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C 大会精彩回顾 | 对话 GXChain:用 DeFi 来重构公链经济模型

8 月 14 日揭幕的开放金融大会 Open Finance ConferenceOFC)第一季继续火热进行,本周三(8 月 26 日)公信宝 CEO 黄敏强受邀参会并进行了题为「GXChain2.0:用 DeFi 来重构公链经济模型」的主题对话。,OFC 大会由链闻联合加密生态资源整合者 Winkrypto、中文加密社区币乎、开放金融应用平台智能钱包 MYKEY、原生区块链投资者 D1 Ventures 共同发起。,OFC 大会精彩回顾 | 对话 GXChain:用 DeFi 来重构公链经济模型,内容实录:,主持人梓岑:大家好,我是梓岑,今天的直播活动我们邀请到了公信宝创始人黄敏强黄总。,其实前一段时间我也针对 DeFi 赛道发表了一些自己的看法,也写了一些相关文章,然后因为我个人或者是性格关系,也可能措辞的关系,其实争议还是蛮大的,受到的批评比较多。最近我个人其实也在闭关,在思考更多的东西。今天只是作为主持人的身份参与今天的直播,因为黄敏强黄总是在行业里面非常老资格的从业者,我觉得今天把舞台交给他,让他做输出,这里我们欢迎一下黄敏强黄总,请您做一下自我介绍。,黄敏强:好的,谢谢梓岑。Hello 大家好,谢谢链闻组织的活动,谢谢梓岑来做这场直播的主持人。,我是公信宝的创始人黄敏强,这是我今年第一次在线上做这样的一个直播,虽然去年也尝试过这样的互动,但这是今年第一次,感觉还是挺激动的。接下来我很开心能用 30 分钟时间,跟大家分享我们现在做的一些事情,以及跟主持人进行互动,聊一聊我们今天带来的主题《用 DeFi 来重构公链的经济模型》。今天应该会有一些火花、一些观点会抛出来,当然我们的观点不一定完全是对的,但我觉得这是行业是需要去尝试的一些事情。,梓岑:好,我就接过来了。因为今天直播时间只有 30 分钟,其实时间还是很紧的,所以我就废话不多说,直接抛问题了。我之前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关于智能合约安全方面的问题,或者说商业模式的问题。我有抛过一个很非常尖锐的观点就是说,DeFi 首先需要证明自己不是一剂毒药,不是公链的毒药。我现在把这个问题抛给黄总,你觉得 DeFi 对公链的意义到底何在?它到底是不是公链的解药?它到底是革命?还是骗局?,黄敏强:这是一个很尖锐的问题,的确像这样的问题我觉得目前很少能够完全给出一个确定性的答案。因为确实这行业处于早期。,我也看过你在币乎上面发的这篇文章,写的挺好的,观看人数包括回复都挺多的。其实核心的问题讲的还是 DeFi 能够帮助公链锁定流动性,但是还是考虑到一些安全的问题、攻击的问题,包括去中心化和中心化对比是不是更安全,核心逻辑是讲这一点。但是现在的问题是 DeFi 对公链的意义到底有多大?,我觉得应该从这几个方面去回答这样的问题。,首先 DeFi 目前对公链或者智能合约型的公链来说,它的应用逻辑是讲得通的。之前我们行业经常开玩笑说区块链和数字货币最大的应用就是炒币和办会对吧?所以这就是过去的一个笑话,到现在再来看智能合约与区块链结合,它们通过 DeFi 就能够把整个闭环给讲通了。你看我们现在 DeFi 上面的一些应用,基本上都是一些金融性的应用。区块链现在 80% 的成分还是金融,但是刚好 DeFi 的应用几乎都是金融有关,比如说像央行是用来铸币的,像稳定币、保险、银行、券商、交易所、典当行这些角色都在链上通过合约,通过资金用户,通过完美的合约逻辑形成闭环,而不需要跟线下去对接直接就能够运行起来,所以我觉得它是把整个线下的金融都搬到上面来了。