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盟链:区块链“去中心化”世界中的“中心化”存在

原创 大布  2019-10-16 17:09  阅读 111 次

2018年12月,在数字金融资产大讲堂上,中国银行原行长李礼辉认为,区块链金融应用最佳的路径应该是分布式、多中心、有中介的联盟链架构。2019年10月,在2019 CCF区块链技术大会上,中国工程院陈纯院士提到,在中国,区块链研究热点主要集中在联盟区块链技术。那么,联盟链究竟是何方神圣?

区块链大致分为,公链、私链和联盟链(又称许可链)。所谓联盟链(Consortium Blockchain)是指,针对某个特定群体的成员和有限第三方,其内部指定多个预选节点为记账人,每个区块数据的生成由所有的预选节点共同决定,其他节点可以参与交易,但不过问记账过程。这与公链的任何人都可以随时进入和记账不同,在联盟链中,外部方只可通过授权开放的API进行数据查询。目前,全球知名的联盟链有超级账本(Hyperledger)、企业以太坊联盟(EEA)、以及R3区块链联盟等。

联盟链的交易速度快且隐私保护强。交易速度(tps)是被视为区块链性能的一个重要指标,相对于公链繁多的确认节点 ,在联盟链中,新区块上链只需要几个权重较高的节点确定。同时,联盟链中的每个节点都有属于自己的私钥,每个节点的自产数据信息相互独立,节点间数据只读共享,如若需要数据交换,则需要通过对方节点的私钥进行。此外,联盟链能够在确保在信息流通过程中避免节点隐私泄露。由于联盟链的节点数量通常不多,所以相比公链其维护成本也相对较低。

作为实现高tps的企业级应用,联盟链与公链无需互相信任的设计原理不同,参与者采用了上链许可、信任授权的方式。因此,联盟链虽然减少了节点验证时间,但更接近“中心化”的传统管理本质,这与区块链“去中心化”的核心思想存在些许背离。相比一般意义的区块链,联盟链的核心价值是在一定范围内建立可信基础,保证数据不可篡改,从而提升效率。面对区块链“去中心化”思想给“中心化”机构造成困扰的问题,有观点认为,联盟链可以是双方之间的一种很好的调解方式,能作为一种折中。

我国区块链发展以联盟链为主

2019年3月,网信办发布了第一批境内区块链信息服务备案编号,共有来自全国18个省市的197个区块链信息服务在列。据互链调查,这197个区块链信息服务进既有空气币项目,又有政府主导区块链项目。发起主体既有无官网的小公司,又有BATJ等大企业。首批197个项目中,联盟链数量高达116个,占比59%,接近6成。与之相比,公链项目只有25个,占比13%。不难看出,在中国区块链的发展中联盟链占据主要地位。

据媒体报道,2015年-2016年,是国内联盟链发展的春天。许多知名联盟链企业纷纷成立,如布比区块链、云象区块链、趣链科技等。2016年 1月,中国区块链研究联盟(CBRA)成立,同年4月,中国分布式总账基础协议联盟(ChinaLedger)成立。5月,中国平安加入区块链顶级联盟R3。6月,微众银行、京东金融、华为等联合成立了金融区块链合作联盟(金联盟)。

在2019 CCF区块链技术大会上,陈纯院士指出,在联盟里的产业化应用方面,区块链技术能够从单一的数字货币应用拓展到社会经济的各个领域,包括金融、法律、医疗、能源、娱乐、公益等事业。据他介绍,仅目前在公积金管理方面的应用上,全国公积金中心的日上链数据超过5000万条。

