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轮“币圈肃清运动”拉开大幕 虚拟货币交易所风声鹤唳

原创 大布  2019-11-26 17:02  阅读 192 次

11月25日,多家行业媒体在文章中报道了关于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9)》发布的消息,并称,国内173家虚拟货币相关平台基本实现无风险退出。消息一出,币圈哗然,很多虚拟货币平台人人自危。

图片来源:Coinpost

不过,经调查求证,央行的确发布了《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9)》。然而,“国内173家虚拟货币相关平台基本实现无风险退出”的内容纯属旧闻。据了解,该报道由上海证券报于2018年8月23日发布,原文为,“88家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和85家ICO平台基本实现无风险退出,相关部门将进一步采取针对性清理整顿措施。”

虽然,这看似虚惊一场,但在11月18日晚播出的央视《焦点访谈》中,节目组对近日已经成为热门词的区块链进行了相关调查。

一方面,《焦点访谈》肯定了区块链技术具有去中心化、不可篡改、全程留痕、可以追溯等优势,并认为其具有广泛的应用前景。同时,节目组记者也发现,随着这一波区块链热潮的兴起,随之而来的虚拟货币乱象再度死灰复燃。

01.首轮“币圈肃清运动”

2017年,国内出现了大规模的ICO虚拟货币融资活动,炒币投机风气盛行,非法金融活动此起彼伏,社会经济秩序被严重扰乱。当年9月4日,中国人民银行等七部委发布了《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第一轮“币圈肃清运动”就此拉开序幕。

《公告》明确否定了虚拟货币在国内的交易和流通,并指出,发行虚拟货币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涉嫌非法发售代币票券、非法发行证券以及非法集资、金融诈骗、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

2018年8月,据上海证券报消息,国内88家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和85家ICO平台基本实现无风险退出。

02.平息过后又是波澜

据公开消息,国内虚拟货币交易所抹茶曾上线超过165个虚拟币种,220个交易对,但是在2018年8月,抹茶上线的币种才34个,其中绝大多数非主流币。截止11月22日,抹茶平台已在陆续下架多个山寨币。

据报道,2019年2月开始,抹茶交易所首创IOU期货币模式,踏上了暴力揽财之路。所谓的IOU,就是交易所上线当时根本不存在或截胡其他平台的拟上币种,交易所此时实际并没有币。随后,抹茶又通过孵化传销币、模式币等手段不断获得流量和资金。

其中,VDS共振币在抹茶上线2个月后暴涨近20倍。VDS的模式,就是一方面用比特币兑换,另一方面在推广层面采用典型传销模式,拉人头接盘。据悉,VDS的上线为抹茶带来了惊人流量。此后,抹茶陆续上线了LDS、HDS、FDS等多个毫无市场价值的共振币,其“资金盘”套路如出一辙。因此,币圈有人戏称其为“资金盘交易所”。

与抹茶类似,另一家虚拟货币交易所BiKi也在此前被媒体曝出收取项目方巨额上币费,同时,不仅不提供相应服务,还在其社群中群发资金盘、传销币相关的广告。据媒体披露,BiKi对外称总部在新加坡,而其实是老板在国外,员工在国内办公,和抹茶一样,也属于“出口转内销”的情况。此外,还有报道称,BiKi交易所用精心包装出来的假数据、假流量、假社群去骗取项目方的真金白银。而所谓的大佬站台、日活10万、二线头号交易所这些宣传,也是只为骗钱而特意营造。

此外,OKEx交易所也是如法炮制。此前有媒体披露,OKEx宣称关停了国内有关虚拟货币的业务,团队也全部迁移往海外,但其公司整体运营发展都还在中国,用户和团队也几乎都是中国人。

03.币圈二度肃清,交易所风声鹤唳

最近,随着北京,上海,深圳等地金融当局开始“动真格”,陆续对虚拟货币交易等活动进行清查摸排,第二轮“币圈肃清运动”强势登场。

11月13日,北京市地方金融监管局发布了《关于交易场所分支机构未经批准开展经营活动的风险提示》,并指出,“如有外埠交易场所(金融资产交易所)分支机构在京开展经营活动,属于违规经营行为。”