比如说你在传统的银行和保险公司做储蓄做理财,买理财保险或财产保险,券商做去发行,然后交易所做交易,典当行做质押贷款,这些在 DeFi 都能做到,所以我觉得现在至少它的应用逻辑是讲得通的,至少它做了一个基础。但到底是骗局还是革命,现在我觉得还要去观察,但是至少它做了一个基础。,然后还有一个,我觉得 DeFi 它的大部分用户还是从欧美开始的,从欧美传到东亚传向中国,到上海等等一些地方再扩散开来,然后再到东南亚地区。打个比方,就好像现在欧美如果有 1000 个人在玩的话,国内大概就 100 个人在玩,韩国可能有 10 个人在玩,但东南亚可能只有 1 个人在玩。目前用户的演变,就是从西半球开始向东半球这样的一个蔓延,也就是说亚洲这边的开发者、项目方、用户都需要做好准备,这可能是 10 倍、20 倍、100 倍的用户数量或者是规模的上升空间。,另外一个就是你如果要去承接这样的市场,或者说承接这样的发展趋势的话,那么我觉得从公链本身来说,要去做一些改变,国内的公链也好,或者说东南亚的公链也好,都要去做一些改变。DeFi 的核心思想是可以去引导公链的经济模型调整的,等会我会展开去讲如何去重构公链经济模型。但是 DeFi 并不是公链唯一的应用形态,DeFi 有一些好的东西,比如说 Staking、质押、合成,这些是可以引入到公链经济模型的改造的。但 DeFi 它并不是唯一的应用形态,比如说像 NFT 就是非投资代币做的一些艺术品,做的一些具有唯一创造性的像盲盒这样的东西,它其实就不一定是 DeFi,它可能是一种去中心化的电商,或者说是下一个应用的形态,以后可能还会有去中心化社交、去中心化娱乐等等这些东西。,所以因为过去的公链经济模型的架构比较落后,而且以前的技术的架构也只是为了用来转账、为了钱包管理、为了用来支付,那么经济模型也只是为了链下,并不是为链上而设计的,并不是让用户在链上用。为链下使用的设计上可能是为了释放流动性,为了募资,为了上交易所,为了上币安、火币交易,是为了这样目的去设计的,为了让用户去用链下的功能来设计的。所以这个是我觉得需要去变革的一个点,也是我们为什么要推出 GXChain2.0,用 DeFi 重构公链经济模型的一个很重要的点。,还有在这么一个趋势之下,现在我们也看到了,现在主战场还是在以太坊,以太坊的产品手续费非常贵,现在平均手续费在 7.5 美金,已经远远超过我们现实的互联网金融上面的成本。这样的一个现状一定会被改变,我认为以后用户去体验这种交易,或者转账交易,或者说去做一些计算,它应该是基于趋于免费或者说几乎免费的这样一种零摩擦的状态,所以如果要去做免费交易或免费计算基础设施的话,也需要有一些经济模型的改造,这个是我觉得可以借鉴 DeFi 的一些思想的。,所以说,我们现在的公链,国内你可以数得出来的就有几十个,如果说自己还不去做这样的一些变革的话,那么只会越来越失去市场,因此我们就想把这个事情做得更加前面一点,提早准备去承接这样的一个市场。开发 2.0 版本,可能也需要差不多半年到一年左右的时间,如果每一个代码都是自己写的话,可能需要一年左右的时间,但如果说是用一些比较成熟的像波卡的框架的话,半年左右的时间也还是要的。我们现在提前做好准备,因为我们看到一些未来的机会摆在我们面前,我们想去迎接它,去拥抱它。,所以现在让我去回答 DeFi 到底是骗局还是革命,我无法回答,但是我觉得至少目前 DeFi 做的应用形态以及它对经济模型的变革,是打了一个非常好的基础。