预期到在 Layer2 不存在的前提下,DeFi 交易有什么可动态平衡、解耦合的机会,除非 DeFi 各个赛道的参与者几乎都是形成派系的,换句话说,除非 DEX-Oracle-Lending-套利机这条路径上的服务提供商全部都是互相签署了独家合作协议的,分片才能切实有效的进行加速。(如果这样派系割裂的情况真的发生了,恐怕你也不会认为以太坊仍然是那个去中心化、去信任化的以太坊了。),ETH1.0 上面现存的应用由于公网传播协议和十多年来矿工群体对 PoW 信任的存在,会因为以太坊高昂的单价、稀缺的打包资源,来让 ETH1.0 (PoW 公链)承载价值密度最高的金融应用:以合约来保证的原子交易,而挤出其他单纯的 token 转账 —— 当然,能提供转账的主链在 2020 年已经数不胜数了,所以 ETH2.0 大获成功也可能并不能真正的缓解 ETH1.0 面临的问题,除非某种 Layer2 技术路径大幅度缓解了 1.0 的燃眉之急,或者 DOT 与其他新体系彻底的蚕食了 ETH1.0 在可编程公链领域的份额。换句话说,ETH2.0 对于 ETH1.0 而言,只是“另一个新项目”罢了。,5. 结论,Layer2 扩容技术、波卡平行链体系、Cosmos 跨链技术和 ETH2.0 作为以太坊未来技术演进的重要潜在可能的备选答案,依然有很多「是什么」、「为什么」、「怎么做」需要去回答。,关于 XDEFI,XDEFI 是一个分布式金融(DeFi)协议栈,致力于许多最佳实践,包括但不限于:xDEX 作为优化的 AMM DEX 之一、xHalfLife 作为资金流协议、xSTA 作为从加密资产中铸造的稳定代币、xBadge 作为基于社会共识的激励方法,以及对秩序井然的市场必不可少的任何其他 DeFi 构建块。,更多 xDeFiLabs 官方动态,请关注,官网:
https://xdefi.com,项目白皮书,https://docs.xdefi.com/en/whitepaper,您可关注 Discord 官方频道,https://discord.gg/E5Y8 hpb,您可关注 Medium 官方频道,https://medium.com/@xdefilab,也欢迎在 Twitter 上关注 @xdefilab,跟踪最新动态,如果对项目代码感兴趣可访问:,https://github.com/xdefilab,Telegram 电报群:,中文
https://t.me/xdeficn,英文
https://t.me/xdefilab,欢迎添加 xDeFi 小助手微信 xdefilab。小助手可以随时为您提供有关 xDeFi 帮助,还可以邀请您进入 xDeFi 官方微信群,一起交流 xDeFi 项目最新进展!,来源链接:
XDeFiLabs,谈到 Staking 机制,Turbulence 讨论到这个机制在 EOS 和 Atom 生态里没起到任何意义,是个旧故事。Staking 本身在股票市场中和拆股没有任何实质区别:增加了供给,独立于供应,根据资本持有比例而不是实际新增的贡献奖励凭空增发的新股本。所以脱离用利润回购股份,或者直接现金分红,搞连续拆股意义无限接近于 0。,

xDeFiLabs 团队探讨以太坊 DeFi 技术架构演进

该文 2020 年 12 月首发于 xDeFiLabs 团队 Medium。

1. 以太坊 Layer2:来自团队资深科学家、DOT 社区开发者 John Wu 的观点

2019 年末,在 Vitalik 提出 zkrollup 概念不久以后,数个团队各自提出了 zkrollup 的实现原型。以解决三角套利为初心,数次迭代核心技术点的硅谷团队路印按此原型与 2020 年 3 月在自己的 loopring.io 去中心化订单簿类型交易所上成功运行了属于自己的 zkrollup 实现,不过直到 2020 年 7 月 DeFi 生态大爆发、9 月份 Uniswap 发币导致以太坊全网拥堵,gas 费逼近 1000Gwei 时,人们才日渐觉察到主链扩容不是一个 2025 年才需要考虑的问题。

