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游戏的2019年秋

转载 作者  2019-10-28 17:46  阅读 275 次

再过一个月,《加密猫》诞生就满两年了。

两年间,虽爆款仍首提《加密猫》,但随着秋日降温同时,链游行业也在缓慢积累果实。

且,相比传统游戏领域,两年时间,不是很长。

链游过山车:从火热到缓慢发展

寒露刚过,霜降来迎。九月节,露气寒冷,凝结也。

鼎沸一时的链游热潮被 DeFi,Skating 等概念覆盖,而后两者,也在趋冷的行情中等待着后浪,就像是2017年与2018年,人们热衷于区块链2.0、区块链3.0,甚至区块链4.0和区块链5.0一样,概念是不缺少的,缺少的是愿意买单的人。

区块链游戏”百度指数(2017.10.14~2019.10.14)

早期链游火,火在被称作最落地方向有可期的流量,流量即意味收入,如国内各主体以大赛等模式不断为链游输血。有开发者表示,诸如星云链等公链当时对链游的投入,开发者可以拿到数十万、上百万人民币级别的奖励。

虽然这些支持大多是被“薅”,要么落入 Github 复制党手中,要么激励后也难以给链带来留存,但不可否认的是,这笔资金成为了一些团队持续走下去的燃料。

Cocos-BCX 发起人陈昊芝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链游薅公链羊毛是一个可接受的过程,这在传统游戏领域也出现过,当一个团队创业,却没有许多资源,它能够生存的方式就是“To VC”。

困局:流量、内容先于技术成为限制

DappReview 有对2018年与2019年的 DApp 数据做过统计,数据显示,在被称作 DApp 元年的2018年,全年 DApp 数量为1500个,平均每月新增100多个 DApp,交易总额为48亿美元,2019年上半年,DApp 数量翻倍,半年总交易额超过110亿美元。

 

而在第二期 COCOS 生态合伙人大会上,陈昊芝进一步补充了观点:“我们可以基于 NFT 绑定一些 IP,以 NFT 交易入手是链接传统游戏资源的一种方式。我们要找到一个模式,在玩家信与不信的阶段之中,先培养一批种子用户。”

这个方式已有部分链游团队在尝试,比如 CardMaker,在受困区块链行业处于存量市场许久后,法师做出的决定是将 CardMaker 带向 Steam 等传统游戏领域。

“链游一直缺乏爆款,但是爆款未必需要待在链圈做。”法师表示,“我们可以把游戏拆成两部分,例如以 UGC 内容和更具游戏性的内容专供 Steam 等平台,而需要金融资产的部分专攻链圈,中间以品牌挂钩。这其中 NFT 将扮演重要角色。”法师补充道。

作为传统游戏领域“杠把子” Steam,集成了最大的游戏道具交易市场,根据 Steam 发布的2018年数据,其每日活跃用户4700万,每月活跃用户9000万,最高同时在线用户数量1850万,每月新增购买用户160万。链游头部 NFT 交易平台 Opensea 的数据与之相比远不是一个量级。

2.并行其他业务与链游相互成就

除了将触角伸回传统游戏领域之外,也有探索其他业务尝试与链游相互成就的团队。

纯白矩阵可以说是其中稳定发展且在最近声名盛大的项目之一,在《细胞进化》,LastTrip 等一系列链游斩获好评后,同样在 IDE 工具上取得优秀成绩。

由纯白矩阵开发的 ChainIDE,全球首发支持 Facebook Libra Move 语言 IDE 工具,并得到了海内外诸多媒体报道。ChainIDE 的优秀,帮助纯白矩阵获得了 X-Order 创始人 Tony Tao 数百万元投资,而此前,纯白矩阵还获得了 Cocos-BCX 的数百万元天使投资。

对于做链游同时做 IDE 工具,纯白矩阵创始人吴啸表示,“主要是没有人做,大家都不方便,我们就做了。”

纯白矩阵紧接着推出了全球首款 Libra 游戏化教学应用 ChainCastle,在两个月时间内编译了30万智能合约,教学了12万次,“感觉一下成了区块链非常大的一个流量入口”,吴啸表示,“这么大的流量,让我们觉得在做的事情很对。”

