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lecoin 上线在即,中国矿工独霸?

或许 Filecoin 主网上线之后,战争才真正打响。

在已知的全球前 10 大 Filecoin 矿工节点中,除了排名第 8 的节点身份不明外,其余 9 个均来自中国。

原文标题:《霸榜、刷数据、合纵连横,Filecoin 矿工掀起军备竞赛》
撰文:不二做

自主网上线时间确定以后,Filecoin 领域,尤其是 Filecoin 矿工节点吸引了圈内圈外的众多目光。

和传统比特币挖矿格局类似,Filecoin 矿工节点在主网未上线之前,就已经隐隐有巨头霸榜的征兆。

前三大节点占据整体有效存储值总量的 70% 左右,中小矿工节点为了活下去则选择联盟和抱大腿。

在此基础上,各方还在积极地拼技术、拼资金、拼宣传,在市场中拼命刷存在感。尽管主网未上线,但一场有关 Filecoin 的军备竞赛悄然拉开帷幕。

Filecoin 山头,两家独大

近段时间,Filecoin 领域热火朝天。

6 月 14 日,Filecoin 业务开发人员 Angie Maguire 表示,该项目的主网将于今年夏天启动。公开的线路图显示,Filecoin 主网有望在 7 月 20 日至 8 月 20 日这个时间窗口启动。

伴随着主网上线时间的确定,Filecoin 矿工节点站在了舞台的中央。

据 filcount.io 平台数据,目前 Filecoin 的全球节点大约 806 个,而这其中,据 Filecoin.cn 发起人谢大炮的统计,来自中国的节点高达 203 个,占据约四分之一的江山。

Filecoin 上线在即,中国矿工独霸?

在 Filecoin 矿工节点分布地图上也可以清楚看到,全世界的矿工节点主要集中在中国、美国和欧洲等国家和地区,其中中国的节点最为密集。

Filecoin 上线在即,中国矿工独霸?

「中国是这一领域绝对的巨无霸。」IPFS 原力区张成龙告诉 DeepChain 深链。

截至目前,在已知的全球前 10 大矿工节点中,除了排名第 8 的节点身份不明外,其余 9 个矿工节点均来自中国。

「不仅如此,包括原力区在内的中国矿工节点们也在纷纷布局海外。」张成龙告诉 DeepChain 深链,「等 400 万 FIL 矿工奖励结算的时候,就能看出中国节点的布局成效了。」

有利益的地方,就有江湖和纷争。

前几个月还一团和气,现在越来越剑拔弩张。这是张成龙对当下 Filecoin 生态的印象。

「现在的 Filecoin 生态,像极了美苏争霸的冷战时期。」Filecoin 矿工老郑这样向 DeepChain 深链描述。

t01009 (时空云 & 灵动)和 t02020 (先河系统)两强相争,前十名的矿工蓄势待发,剩下来的矿工则「重在参与」。这是老郑眼中的 Filecoin 江湖格局。

目前 Filecoin 生态中,有效存储值总量为 17.39PiB,其中,t01009 和 t02020 两个节点分别贡献了 6.29PiB 和 5.55PiB,占总存储值的 68%。

如果算上前十中另外 8 个节点的存储值份额,这个数字则达到了 92.23%,意味着剩下的 700 多家矿工节点只能得到不到 8% 的份额。

Filecoin 上线在即,中国矿工独霸?

有一点挖矿常识的人都知道,挖矿主要靠「算力」,需要消耗大量的社会资源(硬件、电力、资金投入等),比如比特币就是消耗大量资源获得的。而 Filecoin 的「算力」则是「有效存储能力」,有效存储的大小决定了该矿工的出块概率和收益。

挖币网数据显示,Filecoin 上线之后的理论日总产出 FIL (Filecoin 代币)为 177837 枚,其中,1T 存储值一天能获得 9.99 枚 FIL 的奖励,存储值越多,每天能获得的收益自然也就越大。

Filecoin 上线在即,中国矿工独霸?值得注意的是,在 6 月 30 日晚间,当时 t01009 和 t02020 在总存储值中的占比还是 67%。

Filecoin 上线在即,中国矿工独霸?