路印只是在极早期嗅到了以太坊扩容必要性的诸多团队之一。Raiden Network 项目作为以太坊上的状态通道项目而言,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比特币闪电网络、HTLC 方案,这些故事早已不新鲜,在 2020 年斯坦福区块链大会上技术开发与资深密码学家还在就侧信道攻击展开激烈争论。

尽管 Loopring DEX 上线三个月后,其代币突然上涨接近 10 倍让其投资者获得了意外的惊喜,但 Loopring 团队绝对不是 rollup 方案的唯一提供者。ZK-Sync 和 Fuel Labs 分别提出了直接竞争的 zkrollup 方案,以及互有取舍的 Optimistic-rollup 方案。

Optimistic-rollup 最开始被称为「最小可行共识」(Minimal Viable Merged Consensus),后来改为 Optimistic-rollup。Optimistic-rollup 采用的是乐观思维,相信验证人不会作恶,默认数据正确,除非提交欺诈证明,以减少 zkrollup 冗长的信任初始化。

最近 ETH2.0 更新的路线图中,L2 在中短期被放在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位置。甚至有很多对 L2 比较看好或者对分片持怀疑态度的人觉得,如果 L2 在按照现在的势头良好发展,ETH2.0 最终的分片愿景可能就此被 Layer2 的地位取代。

实际上,当前的 L2 在交易扩容方面已经基本展现出了其强大的威力,但 L2 主要的突破口恐怕还是在任意逻辑(即智能合约)的实现上。对于侧链,主要是缺乏一个足够去中心化的桥。状态通道和 Optimistic Rollup 在 happy path 的时候很好,但在实际生产系统中则需要处理各种纠纷(举报)。而 ZkRollup 则需要工程技术的不断完善。实际上基于证明系统的解决方案(比如 ZkRollup)如果能解决其性能,支持系统的复杂度和开发友好的问题,由于不用处理各种纠纷,用户体验可以和 L1 相媲美。而当前 ZkRollup 技术正在往通用智能合约语言和编译器的方向发展,在这个路线上,MatterLabs 即 ZK-sync 团队正在前进是一个不错的例子。可以想象,如果其它基于举报的系统不能在近几年为市场普遍接受的话,那最终还是要让位于那些最终技术上发展成熟了的基于证明系统的方案。

2. 波卡平行链 /Cosmos 生态的竞争性:来自团队资深 Polkadot/Cosmos 开发者的观点

2.1 为什么开发者急切地关心跨链解决方案?

来自 xDeFiLabs 团队的 CTO Eric(@eri0xlei),作为深耕 EOS、ETH、DOT 等多条主链的开发者,认为 DOT 首先可以作为 ETH DeFi 与 NFT 生态的一个迁移方向。

在设计 XDEX 整体架构的时候,xDeFiLabs 团队就长尾 Altcoin 在以太坊区块链上形成稳健、操纵成本高的价格形成机制进行了长期而激烈的讨论,因为在 2020 年, ETH 的账户模型结构+智能合约实现在与闪电贷产品进行组合的时候,资产报价形成中产生了新的严重问题。在 ETH 上使用折中方案在简单场景固然不是没有可行性,而在波卡上实现因为可以砍掉不相关组件,让特定产品的实现更简明(比如,针对多元资产池的信息跟踪设计)。同时一旦波卡平行链选择兼容 EVM,那么 ETH 的 DeFi 和 NFT 生态繁荣再现于波卡不仅没有阻碍,而且还会有新工具 Substrate 的加持,也就是说,Substrate 工具将把 DOT Parachain 重构成用户最关心的样子。

同理,对于 xDeFi 协议栈的 xHalfLife 而言,如果 gas 在下一波 DeFi 热潮中持续走高,对于 DeFi 体验肯定是有很大的负面效果,这些问题绝对不是类似于 vanity addresses、gas token 这些小技巧所能根除的,而必须是围绕核心功能在 Substrate 上面做减法,打个比方说,如果一把瑞士军刀中,一个刀刃磨损的特别快,正确的做法不应该是磨这把刀刃,而是把这把刀刃单独提出来再做一个更轻的产品。

