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Fi 的预言机问题,或许无解

转载 王 孟齐  2020-04-29 16:06  阅读 213 次

凭借能够消除对可信第三方需求的智能合约,去中心化金融(DeFi)本质上是一项旨在取代金融遗留系统的绝大多数功能(即使不是全部)的运动。

然而,按目前的情况来看,DeFi 并没有完全实现这个目标。这是因为最值得关注的智能合约类型依旧需要使用以预言机形式存在的可信第三方。

尽管 DeFi 领域的开发者和研究员一直在努力解决预言机问题,我们并不知道他们是否能够找到一个有效的解决方案。如果预言机不能抵抗政府审查和腐败,那么 DeFi 的许多核心卖点都会烟消云散。

 

价格预言机是什么?它们为什么是必要的?

 

大概在 2017 年,像加密货币领域的其他许多术语一样,智能合约逐渐成为了那种没有意义的流行词。一个智能合约,至少从理论上来说,是一份不同于传统的法院系统,通过代码强制执行的合约。问题在于,这类合约中有许多都包含预言机。

简单来说,预言机指的是把现实世界的数据上传到区块链世界的可信个人或实体。假设双方通过智能合约在链上就一场篮球比赛的结果打赌,第三方预言机通过向区块链发布相关数据让智能合约了解比赛的结果。这个过程通常通过软件自动实现。举个例子,一个机器人可以爬取 NBA 官网上的比赛分数,然后把分数自动发布到区块链上。但不论这个角色是人还是软件,它都存在于区块链之外。

之所以需要预言机,是因为像以太坊这样的加密货币网络缺乏对外部世界的知识。如果没有第三方提供来自链外的数据,那么以太坊网络就无法了解当前的 ETH/USD 汇率或者谁赢得了最近一次美国总统大选。

这个现实被称为预言机问题。实际上,这个问题依旧以不同的程度存在于迄今为止发布的所有 DeFi 应用中。

 

预言机当前的问题是什么?

 

尽管目前你可以对体育赛事下注,用你的加密货币资产对冲当地法币而不需要把加密货币的托管交给第三方,你依旧需要预言机来处理这些合约。

这个预言机可能是恶意的或者无效的,意味着对智能合约纠纷的处理可能出错。举个例子,如果预言机被黑,控制结果输出的就不再是预言机背后的实体,而是黑客。又或者,如果双方对一场体育赛事打赌,输掉的一方或许能够贿赂预言机报告错误的结果,导致智能合约把资金发送给实际上输掉的那方。因为区块链本身无法验证预言机提供给它的链下数据的真实性,这种诈骗行为是有可能的。尽管实际赢了的一方可以提出抗议,但区块链交易往往是不可逆的。

说白了,区块链上确实写了些代码,但这一事实并不能帮助我们抵抗腐败的预言机。一方面,DeFi 有时被称作“货币乐高”;另一方面,一些批评者认为与预言机相关的潜在问题使其更像是“货币叠叠乐”。

人们在 DeFi 背后的一些关键概念上投入的时间几乎与比特币的历史一样长。举个例子, 2012 年 1 月发布的 Mastercoin (现在被称为 Omni )白皮书讨论了当下 DeFi 流行的部分智能合约,例如 ICO 和稳定资产。然而,预言机问题至今悬而未决。

“他们完全是一团糟,而且至今没有人对预言机问题有丝毫重视,” Bitcoin Hivemind 和 Drivechain 的创始人保罗·斯托克( Paul Sztorc )在被问及对目前 DeFi 预言机状态的看法时告诉 LongHash 。

2017 年,斯托克在伦敦举办的 QCon 活动上做了一个演讲,总结了数年来被提出的各种预言机解决方案,包括他自己的 Bitcoin Hivemind 项目。他关注的关键问题之一是促使预言机收受用户贿赂、甚至自己成为用户,然后操纵赌注的结果从中牟利的诱因。斯托克还谈到了预言机数据公开后被低价转售的问题,这种做法会让预言机更难获得自己的报酬。

在演讲期间,斯托克用把钱放进一个黑匣子的比喻来解释预言机的问题。在他看来,如果爱丽丝和鲍勃利用区块链预言机就某事打赌,各押了 5 美元,那么对赌注的结果做出最终决定的预言机实际上就成为了这笔放在黑匣子里的钱的托管方,就可以和爱丽丝或鲍勃进行幕后交易。