不到一个礼拜,两大矿工节点的有效存储值再次上升,达到 68%,进一步挤压着其他矿工节点的生存空间。

以至于有矿工曾表示,Filecoin 未老先衰,还没成长起来,马太效应就已经这么明显了。

对于 Filecoin 领域已经开始出现马太效应的观点,老郑不置可否。但他也承认,除了头部的几个矿工节点,剩下的基本上都跑不出来。

「主网上线之后,剩下的可能不超过 10 家,长期来看,可能只剩下 3 到 5 家。」1475 合伙人王青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

之所以有这一观点,是因为 Filecoin 的挖矿成绩取决于有效存储占有率,谁的有效存储份额越高,谁的最终的挖矿效率也就越高,而有效存储是需要时间去积累的。

换言之,主网上线之后的 Filecoin 矿工水平,某种程度上已经在上线之前就分出了高下。

但由于主网还没正式上线,目前而言的有效存储值排名还依然只有参考价值,而没有真正落地,在未来,随着 Filecoin 生态整体有效存储值的上涨,会不会有的新的节点弯道超车,以及有效存储值是否会进一步分散,目前还没有一个定论。

「现在你看到的节点排名,没有任何意义,并不是真正的实力排名。」张成龙告诉 DeepChain 深链,「很多节点都在主网上线前选择了静默,只等主网上线之后,就火力全开。」

但老郑也好,王青水也好,他们都认为,未来的矿工节点,能活下来的很少。

「Filecoin 挖矿寡头化是一个趋势,但肯定要经历多次的洗牌。」在张成龙看来,至少主网上线之后的一段时间里,Filecoin 挖矿领域会群雄并起。

战争之中,往往军火商能够赚的盆满钵满,而 Filecoin 竞争激烈,各个节点对技术的需求也越来越高。

专注于为 Filecoin 节点提供技术服务的谢大炮告诉 DeepChain 深链,「近段时间,来找我的人越来越多了。」

从单兵作战到合纵连横

群雄并起,如何生存下去,脱颖而出,矿工们想了很多办法,譬如花钱跑数据。

之所以各大矿工节点宁可亏着钱也要通过跑数据让自己占据第一,主要是因为主网上线将近,真正的搏杀将要到来,各方都需要尽可能地吸纳更多的有效存储值和资金来应对挑战。

就和去年 BCH 分叉大战中,吴忌寒和澳本聪都想尽办法增加算力一样。

「测试网一上线,就把矿机全部开机,烧钱霸榜,一瞬间把数据顶到第一名,然后就对外宣称自己是行业内的老大。」老郑告诉 DeepChain 深链,「这是比较常见的一种做法。」

「早先就听过一些矿工节点因为砸钱开机,但因为主网上线时间一再更迭,最后矿工节点钱花完了,关门大吉。」西安灵动员工老王告诉 DeepChain 深链。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矿工节点同时堆几百台甚至几千台机器,不讲单台单位时间的出块,以此来显示出自己出块数量第一的实力;更有甚者,还有的人把出块数量刷上去之后,再逐渐降低有效存储值,从而营造出他们矿场单 T 效率高的假象。

总之,各种手段不胜枚举。

然而,手段再多,在老郑看来,无非就是为了卖矿机而已。

今年 6 月 10 日协议实验室发布了 400 万 FIL 矿工奖励计划。一时间吸引了几乎全球的 Filecoin 矿工竞相参与。

有人开玩笑道,如果 312 是比特币减半前对比特币矿工的彩排,那么 400 万 FIL 奖励计划就是对 Filecoin 矿工的彩排。

没有人会对 400 万 FIL 无动于衷,也没有人不会在奖励面前拼尽全力。

然而,并不是所有的参与者都能从中获得回报。

根据这次大赛的规则,每个地区只有排名前 50 的节点有奖励,受这个规则冲击最大的就是大量的中小矿工。

他们要么自身矿机性能较差,要么入局较晚,没有积攒足够的有效存储值来和头部矿工节点抗衡。

再加上,由于 Filecoin 挖矿行业的特殊性,除了矿机以外,还需要对于计算、存储、网络、运维等做全面的准备,而这些要素也并非是中小矿工所能玩转的。

于是这些人选择了联合。

「矿工节点联盟挺多,大大小小都有,有中小矿工之间的抱团取暖,也有大节点之间的强强联合。」谢大炮如是说道。

一方面中小矿工自行抱团,但更多的则是紧抱大矿工的大腿,将自己的算力并入到大矿工体系中,利用大矿工的先进技术来为自己赋能,以期不会在主网上线之后掉队。

「时空云 / 西安灵动之所以是第一名,就是因为吸收整合了其他很多社区。」西安灵动员工老王告诉 DeepChain 深链,「我们在各个领域都是 Filecoin 中的第一,联盟是最好的方式。」

此外,联盟之后,能够更好地应对 Filecoin 挖矿的集群化。

和比特币矿池的单机叠加集群的方式不同,由于 Filecoin 挖矿需要进行大量的数据处理,而单台机器不可能快速完成数据添加、封存、证明、消息上链等动作,这就会导致挖矿效率会非常低。

