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tGuild发行合伙人陈浩: 区块链狂欢就是一场真人游戏

转载 火星财经  2018-06-14 16:03  阅读 200 次

6月13日,由火星财经、海天会共同主办,DCC、CarBlock、IPC知产链、活动行联合主办的线下交流活动——火星财经中国行·上海站在上海创业公共实训基地召开。陈浩在会上发表了主题为“区块链狂欢就是一场真人游戏”的演讲。

演讲中,陈浩表示,过去机器的干预是有群体、周期、量级等限定,是有限度的,相反区块链是没有限度的。他认为整个区块链的狂欢其实是发生在技术和网络的时代下的一场真人游戏。

以下为陈浩演讲全文:

以前出现过很多游戏类型,单机游戏、网络游戏、手机游戏、网页游戏。前面那两个字作为修饰的关键词,都只是做起修饰作用,主要说明这个游戏是运营在什么平台上,什么环境下。

并不是一群人说我是做网页的,另外一群人说是做游戏的,然后两个行业合并在一起,就是网页游戏,而是对做游戏的来说,网页平台不错,所以做了一个在网页上运行的游戏。

手机也是一样的,不是有一群做手机的说我要做游戏,所以有了手机游戏,都是我们做游戏的,说手机平台很好,要做一个手机游戏,过来到手机平台。

等到区块链游戏就发生变化了,很多做区块链的人说我真的是做区块链的,而且要做区块链游戏,他们真的做了很多区块链的游戏,买卖国家、买卖动物园的游戏主要都是他们做的,当然后来也有一些游戏厂商跟风抄袭了。

这群人的特点是什么呢的?他们擅长就是玩资金盘。

然后还有一群人,比如我,是从传统游戏行业看过来的,看区块链游戏的时候会有一些基于自己的经验或者价值观,产生不一样的看法。

刚才布比的大神讲了关于激励体系的问题,其实对做游戏行业的人来说,那是我们15年来天天研究的东西,天天研究你怎么跑来跑去做各种的任务,研究怎么从你的口袋掏钱到我的游戏里面来,而且还合法,被人骂最多也说你坑坑孩子,只要在成年人口袋里掏钱,国家也是鼓励的。这是我们行业里比较特殊的一点,导致我们现在对区块链有些不一样的看法。

在我看来,整个区块链的狂欢其实是发生在技术和网络的时代下产生的一场真人游戏。我写这个PPT的时候是两三个星期之前,这个标题是差不多一个月之前起的。很巧这两周候玉红搞了一个社区,他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例子。玉红干了一件什么事呢?他以现实世界为前提,以微信群为系统工具,用游戏的手段,用任意一个游戏策划都会用的手段进行一个组织,结果真的动员起来了。

还有像EOS,大家去竞选,每一个超级界面都在发出各种各样的声音,有各种各样的观点,并且为了去争夺这些选票和选民做了很多的努力。但如果大家有玩过帮会战、国家战争,那些游戏可能全球的人在一起打起来了,很重要的一点是那帮人在游戏里面花的钱不比EOS花的少。

所以,把现实世界里面的利益拿到虚拟世界里面,再把虚拟世界的利益重新分配给现实世界中的人,这样的一个价值对流在网络时代每天都在发生。最早的比特币几百块钱后来卖了八千、十万,在游戏人看来,买你一把屠龙刀10万也没说什么,而且都认了。如果把比特币换成屠龙刀就会很容易接受这个事情,因为十几年前就有人干这个事情。

技术的进步导致了一些人类社会的变革问题。我的观点比较极端,我们还是那个自以为的拥有自由意志,在这个现实世界中自由穿梭,能够掌握自己的物种吗?大家真的认为自己在每天的生活中拥有自由意志,自己在支配自己的行为吗?我觉得外卖小哥不是这样想的,他只想赚钱这件事,然后一个系统一个AI告诉他去哪儿、走什么样的路径到达。

以前的互联网也对现实世界产生影响,但以LBS为代表的一系列移动互联网杀手级应用,已经使我们形成把手机作为自己的一个器官来延展自己感知世界的边界、获取信息的渠道,比眼睛还强大,能知道随时随地发生的事情。地铁、公交也好,任何一个饭店也好,在任何的场景下,你去观察一个人用眼睛看真实世界的时间和一个人用眼睛看虚拟世界的时间,不夸张地说,差不多持平。