近年来,国内联盟链发展态势迅猛。2017年3月,阿里巴巴与普华永道、恒天然等合作方签署全球跨境食品溯源的互信框架合作协议。8月,天猫国际启动全球溯源计划利用区块链技术及大数据跟踪进口商品信息。2018年2月,菜鸟和天猫国际达成了合作,启用区块链技术建立商品的物流全链路信息。2018年,百度区块链(联盟链)落地,主要在版权领域。2018年7月,百度发布区块链数字版权平台“图腾”。2019年9月,百度智能云宣布将推出BBE Fabric联盟链,为企业打造高效的跨企业区块链业务协作体系。相比而言,腾讯的区块链应用更偏重金融场景。2017年12月,腾讯与有贝、华夏银行合作,开发出供应链金融服务平台“星贝云链(联盟链)”。2018年3月,腾讯和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中物联)联合发布区块供应链联盟链及云单平台。2019年3月,中国版权保护中心今日联合新浪微博、迅雷、京东商城等互联网平台发布了中国数字版权唯一标识(DCI)标准联盟链。

银行方面,2018年2月,平安银行推出区块链解决方案壹账链。6月,交行打造的业内首个区块链资产证券化平台“聚财链”正式上线。9月,邮储银行借助区块链福费廷交易平台(U链平台)顺利完成。11月,中信银行与中国银行、民生银行合作研发的区块链贸易融资平台亮相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在2019 CCF区块链技术大会上,深圳前海微众银行马智涛介绍,作为对公众联盟链的探索,微众银行当前推出了FISCO BCOS开源平台。同时,微众银行在智慧政务、版权保护、社会治理框架-善度MERITS等方面在进行联盟链的应用探索。

联盟链的面临的“信任危机”

然而,面对区块链“去中心化”的核心价值和思想,核心联盟链由于节点较少、中心化强和甚至是去Token的机制让许多业界人士认为其发展空间有限。

网录科技创始人兼CEO吕旭军认为,“现在的联盟链落地,大多是做概念验证”。超级账本技术专家赵振华指出,“联盟链在商业应用层面存在障碍,比如在激励制度、共识算法、比较细分的性能以及社区建设等方面存在很多不完善之处,同时,在部署上链方面,因为联盟链开发完要部署到每个企业里面去,但链上的成员毕竟不是一家人,在治理上仍会存在分歧。”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也表示,联盟链的天花板已经显露,许多联盟链项目都需要活下去,一些有创造性的联盟链从一个成员,两个成员,到很多成员加入,就会遇到信任问题。因此,他认为,联盟链不是最好的去中心化方法,在公有链上可以做一个优秀的应用,在一个联盟链上只能差一点的应用。还有观点甚至认为,联盟链最终会被公链取代,联盟链缺乏激励机制,很难建立真正平等的联盟;联盟链只是一个特殊时期的特殊现象,随着公链技术的成熟和监管的开放,被公链取代是必然。

面对这些问题,FISCO BCOS首席架构师张开翔称,“联盟链最关注交易效率,治理交给委员会,委员会是多中心架构,联盟链基于委员会这种治理机制是多方参与没有唯一中心的,其决定需要经过多数人同意,这样才能把身份管理、规则制定等贯彻到联盟链里。联盟链采用PBFT这种共识机制,多方见证后,数字签名机制可以起到不可抵赖防作弊的作用。”陈纯院士则认为,“发展链上链下数据协同,在传统信息系统中嵌入区块链系统,这样能够优势互补,既满足扩展、存储方面的需求,又能保证数据安全。”他指出,“有必要提高软件协同技术,进一步优化网络性能。在区块链安全隐私关键技术方面,需要加强加密算法和标准,保证交易可验证不可见。”

不可否认,目前联盟链应用尚处于概念验证阶段,各个联盟链之间很难逃离数据孤岛状态。但在未来,联盟链是否能够与公有链开展结合,联盟链之间是否可以展开新的沟通方式?伴随着应用落地的探索过程,联盟链应该避免走向单纯“中心化”分布式系统的尴尬局面。除了技术本身,还有经济参与态度,政策引导等诸多方面的因素在影响其发展方向。我们需要做的是利用好联盟链的优势,积极利用其他技术加以痛点制约,让其满足“去中心化”背景下“存中心化”的需求。

本文地址:http://www.lianchaguan.com/archives/10487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大布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