同时,由纯白矩阵制作的游戏化课程 learnlibramove.com,也进入了 UBC,UA,香港中文大学,墨尔本大学以及一些英国大学的教材。

吴啸表示,纯白矩阵在年底前还会有新款链游发布,且这次,将会因 ChainIDE 的反哺拥有更大流量。

今年秋天,链游的融资消息还有《加密猫》已完成新一轮1120万美元融资,投资者包括 Andreessen Horowitz,Digital Currency Group 和华纳音乐集团(Warner Music Group)。到目前为止,DapperLabs 已经筹集了3920万美元。

根据报道,DapperLabs 将把这笔钱用于创建一个名为 Flow 的新区块链,针对游戏和收藏品领域,谋求解决区块链可拓展性问题。

活下来的 DapperLabs 也顺理成章的继续自己的链游事业,其第二款链游 Cheeze Wizard 大逃杀已经在10月10日开启了 Beta 测试,游戏概况 DappReview 有撰文做了介绍。

探索:玩家需要什么样子的游戏

如果将问题归类回游戏本身,玩家需要的,是很棒的游戏。

在蒙眼狂奔便可拿钱与行业趋冷如履薄冰的探索后,也许需要思考的是目前游戏和区块链到底是谁需要谁。

也许区块链游戏可以因为经济体系独特成为一种品类,但区块链的属性很难像是当年 iphone 4s 面世,与移动游戏相互成就。

这般情况下,持续坚持同时也需要润物细无声的过渡,像是暗植区块链技术于人们已经习惯或将会习惯的游戏之中,教育玩家同时使玩家感到游戏体验的增强,以博得日后玩家的用脚投票。

这会是一个过程。虽然有 Cocos-BCX 这类平台表示会帮助部分优质团队度过这段时间,但链游团队也需尽力证明自己的优秀。

来自日本的链游项目 My Crypto Heroes 便选择了由玩家选择是否在游戏进程中触及区块链功能,根据 DappRadar 报道,My Crypto Heroes 游戏的开发商 Double Jump. Tokyo 表示,只有三分之一的游戏玩家与其区块链元素进行过互动。

此外,今年6月底,日本游戏公司 Gumi 二次注资 Double Jump。

近日,由链玩堂开发的《加密骑士团》也开始了其基于 EOS 的内测,该链游定位为“全球首款支持 Staking 模式的放置游戏”,不同于此前链游的预售模式,《加密骑士团》不用花钱也能畅玩。

《加密骑士团》在游戏内容上下了大功夫,根据开发团队介绍,该游戏采用英雄大乱斗方式,包含冒险和挖矿两大核心系统,目前已经有200多个英雄形象。值得关注的是,《加密骑士团》以 Token 质押模式,来赋予 NFT 资产价值,游戏内置了丰富的资源和英雄交易系统,满足不同玩家需求。

电影《至暗时刻》是由乔·赖特执导,讲述二战时面临来自内部的偏见与外部的法西斯战争,温斯顿·丘吉尔抵住压力,带领英国人民奋起反抗,赢得敦刻尔克战役的胜利,度过了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的故事。

将“至暗时刻”与“区块链”一起搜索,可以被该搜索结果刷屏。区块链行业的从业者,早已习惯了各种打击。

描绘希望之前,人们需先经历黑暗,在黑暗之中,哪怕跌一跤,也不妨先坐坐,想好了方向后,就追风去,逐便是存在的意义。

近期区块链游戏产业活动特别推荐:

11月8日立冬,Cocos-BCX 将于乌镇,与巴比特共同举办 Cocos-BCX 区块链游戏专场。报名地址:https://www.huodongxing.com/event/2515907596300

作为下一代游戏数字经济平台,Cocos-BCX 将广邀生态内知名项目与人士,共聚枕水人家乌镇,继世界互联网大会后,清谈区块链游戏,从基础设施、开发工具、社群建设、海内外同步等诸多角度,发散探索其在2020年的路径。

天地无穷期,生命则有穷期,去一日,便少一日;富贵有定数,学问则无定数,求一分,便得一分。

Cocos-BCX 可与你促膝长谈,盘点昔日案例;也可与你围炉夜话,展望未来趋势。

Waiting for you, my friend.

本文地址:http://www.lianchaguan.com/archives/11127
温馨提示: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链茶馆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版权声明:本文为转载文章,来源于 作者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