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圈杀入区块链,三个月卖800部挖矿手机|区块链往事

盘圈杀入区块链,三个月卖800部挖矿手机|区块链往事

区块链是这两年为数不多的新概念,被关注被追捧被热炒被质疑,可数不胜数的人所讨论的区块链很可能不是同一个区块链。

区块链世界是以折叠空间的形式存在,链圈、币圈、矿圈、盘圈……它们彼此纠缠又彼此独立,我们面对着同一个区块链,但你、我,我们都生存于折叠空间中,有的空间注定是我们永远触达不了的。

链茶馆想跟朋友们聊聊新生的区块链世界里已消逝的往事,今天聊的是一个盘圈的区块链故事。

1

老陈是福建晋江人,2019年开年,那是我第一次见他。那时他刚起了一个资金盘,在打着区块链的旗号卖IPFS挖矿手机,过了3个月就已经卖了800部,当然最后还是全部亏掉,而且还背了债务。

虽然他稀疏的头发和干瘦的身型让他看起来像个疲惫的快50岁的中年人,但他确实是80后。

所以他是见证着晋江在八九十年代以走私台湾二手摩托车、开鞋服伞具等轻工的作坊而起家,到现在安踏、361度、利郎等已经占据了全国鞋服市场的大半壁江山的发展史。

老陈高中毕业后,就跟当地绝大多数年轻人一样,做生意,反正晋江及附近县市有大量的产品。

比如倒腾雨伞并且也开过雨伞制造厂,他老家东石镇是全国最大的伞具出口集散地,号称中国伞都。他也做过茶叶生意,晋江临近的安溪县出产铁观音和正山小种。甚至还开过字画店,在当地经营书画送礼的生意。

这些生意有赚有亏,但老陈总归在晋江混出了一点头脸,也开了辆入门款的奔驰,从小陈混到了“陈总”。

老陈说他是没赶上好时候,那时候发财是真快啊。

他说90年代晋江人丁世忠可以把安踏这个小作坊生产出来的鞋子开车拉到北方去卖,然后一步步就能成长为中国第一的鞋服运动品牌。

而等到他刚出社会的时候,时代留给他的机会已经不多了。更可况到了2008年,实体开始走下坡路。所以他做生意有挣有亏,糊口而已,翻身是很难了。

直到他接触了区块链。

2

他是通过资金盘了解的区块链。

“在晋江,你找不到没有接触过资金盘的人”。他身边的每个人几乎都有投过两三个资金盘,有几千块的,也有好几万的。“大多数都亏了,但只要有一笔赚回来,那就是血赚了!”。

晋江人在繁荣的实体经济的上下游产业链中都或多或少赚了钱,所以他们会有投资理财的需求。虽然知道资金盘是一个击鼓传花的游戏,但亏也亏不了多少,而少数人的暴富更能刺激大家。

他2017年以来陆续接触了不少关于区块链的资金盘,有一个项目号称是“与比特币项目结成战略伙伴的国际虚拟货币”。

盘圈杀入区块链,三个月卖800部挖矿手机|区块链往事

他不懂技术,但觉得区块链和石墨烯、量子产品一样,都是高科技,能火。

但他当时2018年的第N次创业并没碰区块链,而是跟初中同学合伙做会员商城,四五个月后又因理念分歧而退股,在写字楼的另一层重新注册了一家公司。这次他决定选择区块链。

为了搞懂区块链,老陈专门去广州、深圳找了之前认识的盘圈的人,学习了一周多,大概弄明白了盘圈区块链的玩法。

他又花了十万元向广州一家外包公司购买了全套的项目包装服务,其实就是一家香港的空壳公司、一套白皮书和一个挖矿软件。

然后就回晋江,兴冲冲地去起盘了。

3

老陈回到晋江,并没有告诉别人这是他自己的项目,而是声称他拿到了这个项目的中国区总代。

这个项目号称总部位于香港,获得了全球著名的上市公司和风险投资基金的近亿美元的投资,曾在越南开过4000人启动大会,越南总理亲自出来站台,全球10余家媒体全面报道轰炸。

在晋江的200人启动大会上,老陈激情澎湃地介绍这个项目。

“基于区块链技术打造的物联网商业一站式解决方案!全球首创智能挖矿模式恒量发行10亿枚!独立钱包!全球大盘交易!全球公布开源代码!去中心化!!”

