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伟星VS李笑来:暴露区块链投资内幕

转载 许珂  2018-06-14 15:54  阅读 185 次

6月9日,陈伟星发朋友圈,连续追问EOS透明度等问题,李笑来称其为诽谤,并已移交律师处理。那么陈伟星追究的都是什么问题呢?他为什么选择在这个时候爆出“猛料”?李笑来如何一一回应?他们有哪些历史矛盾?金色财经带你一条条梳理。

6月9日陈伟星朋友圈发文:

通常情况下投资者对于投资对象的财务情况和开发运营情况都是要求透明开放与负责任的。为啥我希望和大家一起搞清楚大家的投资对象的问题:不透明、不负责、过度圈钱、设计扭曲,你们却反而攻击我?用伪区块链概念“操作系统”、“链的爸爸”、可操控的Dpos中心化问题、脆弱安全性、各种自媒体喊单操控市场为啥不能质疑?Block.one募集了中国人几十亿美元却彻底撇清责任的“协议声明”,为啥不能质疑?第一个为EOS喊单的“比特币首富”还欠着别人3万个比特币你们知道吗?“伪首富”发十几个项目,募集EOS放进自己的口袋,喊单起来再套现给自己,你们管过吗?“伪首富”把募集的比特币打进了Just-dice赌场洗钱或者输掉,你们管过吗?在各种社交平台喊概念销售代币的某猫明知BM的贪婪又神叨叨的喊单你们知道吗?所有的公共财富都应该被监督和合理使用,这难道不应该是大家的共识!??

李笑来回应:

全篇虚假信息,无凭无据,信口雌黄,诽谤。

现在来逐条分析陈伟星针对的“事实”是什么,以及对此两人做出的进一步争论。

第一条,大家的投资对象不透明、不负责、过度圈钱、设计扭曲。这一条没有指明投资对象是哪一种资产,但是结合下文可以理解所指为EOS。

EOS的募资状况究竟如何呢?2017年6月26日,EOS项目启动全球融资,融资时间长达一年,将总发行量90%的Token分348期发放出去。今年6月2日结束融资,EOS融到了超过700万个以太币,以当时的以太币价估算,规模达到42亿美元。这一资金规模,如果放在科技企业IPO榜中,仅次于阿里巴巴和Facebook,排在第三位,但EOS主网至今仍未上线。EOS的发行公司叫Block.One,李笑来占股5%,公司CTO是Daniel Larimer,即BM。EOS官方透露,上线后项目团队不会负责EOS的开发和维护工作,而是交给社区治理。

拥有如此大融资规模的EOS母公司Block.One拿着巨额融资成立了若干基金,Block.One的CEO Brendan Blumer说,会拿出10亿美元建设EOS生态。今年一月,Block.One出资5000万美元和TomorrowBC联合组建了一个基金,专门投资基于EOS平台的项目开发,TomorrowBC的创始人是前谷歌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施密特 Eric Schmidt;一月底,Block.One联手华尔街传奇基金经理Novogratz推出3.25亿美元的EOS基金,专注投资EOS生态系统;三月,EOS联合德国FinLab AG斥资1亿美元创立基金,专注投资EOS生态体系;四月,EOS斥资2亿联合了两位华裔基金管理人……每一次都是大手笔,然而这些基金的投资动作尚不明朗,让我们在EOS主网上线之后拭目以待。

第二条,(EOS)用伪区块链概念“操作系统”、“链的爸爸”、可操控的Dpos中心化问题、脆弱安全性、各种自媒体喊单操控市场。对于这一点,可以理解为陈伟星主要针对的是EOS的中心化,以及它所带来的安全隐患。

根据EOS的系统设计,EOS项目团队不会参与主网上线及后续开发,因此上线后的开发、维护、基础设施建设和孵化资金都需要21个超级节点负责,作为回报,每个超级节点每年可以得到EOS总存量的1%作为回报。众所周知,在区块链不可能三角中,高效低能耗、多中心化和安全性难以兼顾。目前EOS以21个超级节点主持运营的方式,集中算力,提高区块链网络的稳定性和效率,据称最高可使交易速度达到百万级TPS。