但能不能做到更大,能不能真正成为一种革命,我觉得还需要我们在这个行业里面所有的参与者,甚至是所有基础设施公链的参与者一起去做,因为我始终相信所有的公链都应该连接到一起。,另外关于 DeFi,现在能看到国内有非常多的开发者和用户涌入进来,因为之前很多操作习惯或者说这种界面也好,操作方式也好都是欧美人之间的一个规则,但开发者一定会做出满足亚洲市场的产品来,让国内的用户也学会使用 DeFi,然后链下的很多的用户会回归到链上。我们通过观察,发现国内大部分都是链下用户,什么是链下用户?比如说你是交易资产的,或者说投资比特币、投资基金产品、投资在交易所买卖的,那么我们都统称为链下用户。,那么链上用户是什么意思呢?就是你真正去在 DeFi 上面玩现在比较火的流动性挖矿,去做借贷、去合成稳定币,你提供了流动性。比如说你有以太坊的钱包,然后你去做任何链上的合约操作,这些我们把他们统称为链上的用户。,我前几个小时前看了一下,现在链上的总的资金规模已经达到差不多 70 亿美金左右,这个数字应该还会持续的往上走,这个市场很大的贡献者就是来自于东亚市场,特别是中国市场,大概是这样的一个定义。,梓岑:好的,现在我们可以聊第二个问题了,可能今天的问题都会相对尖锐一点,因为我这个人可能就是这样。第二个问题,当然也可以当做我个人的意见,因为我不管我们现在对 DeFi 这件事情上争议有多大,不管大家对它的看法如何,在我看来 DeFi 都已经实质性的掀起了一波热潮,争议同样也是热潮的一部分,我觉得是没有任何疑问的。,但是就在我看来,我们现在面临一个非常重要的情况就是说,几乎所有的比较主流的成型的有活跃度的 DeFi 项目基本都集中在了以太坊社区,我们看很多从 2017 年开始就在尝试去挑战以太坊的这些公链项目,其实并没有在这波热潮里面抢到多少流量,特别是你现在作为我们国产公链项目的创始人,也是一个非常有代表意义的国产公链项目,你怎么看这个问题?因为对我们除了以太坊之外的其他公链项目来讲,就严重关系到在未来我们到底是能吃到肉,还是仅仅就喝口汤而已?这个问题我们就抛给你。,黄敏强:这个问题确实存在。我看前几年大家一直在喊,要做“以太坊杀手”,但到最后基本上以做“以太坊杀手”为目标的项目都死了。从现在来看的话,DeFi 的活跃用户、资金用户基本都在以太坊上面,如果你不选择跟以太坊一起玩,而是要去做他的“杀手”的话,基本上都会被以太坊给吞噬掉,它就像一个黑洞一样。,所以从我们自己本身来说,我们也自己做了一个跨链 GXC-Relay,去和以太坊进行一个交互。现在最明智的做法是千万不要走到以太坊对立面,不要说我去做以太坊的杀手,因为以太坊自己也在逐渐走向 2.0,我们要选择的是去跟以太坊一起合作,那么合作的点肯定是用户。每一条链都有自己的社群,以太坊上面可能是有很多成熟的用户,但是它还没有覆盖到一些没有操作能力的用户。那么这些公链它就有机会去把它的社区用户培养成能够进行链上操作、能玩链上应用的用户,成为链上的用户。最后要共享的是用户流量、数据、应用、还有就是资金。我觉得千万不要走到以太坊的对立面去,以太坊的需求一定会被溢出,其它公司一定会有市场。,之前我举例过一个例子,一条路上要让饭店有生意,周围可以多开些饭店,这意思就是美食一条街。比方说其中一家饭店,做龙虾生意很火,但座位不够怎么办,他不可能让用户长期排队,这样的话需求就会溢出,边上的饭店就会有生意。所以用户的需求没被满足,很多情况下一定会溢出到其他的平台、其他的公链上面去,这个是一定的。再加上我也认为未来的公链,它其实就像一条条全球的高速公路,每一条公链它都是一条高速公路,如果说以太坊是一条从欧洲通往北京的高速公路,那么可能公信宝就是北京到杭州的高速公路,这些高速公路都应该通过枢纽把它们链接到一起,这个就是跨链的服务。