因此 Filecoin 大矿工基本都会采用异构集群甚至更复杂的集群方案,将挖矿的步骤进行拆解,用不同的设备负责不同的工作,并且尽可能在每一个环节都从硬件配置到算法上做到优化。

尽管集群挖矿需要很多额外的开销用于内部协调,且内网数据传输也可能导致瓶颈产生,但是算力累积快,至少可以很快达到官方设置的出块算力阈值。

此外,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让大家都不得不用集群:更大的总算力,更容易上榜,且在算力、出块率、获得 FIL 数目等方面,取得排名靠前的优势。

要做到集群挖矿,就需要不断地联合,让矿工拥有充足的矿机去分配任务,而不断地联合,也让矿工节点之间占据的存储值份额差距拉大。

联合在一起的矿工,通过抱团取暖获得参与 Filecoin 建设、代币奖励获取的资格,而大多数矿工节点,则有可能死于黎明前的黑夜。

主网上线后,或面临洗牌

从矿工节点刷数据到节点之间的合纵连横,都只有一个目的,牢牢把持有利地位,赢得竞争。

然而,Filecoin 矿工节点们面临的问题远不止于此。

时空云 COO 胡峰曾对媒体表示,Filecoin 的热度吸引了很多传统矿工的关注,像嘉楠耘智、鱼池、牛比特等传统比特币矿工都已经入局或正在布局。

尽管目前尚无传统矿机巨头入局 Filecoin 的消息,且嘉楠耘智官方也发布辟谣声明表示自己没有入局 IPFS 的计划。

但在一些 Filecoin 矿工看来,假如传统大矿工们入场,将在一定程度上对 Filecoin 当下的矿工节点格局产生影响。

另外,正如上文所说,虽然矿工节点测试网上大秀肌肉,但不乏刷数据带来的「虚假繁荣」。因此,某种程度上,单看测试网的节点排名很难真正的去评估一个矿工节点的真实实力。

当 Filecoin 主网上线,是骡子是马才能见分晓,而竞争格局多少也会因此发生改变,实力强劲者跻身前列,短期烧钱刷数据「取胜」者或许会在长期的竞争中被甩至车尾。

同样的,为了在测试网阶段崭露头角,以及更好地应对主网上线后的竞争而推出的联盟政策,也并非没有坏处。

「社区之间最难达成的就是共识,或多或少都有分歧。」张成龙告诉 DeepChain 深链,「可能在主网上下之前,联盟社区之间的目标一致,暂时联手,等到上线之后,难免间隙不断。」

在张成龙看来,联盟的方式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

「联盟之后,联盟成员之间有时候也会互挖墙角,并且破坏一些规则。」老王告诉 DeepChain 深链,「尽管官方口径一致,但私底下肯定会有竞争。」

目前市面上 1T 的价格大多在 1500 元到 2000 元左右,但有些成员会在私下里用更低的价格比如 1000 元 /T 来挖其他成员的墙角。

据老王透露,此前有一个大型矿工节点就是因为长期用 500 元 /T 的低价去招揽客户,导致入不敷出,跌落神坛。

除了松散的联盟带来的一些内部竞争以外,由于集群挖矿的方式,使得各个联盟里的各个节点会单独负责某一挖矿环节,届时不排除挖矿行业会进一步细分。这同样也会导致矿工节点之间地位的变更。

但尽管如此,在老王看来,联盟的好处依然远大于单兵作战,至少目前是这样。

通过合纵连横和先发优势,目前在 Filecoin 生态上,有效存储值在头部的矿工节点中愈发集中,且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面对这一形式,时空云胡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达了自己的担忧。

「目前在测试网的测试排名中,前三的矿工占了 70% 以上算力的产币量。而市场上多达数百家的矿机厂商中很多公司连测试网都上不了榜,这是非常危险的一件事情。」

老郑也认为,如果一条链上一个矿工占据了绝大多数算力(有效存储值),那么这个项目的生态就死了。

有效存储值高度集中,这究竟是 Filecoin 领域的正常现象,还是一个危险的信号,目前来看,还没有答案,就如同现在的矿工节点格局一样,未来是否会变,现在同样无法下一个定论。

有矿工表示,比特币挖矿领域,早期南瓜张和烤猫两家独大,最后变成了比特大陆等三大矿机巨头的竞争格局,而现如今该格局也正在遭受到神马矿机、芯动科技的挑战,更别说 Filecoin 挖矿生态了。

或许 Filecoin 主网上线之后,战争才真正打响。

生成海报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链茶馆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ianchaguan.com/archives/1513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