比特币的一个关键创新就在于它实现了一个不需要可信第三方来处理交易的数字金融系统。这样一来,比特币网络就可以保持不受监管、无需许可的状态,也不可能被关停。而 DeFi ,至少就其当前的运作模式来看,其问题就在于它通过预言机重新引入了第三方安全漏洞。

“某种意义上,比特币精神是你得控制你自己的钱,而当你把它交到其他人手里的时候,你就不再属于那个世界了,”斯托克在 2017 年那次演讲快结束的时候这样说道。

在斯托克看来,在埃德蒙德·埃德加(Edmund Edgar)提出 Reality Keys 解决方案之后的六年时间里,人们没有取得任何进展(甚至可能倒退了)。然而,埃德加并不同意这个评价(这一点稍后再谈)。

“我的看法是随着时间的流逝,比特币和以太坊实现了主流化,吸引了一些人,他们没有那么多的技术、经验,对真正解决那些值得关注的问题也没那么大的兴趣,”斯托克补充道。“他们只想快速参与进来。因此,虽然关注度再次变高了,但依旧没有进展。”

除了围绕信任的问题之外,预言机还是监管机构的潜在目标。Abra 可以被视为这方面的一个研究案例。

合成资产是 Abra 建立一个全球化的、无需许可的银行的一次尝试。所有存储在 Abra 钱包中的资产都曾经只是比特币区块链上通过智能合约对冲那些资产价格的比特币。Abra 的基本理念是通过 Abra 的 app ,用户将能够在他们的智能手机上持有美元、苹果公司股票在内的任何资产,然而,真正的基础资产是通过预言机跟踪这些资产价格的比特币。

正如金融稳定理事会(FSB)近日发布的一份关于稳定币的文件所示,对于那些不希望此类系统存在的政府来说,禁止去中心化稳定币的开发是一个潜在的选项,而预言机正是监管机构和政策制定者可以瞄准的一个中心化的故障点。

“我们已经不在任何地方运行任何合成资产了,”Abra 的首席执行官比尔·巴尔赫特( Bill Barhydt )告诉 LongHash。

“一切都是原生的。我们综合了对法律不确定性和成本方面的考量。我会说,我们在技术上已经大获成功,但是这个应用本身有点儿超前了。”

顺便说一句,在以太坊平台被推出之前,预言机问题就是人们对它的主要批评点之一。实际上,如果智能合约必须依靠预言机的介入,它还算是智能合约吗?这一点确实值得商榷,因为实际上保证其结果的并非是链上代码。

 

预言机问题的潜在解决方案有哪些?

 

如果问题在于无法信任中心化预言机,那么去信任的去中心化预言机理应能够解决问题。但事实证明这种预言机的开发非常困难。

“法律问题在去中心化的世界里很大程度上是一个功能性的问题,”巴尔赫特表示。

“如果有一个关闭开关,某处就可能存在一个受监管的实体。到目前为止,真正的 DeFi 依旧只是一种梦想。预言机功能的去中心化,如果能够实现,将会消除这个关闭开关,这会是迈向实现 DeFi 梦想的一大步。”

致力于开发预言机问题的去中心化解决方案的项目包括 Augur, Bitcoin Hivemind 和 Chainlink 。就在去年,Chainlink 这个项目的存在反映出了人们对于预言机问题的潜在解决方案的兴奋和期待,因为就在山寨币历史上最糟糕的一年里,其代币 LINK 成为了少数几个表现优于比特币的代币。然而,需要指出的是,以太坊创始人 Vitalik Buterin 最近分享了他的观点,他认为 Chainlink 还不够去中心化,无法解决与预言机相关的所有问题。

Augur 和 Chainlink 都已经在以太坊上激活了,与此同时,Bitcoin Hivemind 则计划在未来某一刻作为比特币的一条侧链上线。总的来说,这些网络的想法是创造正确的激励机制,确保预言机能够采取正确的行动,而不是创造某种防弹式的解决方案。这个激励结构的一个核心部分通常是要求预言机拿出某种形式的抵押品,如果他们提供虚假或错误的信息,抵押就会充公。