从杭州出发的用户开车,可以一直开到北京,可以开到中国的其他各个地方,还可以开出国到欧洲去。欧洲的用户从以太坊上来,也可以开车到中国来,可以开到杭州来,甚至可以开到千岛湖去度假,所以整个高速公路网和公链链接到一起的例子是一样的。它共享的是全球出行的用户,那么我们就是为出行用户提供服务的,比如加油站、服务站、维修站、收费站、餐饮、娱乐等,而 GAS 就好像过路费。,如果想要接上高速公路网络,有几个条件是必须要具备的。第一个是你自己本身有用户;第二个是你上面要有应用,有数据;第三个是你能不能让别人愿意跟你去玩,能不能做得到免费或趋于免费,能不能做到这一点?如果说能做到这一点,并且你是社区化治理的,你是足够开放的,大家就愿意跟你一起玩,社区也能参与进来的。我觉得未来你要去做到跟以太坊一起合作,并且去共享整个用户流量、数据和资金,这个是必须要发生改变的。,所以从今天的主题来讲,我们如何用 DeFi 去重构经济模型,就是为了未来承接这个市场而去设计的。,首先我们用 DeFi 去重构经济模型,一切都是围绕 Staking 去做的,比如说 Staking 获得出块的资格。就像现在我们的节点,这些节点现在已经全部都由社区去承建了,但光社区节点运营者还不够,还需要更多的用户去做 Staking,Staking 是有奖励的,你的票数越高,你得到的出块资格就越稳定,这个就是一种比较典型的做法。另外一种就是你给别人做 Staking。你给别人投票,你可以获得利息的奖励。这个就好像你把资产暂时抵押给银行或者某一个机构,你支持了它,然后他们给你利息奖励是一样的。,还有就是 GXChain2.0 重点要打造的免费是一个什么概念?免费指的是未来在我们链上发送转账,创建货币,创建合约,然后进行合约的计算,这些全部都必须是免费或者趋于免费的,但它不是没有成本,它的成本就是你要去做 staking,你把资产 Stake 到链上去,就可以获得免费的资格。当然如果只是普通用户,哪怕不用做 staking,也可以做到每天一定量的免费额度,但这个只是满足小笔的转账,你要做大量转账,还是必须要做 Staking 才可以。,可能大家会想,如果全部都是免费的话,那么可能会有人发送攻击或者发送垃圾的信息,但是这个攻击是一定有成本的。当你的成本远远超过它的收益的话,攻击者就会放弃,这个和比特币的 51% 的攻击机制是一样的。另外 Staking 可以获得链上的计算资源,就是智能合约要计算什么,或者说链上的服务,这些也可以通过 Staking 来获得免费的计算资源。,梓岑:其实目前在 DeFi 热潮下面,整个以太坊网络活跃度非常之高,同时也带来了另外一个问题,整个网络拥堵的情况再次出现了,转账费用也非常的高,然后在大家看来就好像整个 DeFi 热潮里面可能唯一的受益方是矿工。,刚刚你也提到了,你们在构建经济模型的时候强调免费的概念,强调 Staking 去质押换取资源这样一个概念。这是你们对网络资源和拥堵这件事情的应对思路,这也是你的一种思考或者解决方案。我可不可以理解为,你们在构建经济模型时,思考的就是怎么样才能真正的把活跃度转化为对公链的价值沉淀?,黄敏强:这个肯定是要核心考虑的一个指标。刚才也聊过,我们把用户分为链上用户和链下的用户,资产数据都是分链上和链下,那么链下用户就是目前在交易所交易的用户,如果他只是投资买币,那么他就是链下的用户。这些链下用户因为 DeFi 会慢慢的回归到链上去,做挖矿也好或者去做投资也好,互联网数据也会通过预言机到链上,资产也会迁移到链上。为什么会这样?是因为现在 DeFi 非常火爆,现在有的挖矿年化能做到 100%~300%,这个是非常高的。