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风+NFT浪潮——《竹录隐侠》能否乘风破浪?|链茶访

正在起飞中的NFT,除了新兴的DeFi和加密艺术作为强劲引擎,游戏也大有卷土重来之势。

毕竟相对于两三年前的“吸猫(加密猫)热”和链游热,当下无论是市场情绪还是用户基础或者技术沉淀都更为成熟。

只不过因为这波NFT浪潮来得太过突然,所以目前市面上还没有太多与NFT结合的链游出现。

最近有一款EOS链游正在内测中,因“中国风+NFT+GameFi”概念而颇受业内关注,那就是《竹录隐侠》。

本期链茶访邀请了《竹录隐侠》的创始人Lowes,为我们介绍关于《竹录隐侠》的台前幕后,看看这款中国风+NFT浪潮的链游能否乘风破浪?

《竹录隐侠》的世界

这是一款融合了NFT、加密艺术与GameFi等多种玩法,基于熊猫武侠主题的国风策略类PVP链游。”Lowes介绍道。

在《竹录隐侠》的世界里,玩家扮演着一名熊猫小侠,需要不断和其他侠客切磋武艺、参与势力讨伐以及游历中华各地去搜集秘宝来获得成长。

对于玩家而言,具体有三种玩法。

PVP——切磋与势力讨伐:

全球玩家共同匹配对决来获得段位分与金竹叶通证奖励,金竹叶是游戏里唯一的实用型货币。

NFT——宝物收集与交易:

玩家可以用金竹叶来兑换NFT宝物,然后解锁高级法阵以及提升江湖评价。并且游戏内置了NFT交易所,方便玩家自由交换NFT宝物。

GameFi——宝物质押挖矿:

玩家可以将宝物质押,然后根据贡献力来瓜分每日金竹叶与树苗双通证奖励。值得一提的是,树苗是未来可以跟其它链游相互复用的通证。

如果说《竹录隐侠》的玩法都已经被验证过且非常成熟是吸引玩家参与进来的必要条件,那么中国风题材以及精美的设计则是充分条件

不得不吐槽一下,目前绝大多数的链游把精力放在了经济模型上,而在游戏体验上用心的并不多见——这也是为什么相对于传统游戏而言,链游用户会那么少的原因。

而《竹录隐侠》在游戏体验方面非常值得称道。

比如设计了【西域】【塞北】【南疆】等风情各异的游戏区以供玩家进行山川游历。

此外还有【太古遗音琴】【侠隐令】【无字天书】等120多种江湖秘宝,从豪侠武器到琴棋书画乃至各地的天材地宝。

这些密宝都承载了游戏一定的世界观的线索碎片,收藏得越完整越有助于解锁游戏,再加上精良的设计,都让这些NFT宝物具有了一定的收藏价值。

“选择策略和国风作为《竹录隐侠》的玩法设计,主要还是因为当前链游大多以放置类和卡通风格UI为主,缺乏能够激活市场的破局的亮点。我们希望能做一款玩法和题材崭新的链游。”

而这也让《竹录隐侠》上线后的表现更加具有想象力。

链游激活绿洲,NFT激活链游

虽然NFT是《竹录隐侠》的核心,但《竹录隐侠》并不是在这波NFT浪潮中匆忙赶工出来蹭热度的。

《竹录隐侠》在2019年12月份就开始立项了,只不过经过漫长的制作周期后,恰好赶上了NFT浪潮。

值得一提的是,《竹录隐侠》背后的团队并不是游戏出身,而是以区块链技术研发为主。

出于对技术的敏感,Lowes和他的团队在去年就认识到了NFT的巨大潜力。

所以先在去年10月份开发了一套基于EOS的NFT跨合约转移的协议——“绿洲协议”THE-OASIS,能让NFT穿越不同应用场景从而得到价值的复用。

但事实上,对于一个初创团队来说,要推广一个协议远比开发更为困难。

“因此我们想通过自己做出的典型案例来推广‘NFT跨场景转移与复用’这一概念,而游戏道具又非常适合用NFT来呈现,所以我们选择从做一款基于NFT为主的链游为起点。”

Lowes这样解释当初选择做《竹录隐侠》的初衷,所以Lowes团队的长远规划仍然是完善绿洲协议的生态链,让NFT资产可以跨合约复用。

目前绿洲协议已有《莫比熊猫》、《竹录隐侠》两款链游,并且Lowes还透露道,再过一两个月绿洲协议将会正式开源。

而目前NFT的相关基础设施(如交易所、发行、浏览)都还没有搭建起来,仅有的也多集中在以太坊上。

作为EOS生态的项目,Lowes是这样介绍当时选择EOS的原因。

首先是EOS在费用和性能上的优势。

“EOS目前CPU和RAM的租借使用费已经非常低了,更适合初创团队使用。而且EOS主网目前是性能最好、最稳定的区块链网络之一,我们在实测中,游戏内的交易操作响应时间可以在2-3s内,已经可以与传统游戏相媲美了。”

另外EOS也更适合NFT跨合约转移。

“EOS的合约范式能够很好地满足NFT跨合约转移时的安全性和可验证性问题。而使用Solidity,由于种种限制,可能不利于后续协议扩展。所以为了更长远的规划和发展,我们选择了EOS。”

2020——精品链游的真正元年

在2018年的区块链创投圈,链游非常火爆,但最后的发展却并不如预期。

Lowes认为制约链游发展首先是游戏性其实不强。大多数甚至很简陋,而整个行业处于泡沫破裂期,产品设计更多还是从炒作层面考虑,而非希望可持续。

其次是以太坊性能差。当时EOS和波场刚上线,基础设施还不成熟(如没有形成自己的NFT协议),更多是链游模式的探索期。

“我比较看好的像Decentraland、SANDBOX等,研发周期都比较长,直到2020年才上线,并且《竹录隐侠》的研发也耗时接近10个月。”

因此在Lowes看来,2018年更像是链游的Demo期,2020年才是精品链游的真正元年。

但对于NFT的未来的发展,Lowes的判断更加审慎。

他认为NFT需要找到刚需场景,并为之建立可持续的商业模式,而不仅仅靠炒作,这样才有可能被称为‘浪潮’而非‘浪花’。

并且NFT领域至少需要打通一个最精简的产业链上下游(NFT创建->NFT发行->NFT使用->NFT交易),才具备爆发的基础。

“我们希望用户能够更关注于游戏与NFT资产本身的价值,理性消费,做长期的价值投资。”

最后再回到《竹录隐侠》上,Lowes透露《竹录隐侠》目前已经在做最后的主网测试,将在10月底或11月初上线

“游戏在9月份进行了两期NFT预售,均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400余件NFT售罄,可见国风类的NFT还是有一定受众的。上线后前期会与钱包方如TokenPocket深度合作,在链圈用户里做自然增长。另外自己也有邀请机制,来充分挖掘私域流量。”

最后,友情提示:点击“原文链接“可领取《竹录隐侠》空投哦!


更多关于NFT的讨论,欢迎参加10月28日在上海的《NFT浪潮专场》,现场多名大咖,站在浪潮之巅,深度解读NFT。

生成海报

原创文章,作者:lishuche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ianchaguan.com/archives/1722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