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大义,当混为一:谈 Hash Vote & Market Vote

比特币应不应该分叉,要看造成分歧的原因是什么。,1、如果是目标不同,那就应该分叉,让市场选择谁是对的,在扩容之争中,一派(Bitcoin Core)认为比特币的目标是数字黄金,一派(Bitcoin Cash)认为比特币的目标是全球货币,目标分歧不可调和,所以自由分叉,竞争,让市场做选择是最好的结果。,有些不同目标的分叉,会占领不同的市场,形成不同的产品。但比特币的这次扩容分叉,很可能最后还是会统一,因为储值能力,并不能脱离日常使用而单独存在。,比特币要能储值,那就要求你卖出时有 “足够多的人” 愿意买入,但是 “足够多的人” 并不会凭空从天上掉下来,用户数、知名度、IP,这些在商业上都是极其昂贵的东西,创造这些昂贵的东西最好的方法,就是流量和高频使用。,什么东西才能高频使用?没错,就是——现金。现金并不只是指 “日常买咖啡”,而是指 “高频、高接触、高曝光使用”。,同样是 2100 万币的产品,用户会选择用日常使用的、熟悉的产品 A 做储值,还是几乎没有接触的产品 B 做储值呢?最典型的产品就是房产了,虽然一线大城市的房产更适合储值,但二三四五线城市的居民,几乎都还是买本地房产,异地买房少之又少——无他,唯熟尔。,2、如果是目标相同,只是达成目标的手段不同,那最好通过仲裁机制解决分歧,过度的自由分叉,会对产品造成损害,任何产品都讲究规模效应——BCH 社区分歧的两派,目标都是让 BCH 成为 50 亿人使用的世界货币——货币更是讲究规模效应。,过于频繁的分叉,还会严重损害 BCH 上的应用,例如使用交易的留言字段(OP_RETUEN)写微博的 memo,分裂后总不可能每一条链上都存一遍微博吧?但如果只存了 A 链,然后 A 链最后死掉了,怎么办?,所以,没有有效仲裁机制,防止不必要分裂的 BCH,只会导致应用的逃离——这也就意味着用户的减少,和 “高频使用” 的现金思想相抵触。,但是,仲裁机制要解决分歧,首先就要保证自己没有分歧,例如委员会投票,这种仲裁机制并不好,因为委员会自己就可能分裂,那什么才是有效的仲裁机制?,之前比特币并没有仲裁机制,在扩容之争中,开发团队 Core 的核心(有代码提交权)五人中,Gavin Andresen 和 Jeff Garzik 支持扩容,并被踢出 Core 团队,比特币也分裂成了 Bitcoin Core 和 Bitcoin Cash。,Bitcoin Core 依然没有仲裁机制,所以可以预期 Bitcoin Core 未来还会发生进一步的分裂,ETH 靠创始人 Vitalik Buterin,暂时回避了这个问题,代价则是损失去中心化的 PoV (Proof of Vitalik)。而 Bitcoin Cash 走在了所有币的前面,正在形成一套有效的仲裁机制。,这句话出自《汉书——傅常郑甘陈段传》,这是一句不大好翻译,甚至不大好解释的话,因为这句话涉及了一个顶层概念,我举一个例子来说明它。,中国有 5000 年的历史,其中超过 3600 年是有文字记载的信史,在漫长的历史演化中,形成了一条看起来不合理的皇位继承规则:,很多人第一眼看到这条规则,都会觉得不合理,贤能的皇子能把国家治理得更好,为什么不让他继承皇位,而是让年长的皇子继承皇位?,OK,你是皇帝,你要立贤,那么问题来了:哪个皇子最贤能?,哪个皇子是长子,这是人人无异议的客观事实。而哪个皇子最贤能,却是个争议性问题。,我说我德行最好,你说你行政最佳,他说他武功最强,还有个小屁孩说虽然我还没成就,但我比你们小时候聪明多了,我才是最贤能的。,那么,蛋疼的问题就来了,在皇位继承人不确定的情况下,最大的功绩莫过于从龙之功,你把郡县治理得再好,能比得过我助皇上登基的从龙之功吗?然后朝堂之上,最重要的就不是治理天下了,而是拉帮结派,争权夺利。重要的不是某条意见是不是对的,而是这条意见是谁提的。,等老皇帝去世后,就更热闹了,你凭什么继承皇位?我明明比你更贤能!呸,你个猪头也敢自称贤能?骂完就是帝国分裂、硝烟四起、兵戎相见。,所以,经过历史的淘汰后,帝国选择了立长不立贤。不够贤能怎么办?没关系,继承人确定后,上有最优秀的老师教导,下有全国选拔出的贤能群臣辅佐,虽然未必是最贤能,但也比最贤能的皇子差不到哪去——这是个次优解。,退一步到次优解的损失有限,而好处非常明显:长子是个确定性的决策流程,减少了各种鸡毛蒜皮争论导致的冲突和分裂。能拿到朝堂上争论的事情,大多数并没有特别大的差距,这么做可以,那么做也差不到哪去,这时候皇帝作为「一」来做决定,不管做的是什么决定,都比无法做决定导致的冲突和分裂好。,古代选皇子是这样,现代选总统也是这样,选川普为美国总统对吗?这不重要,重要的是,通过选举流程,产生一个确定性的结果,确定性结果出来后,所有人就服从这一结果,不服的四年后再选。而不是不服川普当总统,就要开始打美国内战。即使选川普是错的,川普当总统的损失,总比美国内战小。,这就是:天下大义,当混为一 (可以翻译为 decide by one rule),什么是比特币?比特币就是中本聪白皮书所设计的货币。,中本聪白皮书设计了什么?就像选总统的一人一票,中本聪也设计了一套规则:

POW (Proof of Work,工作量证明)和 1CPU 1 票(one-CPU-one-vote)。,1CPU 1 票从技术上精确定义,是 1 次哈希计算 1 票(one-Hash-one-vote),累计哈希计算量越多,链越长。代码里「最长链」的计算,不是计算块数,而是计算累计哈希难度。,算力投票(Hash vote)就是比特币的「一」。,PS:至于算力投票到底是 由信号投票(vote by signaling)还是 由孤立块投票(vote by orphaning block),我下一篇谈算力大战的文章,会给出一个精确的、无可辩驳的逻辑。,1、就像「立长不立贤」一样,算力投票能产生确定性的,无争议的结果,其它任何投票(尤其是社区人为投票)都会面临人选资格争议。哪怕持币投票也一样,大部分币都是沉睡状态,不参与投票,你们参与投票的这么一小撮币,凭什么代表所有持币人?,2、算力投票的算力是比特币底层系统的维护者,算力负责创建比特币区块,大部分对比特币系统的改进,都需要由算力实施,绕过算力的决议,难以执行。,3、算力投票(Hash vote)不是 矿工投票(Miner vote),任何人只要愿意付出代价,都可以获得算力投票的权力,例如,a、持币人:最好的例子就是我,众所周知,我在介入扩容之争前是持币人,只持有比特币,没有任何比特币算力。我为了保护我的比特币,才从 2016 年开始挖矿,并建立了 BTC.TOP 矿池。,天下大义,当混为一:谈 Hash Vote & Market Vote,你是持币人?你关心并希望影响比特币的发展?OK,那就像我一样,购买矿机、挖矿投票。,b、企业:类似持币人,实际上矿池列表里,基本上都是有其他业务的币圈企业,像 BTC.TOP 这样的纯矿池,反而是少数。,c、开发人员等意见领袖:并非所有矿工都有兴趣研究协议开发并投票——这对一些人是权力,但对另一些人却是负担——他们希望把投票权,委托给他们信任的人。你是开发者、意见领袖、你是做实事的人,我觉得你说得对,做得好,我信任你,我就按你的意见投票。,因此,算力投票的算力,并非权力阶级,而是类似于陪审团的角色,陪审团并不像议员一样有权力,陪审团是用来反映整个社会的意见。算力类似,也是用来反映整个社区的意见。社区各方通过各种方法,影响算力投票。,4、算力投票没有垄断、没有许可、没有世袭、任何人只要愿意付出真金白银,都可以买矿机加入算力投票。,5、算力投票有巨大的沉没成本,挖矿必须在矿场、电力设备、矿机上投入大量的沉没成本,让这些投入真金白银,利益相关的人投票,最可靠。,6、算力投票最终由矿池(pool)实施,,a、矿池是一个处于市场的企业,避免像开发者做出一些反市场规律的、不切实际的决定(例如认为一笔交易手续费 1000 元也没问题),b、矿池又是一个技术性企业,主要由程序员、网站和代码组成,有能力理解比特币开发协议问题,不会出现外行替内行做决定。,1、天下大义,当混为一,「一」做出的决定,不管是什么决定,都比无法决定导致的冲突和分裂好。,2、中国历史「立长不立贤」的传统,和美国总统选举,都说明了「确定性的决策流程」的好处:得到至少次优解,避免分裂内耗。,3、比特币就是中本聪白皮书所设计的货币,白皮书定义了 1CPU 1 票(one-CPU-one-vote),也就是算力投票。,4、算力投票不是矿工投票,而是类似陪审团,用来反映整个社区的意见。,这句话出自《汉书——傅常郑甘陈段传》,这是一句不大好翻译,甚至不大好解释的话,因为这句话涉及了一个顶层概念,我举一个例子来说明它。,中国有 5000 年的历史,其中超过 3600 年是有文字记载的信史,在漫长的历史演化中,形成了一条看起来不合理的皇位继承规则:,等老皇帝去世后,就更热闹了,你凭什么继承皇位?我明明比你更贤能!呸,你个猪头也敢自称贤能?骂完就是帝国分裂、硝烟四起、兵戎相见。

原创文章,作者:江卓尔,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ianchaguan.com/archives/3301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