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erative Capital :加密货币现象的本质是什么?

转载 Iterative  2020-02-12 18:04  阅读 252 次

这是 Iterative Capital 在 18 年底写的一篇深度论文,系统全面地回顾了比特币诞生的时间线,和加密货币现象的历史背景;极其精彩地论述了比特币是如何驱动不同动机和技能的人群进行协作,Iterative Capital 对如何实现加密货币系统价值的增长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在这篇论文的最后部分,Iterative Capital 研究了比特币成功的潜在影响以及对其价格的预期,并解释为什么大多数山寨币注定会失败,也为投资者们指明了需要避免的投资方向以及价值可能会累积的领域。以下为摘录的部分内容:

加密货币的自相矛盾之处

尽管存在一些明显的自相矛盾之处,加密货币还是成为了全球的头条新闻。这些矛盾之处包括:

  • 尽管市场热情不减,但缺乏明确的效用
  • 被正好一半华尔街的人所厌恶
  • 被世界上最聪明的企业家们所复制
  • 尽管欺诈猖獗,但没有杀手级应用
  • 在陷入困境的新兴经济体中大受欢迎

矿工统治时的 「微妙的恐怖平衡」

在比特币等非许可的加密货币系统中,大型矿工也是潜在的攻击者。他们与网络的合作是以盈利为前提的;如果攻击变得有利可图,那么大矿主很可能会尝试进行攻击。那些关注比特币近年发展的人都知道,对于矿工垄断这个话题是存在争议的。

一些参与者认为 ASIC 会以各种方式破坏网络的健康。在哈希率集中的情况下,社区害怕矿工们会联合起来发动所谓的 51% 攻击,即占大部分哈希率的矿工可以使用这种计算能力来重写交易,获将同一笔资金花费两次。 这种攻击在较小的网络中很常见,因为在这些网络中实现 51% 的哈希率的成本较低。

任何拥有超过 51% 哈希率的矿池(或矿池联盟)都拥有网络中的 「核武器」。这实际上是利用哈希率将社区扣为人质。 这一情景让人想起冷战时期的核战略家 Albert Wohlsetter 关于微妙的恐怖平衡的观点:

「平衡不会自动产生。 首先,由于热核武器为侵略者提供了巨大的优势,因此在任何给定的核技术水平上,都需要极大的智慧和现实性来设计一个稳定的平衡。其次,这项技术本身正以惊人的速度发生变化。 威慑需要紧急和持续的努力。」

虽然大型矿工理论上可以发起攻击,将共识历史扭转到对他们有利的方向,但他们也可能将市场推向至一个对他们不利的境地, 导致通证价格突然暴跌。这样的价格暴跌会使矿工的硬件投资和过去赚来长期持有的货币变得一文不值。 在制造高度集中的情况下,秘密的 51% 攻击会更容易实现。

核心开发人员统治下的 「无结构暴政」

虽然恶意矿工会对非许可的加密货币系统构成持续的威胁,但核心软件开发人员的支配地位可能同样不利于系统的完整性。在由少数精英技术人员控制的网络中,运行代码的矿工和全节点运营者可能无法轻易检测到对代码的虚假更改。

社区采取了各种方法来对抗矿工的巨大影响。Siacoin 的团队在得知 Bitmain 的 Sia 矿机后决定生产自己的 Asic 矿机。Zcash 等社区对 ASIC 持谨慎的欢迎态度。GRIN 等新项目将其哈希算法设计成了 RAM (随机存取存储器)密集型,从而提高了 ASIC 的制造成本。 一些像 Monero 这样的项目采取了更为强硬的措施,改变了其哈希算法只是为了让一个制造商的 ASIC 机器不能工作。 这里的根本分歧不在于 「去中心化」,而在于哪个派系控制着市场所重视的生成 coinbase 奖励的方式;这是一场争夺对 「金鹅」 控制权的斗争。

由于去中心化网络的高度动态性, 迅速对矿工周围的权力集中采取行动可能会导致相反的极端 : 头部开发商周围的权力集中。 这两种权利的集中都是十分危险的。 后一种极端可造导致无结构的暴政,即在没有正式权力等级的错误前提下,社区会以个人崇拜中的方式崇拜主要提交者。

这个词来自社会理论家 JoFreeman,他在 1972 年写道:

「只要群体的结构是非正式的,如何作出决策的规则就只为少数人所知,并且对权力的认识也仅限于那些知道规则的人。那些不知道规则,也没有被选为启蒙者的人,必须保持困惑,或陷入一些他们不太清楚的事情正在发生的偏执妄想中。」

缺乏正式的结构会成为新进贡献者看不见的障碍。在加密货币的背景下,这意味着尽管存在为团队带来更多的开发人才的动机(从而加快项目开发速度,提高网络的价值),我们在上一节中讨论的开放式分配治理系统仍可能会出错。

矿工或开发者的支配地位可能导致开发路线图的改变,这可能会破坏整个系统。其中一个例子是那些 「大区块党」 们做出的错误决定。 由于一些矿工一意孤行的支持更大的区块容量,比特币网络在 2017 年 8 月 1 日分裂成了两个,从而导致全节点运营者的成本增加。而对于使用工作量证明的区块链来说,这些运营者在执行其规则方面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较高的成本可能意味着网络上的全节点运营者的数量会减少,这反过来又使矿工们更容易为自身的利益而破坏权力平衡。

另一个失衡的例子是以太坊基金会。虽然以太坊拥有一个由 DAPP (分布式应用)开发人员组成的强大社区,但核心协议仅由一小部分项目领导者确定。为了准备以太坊的君士坦丁堡硬分叉,开发人员决定在不询问矿工意见的情况下将挖矿奖励降低了 33%。随着时间的推移,疏远矿工会使网络失去一个主要利益相关者群体(矿工本身)的支持,并为矿工攻击网络牟利或报复创造了新的动机。

Iterative Capital 的这篇论文极其精彩和具有价值,我强烈推荐读者阅读全文;衷心感谢两位作者 Chris Dannen 和 Leo Zhang 的辛勤付出,十分感谢 Katt Gu 的翻译,和 Multicoin Capital 执行董事 Mable 的推荐。

Iterative Capital:https://iterative.capital/

中文版本

生成海报
本文地址:http://www.lianchaguan.com/archives/13850
温馨提示: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链茶馆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版权声明:本文为转载文章,来源于 Iterative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