2.2 缺少的拼图:更广泛的跨链兼容性

团队另一位长期参与 Cosmos IBC bounty 项目的兼职自由开发者认为,范式的转变可能是慢慢发生,而不是瞬间发生的。眼下最务实的工作是打通 polkadot 生态和 ETH1.0, Cosmos 生态和 ETH1.0,间接证实是了 ETH1.0 是个拥有重要 DeFi 协议,而协议之间又存在的互操作的重要的链。

对于已经在 ETH 上的 DeFi 应用 , rollup 的吸引力要远远大于跨链,实现跨链的主要动力还是来自于各个公链想要链接 ETH,吸引 DeFi 项目,也就是说现阶段,为了增加资产流动性,其他公链会以兼容 EVM 和开发者体验、兼容跨回 ETH 为第一优先,币安智能链的存在就是在币安 BEP 链产生后又出现的一个目的非常明确的产品。

这位开发者还表示,对于 Polkadot 生态而言,目前还需要跨链协议的完善,平行链的接入方法需要进一步明确,需要 Snowfork 的 Ethereum 跨链桥能正常工作,有可能还需要依赖 Grandpa 共识的 MMR 和 Ethereum 上的 BLS 实现,真正可用的跨链才能发生。对于 Cosmos 的 IBC 协议这边,主要依赖 Peggy 这个项目,近几个月也是进行了重新设计,预期都在瞄准明年年初开始测试。

汇总起来,上述证据显示了跨链还不是最近几个月能发生的事情,现有的 DeFi 项目大多都在等待「被跨」,或者说外部生态要主动向现有 ETH DeFi 示好,真正的跨链上线的一段时间后,有可能会出现原生的跨链杀手级产品,但到 2021 年第一季度想要获得明确的答案,就不是很现实了。

2.3 Layer2 和跨链:亦敌亦友?

最后,DOT 开发者 John 还补充了一点:现在有一个误区是大家会觉得只有以太坊需要 L2,像波卡这样的设计并不需要 L2。造成这种误解的原因,其实只不过是现在以太坊整体的发展更加成熟,所以有更多技术会选择先把平台建立在以太坊上。而波卡还在相对早期阶段,可以建设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而生态内团队的数量还远没有达到以太坊上团队的数量。实际上波卡的平行链有的性能和以太坊一样也是有瓶颈的,等波卡的生态更加壮大,等以太坊上这些 L2 的方案成熟后移植过去,能够更加强化波卡项目的竞争优势。

3. 为什么 xDeFiLabs 团队内部存在 ETH2.0 无法实现去中心化的观点

xDeFiLabs 的经济学家(同时也是 4 年的以太坊矿工和人工智能开发者) Turbulence( @t_turbulence) 虽然在技术上不熟悉 Polkadot/Substrate/Cosmos 的诸多细节,但他直接评价 ETH2.0 为伪命题。早在 2020 年 4 月他就在 Raspberry Pi 4 B/8G 的机器上搭建过树莓派的 Beacon Chain,仅就技术上而言,其运行体验当然远远超过同期的其他技术创新没有得到公网环境验证的不少公链,但他最在意的其实是服务不稳定带来的 Slashing (惩罚)机制,以及过气的 Staking (质押分红)机制。

谈到 Staking 机制,Turbulence 讨论到这个机制在 EOS 和 Atom 生态里没起到任何意义,是个旧故事。Staking 本身在股票市场中和拆股没有任何实质区别:增加了供给,独立于供应,根据资本持有比例而不是实际新增的贡献奖励凭空增发的新股本。所以脱离用利润回购股份,或者直接现金分红,搞连续拆股意义无限接近于 0。