除了产生实际的利益,也产生了一些奇怪的行为。Pokene GO是宠物小精灵的游戏,在中国没有上,怕大家都在街上乱跑影响不好。但是在海外很火,大家会为了去抓一个小怪物到处跑,我家门口有一条河就可能跑过去抓一条鱼王,背后有座山可能抓一个什么东西。这个游戏其实是没有任何现实利益的,也是一个算法,它只是基于地图,基于你附近有什么地形随机算你附近可能有什么东西,然后就驱动了很多人跑来跑去。

《阴阳师》之前很火,2016年9月开始发布,IOS和安卓都是第一名,直到被《王者荣耀》超越。当时有一个传说:官方去什么地方办漫展,在那儿抽到SSR的概率非常高,本来很多人不那么喜欢参加漫展,我也不想去,但是为了抽SSR就去,但也不进去,就是在外面聚集着抽卡。

在区块链时代之前,包括移动互联网,虚拟世界的意志引导人们在现实世界中作出的行为有三个限定。第一个是群体的限定,比如你不玩游戏,对这个事情不感兴趣;第二个是周期限定,我一直有规定、有系统性地规定某种行为付出什么代价,比如说外卖小哥就是为了赚这一单钱跑了3分钟到一个小时,但是不会想我当个矿工能当八年。第三个是量级限定,不用说了,每天按时登录。

这个图把三个限定全部干掉,群体出现没有限定,大妈也不知道区块链是干嘛的,反正是被利益驱动过来的。行动,跑了三四千公里去参加一个会,真说能在那个会上赚到什么钱吗?也赚不到什么钱。周期的话,我刚才说区块链诞生到现在,年纪最大的矿工或者坚持最久的矿工可能已经挖了八年了,一直在做这件事,非常地坚持。

头号玩家已经降临。很多人说头号玩家或者虚拟现实的时候,可能认为虚拟现实是指游戏行业的人或者美术电影相关行业的人,通过技术升级让虚拟的世界变得越来越像现实,然后让我们现实中的自由意志去到更美好、更炫丽的世界,体验你在现实世界体验不到的人生。区块链诞生之后出现了一个很好玩的事情:有可能虚拟现实是反过来的,不一定是说你的自由意志去了虚拟世界,AI不是唯一的虚拟途径。还有一种可能性是虚拟照进现实,人们开始按照程序、机械意志,在现实世界中工作、生活、纷争、产生各种各样的合作。

超级节点之间也是相互竞争的,谁去引导他们竞争呢?EOS那一帮开发者吗?我觉得EOS启动那一刻起就不是他们了,他们也不能支配这些东西。

所以天网已经上线了,天网不一定要等到拥有人工智能。他为了自己的利益开始不断地吸引现实中的人去投入资源,维护他这个逻辑和系统的运作的那一刻,天网就上线了。所以,区块链是天网的第一步。

当然VR/AR这个东西也很酷,所以我认为未来可能出现什么呢?不是单方面的虚拟现实,或者现实被虚拟支配,是交错而过的融合。

未来的世界可能是这样子的:你作为一个拥有自由意志的人类,在虚拟世界的生活可能会比现实世界中的好,因为现实世界永远是沉闷、枯燥的,至少没那么高的自由度。但在VR/AR的世界里,如果拟真程度足够高,体感能够解决这些问题的话,自由意志在虚拟世界可能是感觉更高的享受感。

我不认为区块链的Token价值是驱动别人在晚上教英语,我更认为是跑在一个虚拟世界里面享受生活。因为不可能说这个世界的发展就是为了更好的压榨人的潜力,从8小时工作制然后到16个小时工作制,资本主义发展到某个阶段大家就开始抗争,要共产主义了,当时的共产主义运动为劳工争来的8小时工作制很不容易了,不可能技术越发展,人们越辛苦。

刚说到自由意志的问题,其实我们在现实世界中的身份、地位可能都不是我们自以为的自由意志支配的。可能作为一个个体来说,大家会说我就是为了赚钱,不为赚钱就不会去当矿工。当然,每个个体都有自己的理由,都会认为自己有独立的驱动力。