智能合约、证券交易、物联网、文件存储、存在性证明、身份验证、股权众筹……在一系列新名词的轰炸下,在场的听众不明觉厉,听懂听不懂不重要,能赚钱就够了。

这个项目是靠IPFS 挖矿全能手机来赚钱的。这部手机售价4999元,每天通过手机挖矿可以产出一定量的SM的币,这个币直接可以兑换加油卡、充话费。

盘圈杀入区块链,三个月卖800部挖矿手机|区块链往事

“越早入场越好挖矿,每天挖矿三四十块钱,四个月就能回本。”

“如果再把这部全能手机推荐给朋友,可以获得1000元的奖励,还能从你的下家获得挖矿收益。如果你有下下家,也有500元的佣金奖励,还有他的挖矿收益,以此无限类推。”

“当团队发展到若干人时,我们还有团队奖励,5万,10万,宝马,别墅!”

总之,干就完了。

4

我认识老陈的那段时间,他意气风发,因为来公司喝茶了解项目的人太多,他都不想直接推广,想交给他发展的那几个代理去应对。所以他经常来之前退出的那个公司来喝茶躲清闲。

虽然他已经清退了股份,但他请的财神爷的神龛也还在这里,他老婆每月初一、十五的大清早都会带上贡品来公司拜拜。

我认识他是因为他喝茶时他听说我会做PPT,刚好他要去申请入驻泉州当地的产业园,而他团队都是那种边喝茶边用白板来谈项目的人,连能熟练打字的人都没有。

于是老陈就拜托我帮他做个PPT,尽量往区块链技术上面靠拢。当然,最后并没有通过产业园的审核。

后来因为经常会碰到一起喝茶,我们会聊聊他的项目。

当时他的挖矿手机已经买了六七百部,不仅晋江有人用,三明、龙岩、厦门等福建各市都有人在推广,江西和广东也有人下单,最远的收货地址是在辽宁。

我说你这几百块的破手机,卖4999挺黑啊。他解释道,因为刚开始拿量比较少,所以手机成本得1000块。

他当时几次三番邀请我加入他们的挖矿项目,我说你这挖矿跟区块链没半毛钱关系,到后面故事怎么吹下去。

他一脸认真的跟我说,他是认真区块链的,他在深圳有研发团队,在很踏踏实实地搞区块链技术研发,以后也要上交易所。

总之,那时他跟我说话还真真假假吧。

5

过了没一个月,我再次见到老陈,他头发更稀疏,身型也更消瘦,面色也焦黄发黑。原来他的项目出现了状况。

先是他这个项目的与他同村的合伙人吵闹着要退股,然后也在公司大闹,并且抢走了不少手机,对这个项目造成了一定的影响。

老陈本着宁息人事的态度,签了退股协议,合伙人投了20万,最后拿了40万离场。

接下来他的项目似乎也推不动了。他是晋江人,做实体生意出身,又是半路进入的盘圈,没有操盘团队的经验,尤其是那种顶层意识。

我跟他讲每发展一批会员,公司总部就应该统一做培训,而不是让下面的人自己去培训。他搬出了自己之前做过一段时间的直销经验——太阳神来举例,说他自己就没被总部培训,但照样做得很好。

所以他的项目刚开始由他来直接分享的时候效果会很好,但走到后面就很难继续复制下去,不同人的理解不同,会导致动作变形、传达不到位。

当然,最大的危机是随着用户越来越多,每天能挖出来的矿也越来越少,不少人要求退回手机然后退款。

当时各地对资金盘的监管趋严,有两三个本土资金盘的老板被抓,老陈又是晋江本地人,感觉躲不过去,还是给人家退钱保平安吧。

老陈在这个资金盘中虽然现金流三个月的时间就达到了三四百万,但手机的成本、给推广人员的分润以及会员每天挖矿的提现,其实也没剩多少钱了。

6

再次见到老陈,我们认识已经快半年了,他的公司换地方了,装了电子门禁,整日大门紧闭,这种情况在来来往往喝茶闲聊的晋江公司很少见。

老陈是为了躲债才搬到这里的,四百多平的办公空间空旷,只有他和另一个员工,那个看起来应该会做PPT的年轻人。

这次他又向我推销起了茶叶,“看在我们朋友的份上,我就不赚了,你从我这边拿货的话,一饼70元怎么样?”他不知道其实我知道那家福鼎白茶厂家的出厂价是20。

他那时手里一堆二手国产手机,卖掉的话是接近废铁价,不卖的话放着又浪费,那时他还很缺钱,总之每天很苦恼。

再后来到了2019年底,我与他打电话闲聊,他说他在广州拉了五十万的投资,在搞公链。前段时间看他朋友圈动态,他还在广州,不过做的是类似“全球骑士卡”的那种项目了。

不知道老陈以后还会不会继续做区块链,因为我真的很好奇,他还能怎么玩区块链。

生成海报

原创文章,作者:lishuche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ianchaguan.com/archives/1477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