股票市场的拆股是因为有最小单位限制,为了增加流动性,比如 TSLA 拆股从拆前 100 美元最多达到拆后 500 美元,按 1 拆 4 可以算翻了 20 倍。拆股如果没有业绩填权,如果 TSLA 不是今年疫情下仍然在上海工厂高强度出货,恐怕在股市里依然没人这么追捧。但对 DOT 1 拆 100 的逻辑,币本来没有最小单位,拆前 100-200 左右,拆后最高超过 10 刀,现价 8 刀,充分说明拆股 100 倍不意味着生态的 100 倍扩张。对于 15% 的通胀率,在需求不变的前提下,ETH2.0 的单价是势必承压的,也就只是一个数字游戏。

另外谈到 Slashing 机制,在 Turbulence 的观点里,好的区块链项目是主张奖励,而不主张惩罚,如果家里断网、断电、搬家(甚至战争发生)等意外事故带来 ETH2.0 节点的离线,那么绝大部分节点注定要主动选择被各种节点服务和大矿池等控制的运行方式,甚至连 Filecoin 的设计都要比他更加去中心化一些——毕竟 Filecoin 还需要大量分布式的场地,以及证明与存储的能源 / 带宽需求,而 ETH2.0 声称对能源的节省促使了最终这些节点依然是运行在 Amazon、Microsoft Azure 等极其中心化的云服务成本最低的那些区域里,想想一台 4 路 E7 服务器运行着 100 多个 ETH2.0 节点,一台机器挂掉就会发生 100 次 slash。

每年中心化的云机房都有大规模掉线断网的先例,ETH2.0 因为系统本身机制设计的缺陷让用户去拿自己的钱冒更加中心化的风险,这在 PoW 世界的设计里是离谱到令人无法想象的。ETH2.0 的最终结局更可能像 EOS 到 2020 年的状态,体系里面只剩下了权力争夺和贿选,没人再认真考虑生态的竞争性。鉴于 EOS 演化过程中马太效应日趋明显,EOS 在 2020 年几乎是最后一个对 DeFi 命题有所反应的公链,也就是说,它对真正重要的进化路线已经不在乎了,只关心和内卷有关的命题。

在 Turbulence 看来,现在还没有人能说服他以保证 ETH2.0 的成功路径 ,但因为 ETH1.0 的 PoW 代币是其唯一融资方式,因此回想起 ETH 是 2017 年 1C0 狂热中唯一融资方式一样,ETH2.0 的乌合之众效应依然是利好 ETH 1.0 (PoW 公链)的,因为单向桥的原因,ETH2.0 比 DeFi 锁仓、EIP-1559 提案要更加切实的让 ETH1.0 发生通缩,从而形成对其他以 ETH1.0 来融资的真正创新的 DeFi 项目形成利好。然而至少从 ETH2.0 启动 staking 以来,考虑到用户被 slash 的频次和概率,一众直接补贴打折或者承诺 slash 包赔的服务商恐怕只会陷入无尽的恶性竞争。

4. 假设 ETH2.0 大获成功,ETH1.0 和其他生态的状态

当然我们依然可以不偏颇的认为,Turbulence 的观点可能不成立,也就是 ETH 2.0 作为一条 PoS 的公链有可能最终大获成功,而 1.0 成为了最重要应用的分片,也就是承载资产管理与交易(套利当然也是其中的一部分) DEX 应用、借贷应用和以套利为核心的聚合器 / 机枪池的应用现在是高度耦合的,也很难预期到在 Layer2 不存在的前提下,DeFi 交易有什么可动态平衡、解耦合的机会,除非 DeFi 各个赛道的参与者几乎都是形成派系的,换句话说,除非 DEX-Oracle-Lending-套利机这条路径上的服务提供商全部都是互相签署了独家合作协议的,分片才能切实有效的进行加速。(如果这样派系割裂的情况真的发生了,恐怕你也不会认为以太坊仍然是那个去中心化、去信任化的以太坊了。)