但是我觉得如果要真正去做到沉淀的话,这种流动性挖矿年化应该要回归正常,比如回到 100% 以内,甚至是 30% 以内才是比较正常的,因为很难在这么低风险的情况下,投资还能做到这么高收益,这个是不现实的。要回归正常的话,就要落实到价值层面上,起码在收益上要回归到 10%~30%,不然它就是一个短期的繁荣。,另外有了 DeFi 的基础以后,接下来还会有一些去中心化的电商、去中心化的娱乐以及去中心化的社交。在经济模型升级以后,会有更多的应用,用户也会逐渐去链上使用这些应用。举个例子,90 后或 80 后应该都体验过,00 后可能没有体会,之前的滴滴、快的和优步,有一个出行大战。一开始的滴滴司机收益很高,开一趟车可能车费 10 块,但是公司补贴司机 30 块,司机拿到四倍的杠杆,这跟现在流动性挖矿是一样的,现在有 400% 的收益,但滴滴的司机现在可能就是每一单里面他只拿 50%~70%,公司还要扣除很多,他一个月的收入可能就是 1 万块。从一开始补贴这么高,回归到现在,它还是做到了真正将活跃度转化成了有价值的沉淀。现在滴滴沉淀下来几千万的司机,自己成为了千亿美金的公司,然后也形成了一个万亿美金的出行市场。,所以我觉得要做到你问题的这一点,首先第一点就是要做到应用和形态真正的就符合市场需求,它不是一个资金盘,或者说它不是一个 FOMO 游戏。第二点就是收益一定要回归正常,回归到 10%~30% 左右。另外一个就是不能只有去中心化金融,还得要有像 NFT、去中心化电商,以及去中心化娱乐社交等应用形态出来。,梓岑:感谢黄总的精彩发言!,另外一个就是你如果要去承接这样的市场,或者说承接这样的发展趋势的话,那么我觉得从公链本身来说,要去做一些改变,国内的公链也好,或者说东南亚的公链也好,都要去做一些改变。DeFi 的核心思想是可以去引导公链的经济模型调整的,等会我会展开去讲如何去重构公链经济模型。但是 DeFi 并不是公链唯一的应用形态,DeFi 有一些好的东西,比如说 Staking、质押、合成,这些是可以引入到公链经济模型的改造的。但 DeFi 它并不是唯一的应用形态,比如说像 NFT 就是非投资代币做的一些艺术品,做的一些具有唯一创造性的像盲盒这样的东西,它其实就不一定是 DeFi,它可能是一种去中心化的电商,或者说是下一个应用的形态,以后可能还会有去中心化社交、去中心化娱乐等等这些东西。,所以因为过去的公链经济模型的架构比较落后,而且以前的技术的架构也只是为了用来转账、为了钱包管理、为了用来支付,那么经济模型也只是为了链下,并不是为链上而设计的,并不是让用户在链上用。为链下使用的设计上可能是为了释放流动性,为了募资,为了上交易所,为了上币安、火币交易,是为了这样目的去设计的,为了让用户去用链下的功能来设计的。所以这个是我觉得需要去变革的一个点,也是我们为什么要推出 GXChain2.0,用 DeFi 重构公链经济模型的一个很重要的点。,我前几个小时前看了一下,现在链上的总的资金规模已经达到差不多 70 亿美金左右,这个数字应该还会持续的往上走,这个市场很大的贡献者就是来自于东亚市场,特别是中国市场,大概是这样的一个定义。

欢迎加入社群 探讨web3,分享项目空投信息  https://t.me/ChainTeaHouse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ianchaguan.com/archives/20241

(0)
上一篇 2020年12月21日 下午4:03
下一篇 2020年12月21日 下午4:05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