然而,整个问题的关键是,区块链并不知道与真实世界的事件相关的正确信息,因此我们必须记住,在彻底失败的情况下,恶意预言机并不会失去所有抵押品。而区块链唯一能做的就是用抵押品的数量作为权重,比较不同预言机给出的答案。换言之,要成功作弊就需要对去中心化的预言机网络进行有效的 51% 攻击。实际上,由于这与 PoW 网络中的传统 51% 攻击有如此多的相似之处,斯托克曾经提议让矿工自己解决加密货币网络上与预言机相关的纠纷。

“这是一种常见的放弃方式,”斯托克说。

“它就在古老的普林斯顿论文(Princeton paper)里。问题是它在某种程度上是自相矛盾的。如果矿工永远无法达成一致,就会出现硬分叉。但是把问题丢给节点来‘解决纠纷’实际上真的不过是在某种程度上放弃罢了。”

目前来看,去中心化预言机系统是否能为 DeFi 智能合约提供足够高的可靠性还未可知。

当然,比特币网络的运行同样依靠激励机制而非保障机制。毕竟,并没有任何事物在阻止 51% 的比特币矿工密谋作恶,也不存在任何事物来允许比特币交易发生。矿工处理交易、履行职责,是因为他们被激励这样做。

“没有长期的解决方案,” Summa 的创始人詹姆斯·普雷斯特维奇(James Prestwich)说。

“已经有不少人投身到保持系统运作的长期工作中。价格预言机会一直是协议外因素的压力点,就像治理一样。”

话虽如此,普雷斯特维奇补充称,Maker 的预言机系统对于当前非常希望琢磨 DeFi 的人来说可能是效率最高的。

上文提到的埃德蒙德·埃德加依旧在研究与预言机相关的问题,尽管 Reality Keys 已经被 Realitio 取代了。就预言机目前的状态来说,埃德加认为 Augur 是一个积极的发展。

“我当然认为在 Reality Keys 之后已经有了进步,”埃德加说。

“举个例子,Augur 确实有点儿实际的作用(尽管存在一个无法强制执行的安全界限)。Augur 可以以一定的价格被买断,因此,为了确保安全性抵押的金额必须低于这个价格。Augur 的系统在尝试自监管,这当然是对的,但是这阻止不了数据寄生,因此自监管可能不管用。”

Augur 最初基于斯托克的 Truthcoin 白皮书,然而斯托克对于他的模型是否能够付诸实际也存在担忧。

“正如我一向所说的,一种去中心化的设计可能最终无法实现,或者被一些非常非常简单的东西比下去,比如 Reality Keys、‘http://oracle.bitcoin.com’ 这样的服务、谷歌等等,”斯托克说。

“但是后者这样的方案会成为所有资金的托管方。他们拥有一切,这对他们来说是一种噩梦。”

从目前可行的解决方案来看,基于预言机的智能合约显然无法提供可媲美完全在链上的加密交易提供的安全性承诺,那么问题是:预言机能有多安全?或许用户能够接受引入一点交易对手风险,在闪电网络这样的第二层支付系统上用钱包付钱,但是当预言机实际上已经成为了他们的资金托管方时,他们还会把大部分积蓄放在智能合约里吗?

“你愿意在一个预言机系统上堵上多少钱?这才是真正的关键问题,”普雷斯特维奇说。“你愿意为此压上全副身家吗?”

就算明天就会出现一个足够去中心化的预言机问题解决方案,它也会需要许多年来取得人们的信任。随着预言机所控制的钱越滚越多,对某人而言找出设计上的漏子可以获得的好处也就越大。在加密货币领域,今天看上去还很安全可靠的服务,一夜之间就可能被推翻,暗网市场多年来的发展已经说明了一切。

就目前来看,对于去中心化预言机系统的发展前景,或许资深区块链咨询师彼得·陶徳(Peter Todd)说得最明白,他曾在几年前评论过斯托克的 Bitcoin Hivemind(后来改名为 Truthcoin ):

“我会说成功的几率很低,但至少这是一种天才式的疯狂,而不是愚蠢的疯狂。”

生成海报
本文地址:http://www.lianchaguan.com/archives/14348
温馨提示: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链茶馆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版权声明:本文为转载文章,来源于 王 孟齐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