所谓的“外埠交易场所”,就是指公司注册、服务器在海外,但运营在国内的虚拟货币交易所,而目前的国内交易所几乎都是这个模式。

11月15日,由上海互联网金融整治办牵头,上海市金融稳定联席办和中国人民银行上海总部联合印发了《关于开展虚拟货币交易场所排摸整治的通知》。通知显示,此次整治的重点是虚拟货币相关活动,包括虚拟货币交易、发币和募资,以及为注册在海外的交易所提供宣传、引流等。

根据国家互金整治办相关部署,辖内各区互金整治办将对虚拟货币相关活动进行摸排,并于11月22日前完成该项工作。

11月21日,深圳市互联网金融风险等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布了《关于防范“虚拟货币”非法活动的风险提示》,同时通知各区整治办、前海管理局、人民银行深圳市中心支行、市公安局经侦局、市通信管理局等单位共同开展虚拟货币交易场所排查整治。

据媒体披露,此次行动重点排查三种活动:一是在境内提供虚拟货币交易服务或开设虚拟货币交易场所;二是为境外虚拟货币交易场所提供服务通道,包括引流、代理买卖等服务;三是以各种名义发售代币,向投资者筹集资金或比特币、以太币等虚拟货币。

据媒体消息,目前,深圳市地方金融监管局已通过灵鲲系统,摸排出涉嫌开展虚拟货币非法活动的企业39个。

作为此轮行动的阶段性成果,北京警方一举破获非法虚拟货币交易所BISS(币市),并将其定性为非法集资诈骗,而这成为了币圈首个虚拟货币交易所被“一锅端”的案例。

04.币安,真能“避而得安”?

11月21日,美国媒体The Block报道称,上海警方突击检查了虚拟货币交易所币安在上海的一处办公点,查处了约百余位员工。币安随后关闭了该办公点,并要求其员工远程或赴新加坡工作。对于该报道,11月25日,币安联合创始人何一发布博文辟谣称,“币安2017年就已经关闭在沪办公室及相关业务,积极配合上海有关部门完成无风险退出,同时感谢币圈媒体成功出口转内销做成大新闻,让币安上电视。”

但是,11月22日,有圈内媒体记者对币安位于上海中海环宇荟26层的办公区探访发现,已经人去楼空,并从管理员处得知,所有人员于两日前撤离,理由是集体旅游。

对此,有网友大声疾呼,“到底哪个是真的?也TMD太乱了。”有趣的是,何一对其给以回复称,“新闻是真的,但币安17年就关闭了在沪办公室,经营不善的被投企业和币安两回事,谢谢!”而紧接着,有网友坦言,“东方卫视辟谣了长鹏和一姐的辟谣。”

其实,在今年10月下旬,该媒体记者曾访问过币安这处办公区,发现上班时间,多人出勤。孰是孰非或许可以一目了然。

伴随各地监管政策、文件的突然杀到,国内多个币圈媒体也相继被查封。11月20日,据虎嗅报道,深链Deepchain、币圈邦德、壹块硬币及炒币学堂等微信公众号被查封。但是,据链茶馆了解,11月21日,DeepChain深链公众号已重新启动,截至发稿前,该号已发布一篇文章。

另据媒体报道,币安、波场的官方微博被封;徐明星涉嫌“侵吞”客户资金一案,也被正式立案;多个交易所紧急批量下架山寨币,其提币、提现业务纷纷暂停。对此,有接近监管层的业内人士在采访中透露,“币圈抓捕潮才刚刚开始。”

这位人士还称,此次“北上深”地区的监管仅仅是个开始,后续在成都等全国十几个城市将展开类似摸排。据炒币者爆料,目前成都抹茶技术办公场所也被成都经侦介入调查,但创始人陈健已不在国内。

据链茶馆了解,多家虚拟货币交易所的据点都位于成都,目前已经进入“人人自危”的状态。相信随着监管的全面展开,成都这座“2019年全国最具幸福感城市”也无法再让这些交易所感到那份悠闲和惬意。

本文地址:http://www.lianchaguan.com/archives/12229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大布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