目前EOS超级节点竞选已拉开帷幕,在最后一期发布的候选节点报告中,全球177个参选节点中,中国有57个,其中和李笑来直接或间接相关的节点包括,他投资的EOS引力区和欧链、同为硬币资本合伙人的EOS老猫节点以及硬币资本,这四个节点在报告评分中分别得分为EOS引力区8分,欧链8分,EOS老猫8分,硬币资本1分。评分有8个维度,分别是Public Presence (社交媒体账号),ID on SteemIt(在SteemIt上的信息披露),Tech Plans (技术方案),Scaling (硬件扩展计划),Community (社区受益计划),在Telegram+testnet(在两个平台上的节点名称),BP Roadmap(节点路线图)和Position on Dividends(分红立场)。

这些维度评价的目的是维持超级节点和社区成员之间的信息对称性,以期加强社区对于超级节点的监督力度,增加曝光渠道,一定程度上削弱Dpos的过度的中心化情况。超级节点选出后,如果未能及时履行任务,将会被除名且被新选出的节点替代。BM也在社区表示如果任何节点或个人对投票结果施加大的影响,或使用贿选手段,将可能采取硬分叉来使选择失效。

第三条,Block.one募集了中国人几十亿美元却发布彻底撇清责任的“协议声明”。陈伟星这一条主要针对的是Dawn 3.0 Alpha公告中Block.One的免责声明有洗脱责任的嫌疑。

根据eosio发布在Steemit的Dawn 3.0 Alpha公告内容来看,Block.One声明有如下几点:1、block.one是一家软件公司,发布的EOS.IO是一个免费的开源软件。2、Block.One不会启动基于EOS.Io的公链,这些是社区和区块链开发者的唯一责任,且Block.One无法保证任何人将提供这类服务。3、除了历史事实,任何关于Block.One的战略、计划、前景和目标的陈述都属于前瞻性陈述,基于风险和不确定性,这些是不可依赖的。

任何公司都会发布免责声明,特别是在和投资相关的领域,企业都会发表用户风险自担的声明,这是一种自我保护,也是应对不确定性的一种手段。在崇尚分布式组织自治的区块链社区中,没有人能真正担保开发任务能够得到按时履行。Block.One筹集了大量资金,并组建了若干个巨额基金用以激励基于EOS.IO的软件开发和生态建设,虽然目前投资成效未知,且撒钱大手大脚引起很大争议,但因此说Block.One彻底撇清了责任,是不恰当的。

对此陈伟星在6月13日补充:

我质疑block.one的声明私占40亿美元募集资金并不对任何事情负责,是希望在不点名的情况下能推动国内币圈大佬对于公共资金合理使用的共识,结果变成了李笑来一伙组织EOS人员对我个人进行攻击,所以我只好点名。

李笑来6月14日回应道:“不是事实,没有证据”,接下来的反驳很有意思:

一直以来,是你陈伟星在无底线地攻击李笑来好不好?我真的很忙,刚刚投资了一个硬件公司,大家天天忙着讨论如何做出一个地球上最大的人工智能算力云;又投资了一个团队准备做共享链,大家开脑洞,集思广益,最终得到结论,共享的核心是人,而不是人去共享的汽车、自行车、房子、充电宝…… 于是还要改团队结构…… 很多 EOS 持有者跑去微博留言骂陈伟星。可实话实说,这是陈伟星自己找骂。EOS 的历史,作为新入圈的陈伟星,当然不可能完全理解。不说这个,说最容易理解的事实:现阶段,EOS 再空气,也不能比光说不练的打车链更空气吧?EOS 再空气,也不能比陈伟星站台,玉红搞的 XMX  更空气吧?XMX 大面积抄袭 EOS 代码,竟然还和陈伟星同仇敌忾地说 EOS 是传销,是空气,也是奇葩……

李笑来着重辩驳了对他“个人攻击”攻击的部分,却对Block.One的资金管理问题以及免责声明的部分只字不提,是否中间有不想透露的信息,值得进一步追究。

第四条,第一个为EOS喊单的“比特币首富”还欠着别人3万个比特币。这一条针对的是李笑来,他几年前筹资成立投资基金,约定期满后却单方面宣布延迟一年兑付。也是这一条,成为整个朋友圈文字的引爆点,也就是各媒体转发时所说的“爆猛料”。

这支李笑来的基金名为BitFund,成立于2013年,当时募集了2000万人民币用于投资比特币项目,以当时的币价来看,能买入3万枚比特币,许多币圈人士都参与了认购。这也是陈伟星微博中所说欠3万枚比特币的来源。2017年,到了约定的时间“单方面宣布延期1年兑付”,据据巴比特用户火商称:筹了一万个币,当时币价500,最后基金清盘,投的项目成功率为零,还给出资人的是人民币,当时币价5000。而李笑来由此集聚了大量的财富。