但举一个例子,大家买房吗?大家会觉得自己买房也是自由意志的事情吗?不是,是国家超越你的紫玉意志在支配、引导大家赶紧买房、买车,先上车觉得自己赚了,后上车觉得不行了。只有一小部分意志特别顽固的人说算了,我就是不买,但是我觉得这部分人很少,大部分人都在超人意志下被支配了,做你以为自己作出的独立意志的决策。

看更远一点的未来,现实世界的AI在不断发展,人工智能的领域不断地蔓延,人类在智力领域正在大踏步地后退,退让给机械,退让给电能。

历史上后退过很多次,人力退让给畜能,后来机械,再后来电力,然后电能发展起来拥有计算能力,所以人类的逻辑和智力在退步,让位于人工智能。

现在网络时代发展了30年,区块链来了,人类在构建信任,人类治理或者是协作方面的地位也会被机器取代。

这是好事,因为过去一次人力的退步,机器或者是其他工具能力的进步都是我们人类社会生产力极大发展的一个契机,这个没有任何关系。但是同步的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未来的人很有可能不再拥有那么多可以赖以生存的技能。一些基础会计已经没有什么用了,无人驾驶也在不断地发展,科大讯飞的医生智能已经可以在执医考试中考到很多的分数。随便展望一下,可能未来十几年之后,至少一半的人口的智力水平、他们的生长环境、工作环境都没有任何的机会让他们在社会上获得一份有价值、满意的工作。

技术的进步不一定带来非常美好的未来,反而有可能产生无用阶层,前几年出了一本很火的书《折叠北京》,假如十几年后就进入了那样的时代,我们能做的什么?

最近5年随着社会阶层跨越难度的提升,蓝领人群的犯罪率也在上升,不患寡而患不均,现实世界的技术越发展,财富重新分配到他们手上的方案就越少,因为人工智能不断降低大家的议价能力。

我觉得让大家去虚拟世界上活着是一个可行的解决方案,在那里人们照样可以获得幸福感,照样可以获得人生成就。现在很多主播、电竞选手开始基于虚拟世界获得自己的利益,但是他们还建立在非常脆弱或者没有任何法理和伦理基础下的运行环境中。

我在《王者荣耀》里面即便拥有1千万或者一亿的钻石,但只要有人愿意,这个东西随时会贬值很多很多倍。

我认为区块链在这个环节有一个特别大的意义,它可以为虚拟世界里面的财产权赋予法理和伦理上的基础,因为那一刻不会有任何一个人或者个体的随机意志可以摧毁我们在虚拟世界中经营的一切生产关系和一切的财产权。

考虑到未来很有可能一半的人口,因为在现实AI环境下,他们没有能力去获得更好的现实世界中的生活,所以不得不活在虚拟世界中,如果我们不在这个时间点上去认为从法理或者技术手段上能够彻底解决虚拟世界存在的法理依据,那我觉得未来这群人的安置和生活就可能会是一个问题,这是我作为游戏开发者,给自己赋予了所谓的崇高使命可能只是一种自我说服的说法,但是我认为它是有非常大的价值。

未来很有可能出现这种情况,你是一个现实世界中特别成功的人,智力特别高、人工智能没办法短时间取代你的工作,在现实世界中获得大的利益。但是不代表现实世界可以过得更好,现实世界很沉闷、很无聊,你有可能真的想玩个游戏,但再也没有一个游戏运营商跳出来说,充值19999立刻成为VIP8享有各种特权哦。

那个时代游戏开发商是不断维护这个世界运作造物主,生而不有,利万物而不争。

有无数的玩家在里面产出那个世界中所需要的资源。

当你想在游戏里面花两个小时体会到一个成功的将军的体验的时候,你只能去寻找一群游戏中的雇佣兵说,现实中给你多少钱,帮我去打一下这个城,体验感很好,不是吗?

生活其实很多时候是需要娱乐的。我觉得区块链一定不能丢开游戏,否则就没有办法合理解释。为什么一个技术不是让人变得更幸福?而是让人每天额外工作时间更多?这个事情太可怕了。

我的演讲就到这里,谢谢大家!

本文地址:http://www.lianchaguan.com/archives/2302
温馨提示: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链茶馆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版权声明:本文为转载文章,来源于 火星财经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