ETH1.0 上面现存的应用由于公网传播协议和十多年来矿工群体对 PoW 信任的存在,会因为以太坊高昂的单价、稀缺的打包资源,来让 ETH1.0 (PoW 公链)承载价值密度最高的金融应用:以合约来保证的原子交易,而挤出其他单纯的 token 转账 —— 当然,能提供转账的主链在 2020 年已经数不胜数了,所以 ETH2.0 大获成功也可能并不能真正的缓解 ETH1.0 面临的问题,除非某种 Layer2 技术路径大幅度缓解了 1.0 的燃眉之急,或者 DOT 与其他新体系彻底的蚕食了 ETH1.0 在可编程公链领域的份额。换句话说,ETH2.0 对于 ETH1.0 而言,只是“另一个新项目”罢了。

5. 结论

Layer2 扩容技术、波卡平行链体系、Cosmos 跨链技术和 ETH2.0 作为以太坊未来技术演进的重要潜在可能的备选答案,依然有很多「是什么」、「为什么」、「怎么做」需要去回答。

关于 XDEFI

XDEFI 是一个分布式金融(DeFi)协议栈,致力于许多最佳实践,包括但不限于:xDEX 作为优化的 AMM DEX 之一、xHalfLife 作为资金流协议、xSTA 作为从加密资产中铸造的稳定代币、xBadge 作为基于社会共识的激励方法,以及对秩序井然的市场必不可少的任何其他 DeFi 构建块。

更多 xDeFiLabs 官方动态

请关注

官网:https://xdefi.com

项目白皮书

https://docs.xdefi.com/en/whitepaper

您可关注 Discord 官方频道

https://discord.gg/E5Y8 hpb

您可关注 Medium 官方频道

https://medium.com/@xdefilab

也欢迎在 Twitter 上关注 @xdefilab,跟踪最新动态,如果对项目代码感兴趣可访问:

https://github.com/xdefilab

Telegram 电报群:

中文 https://t.me/xdeficn

英文 https://t.me/xdefilab

欢迎添加 xDeFi 小助手微信 xdefilab。小助手可以随时为您提供有关 xDeFi 帮助,还可以邀请您进入 xDeFi 官方微信群,一起交流 xDeFi 项目最新进展!

来源链接:XDeFiLabs

,股票市场的拆股是因为有最小单位限制,为了增加流动性,比如 TSLA 拆股从拆前 100 美元最多达到拆后 500 美元,按 1 拆 4 可以算翻了 20 倍。拆股如果没有业绩填权,如果 TSLA 不是今年疫情下仍然在上海工厂高强度出货,恐怕在股市里依然没人这么追捧。但对 DOT 1 拆 100 的逻辑,币本来没有最小单位,拆前 100-200 左右,拆后最高超过 10 刀,现价 8 刀,充分说明拆股 100 倍不意味着生态的 100 倍扩张。对于 15% 的通胀率,在需求不变的前提下,ETH2.0 的单价是势必承压的,也就只是一个数字游戏。,另外谈到 Slashing 机制,在 Turbulence 的观点里,好的区块链项目是主张奖励,而不主张惩罚,如果家里断网、断电、搬家(甚至战争发生)等意外事故带来 ETH2.0 节点的离线,那么绝大部分节点注定要主动选择被各种节点服务和大矿池等控制的运行方式,甚至连 Filecoin 的设计都要比他更加去中心化一些——毕竟 Filecoin 还需要大量分布式的场地,以及证明与存储的能源 / 带宽需求,而 ETH2.0 声称对能源的节省促使了最终这些节点依然是运行在 Amazon、Microsoft Azure 等极其中心化的云服务成本最低的那些区域里,想想一台 4 路 E7 服务器运行着 100 多个 ETH2.0 节点,一台机器挂掉就会发生 100 次 slash。,xDeFiLabs 团队探讨以太坊 DeFi 技术架构演进,该文 2020 年 12 月首发于 xDeFiLabs 团队 Medium。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ianchaguan.com/archives/34004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