1fW2sdpqBZKxX75twsJxunAg4XrWjWscko6PS1Ie.jpeg

根据创业邦查询的bitfund投资的部分案例

对此陈伟星在6月13日补充:“李笑来在2013年6月开始到9月,募集了30000个比特币,并口头承诺其能按比特币保底;去年9月到期,被其要求延后一年还;接下来9月份就是到期还款时间;这是行业老人众所周知的事情,我没有说谎”。

对此李笑来在6月14日《关于陈伟星一些言论的回应》一文中回应道:

再一次,这不是事实。当时是“等价于约 2000 万人民币”的私募基金。并且,我从未承诺过按比特币保底 —— 我的原话是“希望能跑赢比特币”。至于到去年 9 月份到期,这是打马虎眼,本来就是“4+1”,所以,本来就是今年九月份到期。哦,对了,按照目前的业绩来看,在 wrote off 很多项目之后,竟然好像还真的跑赢比特币了呢—— 不好意思。

第五条,“伪首富”把募集的比特币打进了Just-dice赌场洗钱或者输掉。这是陈伟星6.9朋友圈的第二条猛料,即李笑来涉赌。需要厘清的是,李笑来是否曾经在Just-dice赌钱,以及是否挪用了筹集来的比特币。

根据李笑来本人回应:

2013 年下半年的时候,我确实投资过 just-dice,并且还是最早一个投资它超过 2500 个比特币的投资者。因为那是当时可以找得到的唯一可以用比特币投资并且确实很可能获得比特币收益的项目,很多币圈老人都投资过 just-dice。关于这一点,我从未刻意隐藏过,我甚至在某个群里专门分享过投资 just-dice 的逻辑。

根据金色财经记者了解到,他确实推荐过币圈人去Just-dice的博彩网站投资当庄家,所谓当庄家就是只负责撮合下注,而不直接参与对赌活动;或者将资金投入网站庄家资金池和玩家对赌,拥有对玩家的胜率优势,并能据此赚取利润;或者根据玩家输赢差价而抽水赚钱。虽然博彩网站在内地不属于合法的经营范畴,但投资博彩网站庄家的玩法的确如此,而且风险较低,利润丰厚。如果李笑来投资Just-dice情况属实,他没有理由舍弃低风险高收益的庄家玩法,而去参与玩家赌博。对此金色财经记者已向李笑来本人求证,暂时还未得到回应。


经此梳理下来,我们能发现在区块链募资阶段的确是有许多需要多方监督之处,无论是李笑来、陈伟星还是哪个大佬,都应该洁身自好,保护区块链行业初生的脆弱环境。

而陈伟星所爆出的基本上都是币圈多少耳闻过的旧闻,稍加改写和包装再集结发布,为何要选择在EOS上线之前搞个大新闻呢?可以再看看,他在爆料和补充言论中掺杂的观点:“创业就是要坚守一些底线,在币圈混,至少有两样东西得搞明白清楚:投资名人站台的真实性和私募资金使用的合理性”、“我的诉求是明确的,就是希望这个行业大佬们能形成“不贪污”的共识”、“所有的公共财富都应该被监督和合理使用”,总结起来,就是区块链项目的募资、交易和资金流向应当公开透明,不可以让募资人中饱私囊。这本没有问题,为了区块链行业的健康发展,是应该是所有从业者的共识。但陈伟星先据此占领了道德制高点,则需要考察一下背后的用意。

在陈伟星的第一篇朋友圈爆料后一天,6月10日,陈伟星在社交媒体发布信息称“外人不知道,一个好好的区块链技术与行业,被搞得乌烟瘴气的到处是屎,劣币驱除良币,想理想主义点,想搞个自律透明计划却被当傻子。那就边打边来,很多年没搞事了,从来没怕过!”配图为他牵头发布的“透明计划”。

据了解,该计划的操作方法是“向全网征集所有跟‘透明计划’不符的任何线索,我们也希望让更多愿意透明的优质项目、区块链参与者,让他们受到更好的关注和鼓励”。这一计划,应该说出发点是好的,但操作不当可能会变成一个单方控制的“透明度”红黑榜单,那么对区块链健康发展到底有多大的促进作用,这中间到底又有多“透明”呢,也许该打个问号。

而且这操作方法,实在是让人不得不想起前段时间360夸张地爆出EOS“史诗级漏洞”给自己的区块链安全方案做推广的套路了。

本文地址:http://www.lianchaguan.com/archives/2295
温馨提示: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链茶馆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版权声明:本文为转载文章,来源于 许珂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